荔枝视频app污片官方tv破解版

      郑芝豹哭丧着脸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这不也是心里害怕么,这一次可花了不少钱,万一对方不赔款,或者他们就是一个穷光蛋,咱们可就破产了。”

      俞春旺问道,“究竟花了多少钱了,能让若唐公如此纠结?”

      郑芝豹掰着指头一一算道,“这几个月士兵的花销就在五万元以上,装备要花大概六万,培训费您知道的,一共三万,买这些士兵倒是挺便宜的,才花了九千。这还啥也没见着,就快十五万出去了,后续的包括他们的军事基地和营房,也是一笔开支,另外他们的饷银,一年怎么也得十万吧,这养兵啊,真是靡费!”

      俞春旺劝解道,“这也是必须要开支的,花钱买个平安嘛!”

      郑芝豹则说,“我们郑氏是海上混饭吃的,对陆地本就不熟,原来是想从社团借兵,教训一下柔佛国即可,谁知到处也借不来,只能出此下策,这又是一次破釜沉舟啊。”

      听郑芝豹如此说,俞春旺也不吭声了,一听就知道郑芝豹带着怨气,不过俞春旺心里暗暗吐槽,你不想找麻烦,社团也不能给自己找麻烦啊。

      过了好一会儿,底下士兵的分列式开始了,郑芝豹瞅着整齐的方阵从主席台前走过,心情也好些了。士兵们抱着崭新的燧发火铳,头戴藤盔,身穿短袖短裤,看着就显精神。

      本次参加阅军的只有一千八百人,其余的人员都被淘汰了,不过郑芝豹也不舍得把那些淘汰的人送去做苦力,计划让他们担任辅兵,承担军队中的运输和其他杂活,等军队有减员的时候,再让他们替补进去。

      步军检阅完成后,紧接着三十二批挽马拖带着的改良佛朗机炮,步履轻快的走过来,指挥官甘辉甚至朝炮兵队伍使劲挥手,脸上洋溢着喜悦之情。

      俞春旺小声的对着郑芝豹说道,“若唐公,如果要做到万无一失,还得两点,第一是贵军回到淡马锡之后,应该在淡马锡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搞一场演习,模拟攻击一下柔佛国;第二点是贵军的参谋人员仍然不太成熟,最好再雇佣我们的军事顾问,帮着你们参谋一下,以老带新,让贵军尽快形成战斗力。”

      郑芝豹连忙感谢道,“俞总的建议非常好,贵国的军事顾问肯定要帮我一段时间的,这个什么演习我也会在我大哥面前极力推荐,具体怎么演,就看贵国的军事顾问怎么安排了,不过我们如果大张旗鼓的搞演习,肯定会提前泄露消息,让柔佛国提前准备?”

      “贵军这么多人回到淡马锡,这消息是遮盖不住的,不如大大方方的搞一场展示战斗力的演习,震慑一下相关势力,让他们不要插手;甚至有可能直接把柔佛素丹给吓坏了,直接求和也是可能的。”俞春旺说道。

      郑芝豹听俞春旺的解释后,连连抚掌称妙。

      阅军完成后,趁着现在仍然是北风季,郑芝豹使用自己的船只,还有从各海商那里雇佣了海船,装载着这批士兵和购买的武器装备,还有相应的物资。为了保证战争的用度,郑芝豹又额外购买了九万元的弹药。

      为了在海上避免遭到葡萄牙人的攻击,还特意雇佣社团的战舰护航,组成了一支庞大的舰队,气势磅礴的向着淡马锡行军过去。

      这一次船队没有走安南航线,而是直接南下经过马尼拉,随着李国助和颜思齐的斡旋,马尼拉和大员的关系缓和了很多,双方虽然没有正常化,但是不再刀兵相见,所以,郑氏船只过马尼拉已经能够得到安全保障了。

      三四年的三月初,郑芝豹和甘辉带着庞大的船队回到淡马锡,郑芝龙亲自到码头迎接,当看到纪律严明的士兵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鱼贯下船时,连连夸奖郑芝豹干得不错,而且对郑芝豹提出的搞一场演习也非常赞成,郑芝龙也想了解一下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啊。

      崭新登场的淡马锡陆军进驻新修好的陆军军事基地后,随即在社团军事顾问的帮助下进行临时编组,一千八百名士兵按原来的队分成五十个排,每三个排编成一个连,每三个连编一个营,一共编五个营,剩下的就是直属部队,包括一个炮兵连,一个工兵连,还有一个辅兵营,划归联合指挥官甘辉指挥。

      军事顾问也立刻开始了周围地理位置的选址,围绕选址制定出初步的演习方案。

      而淡马锡方向过来大量陆军的消息很快就被潜伏在淡马锡的柔佛国探子侦知,这个消息已经给上了岁数的柔佛素丹带来了相当大的困扰,以至于让他有些坐立不安了。

      他急急忙忙的派出大量的使者,前往周围的国家求援,首先想到的便是怂恿他反对淡马锡的马六甲城。

      马六甲城的葡萄牙总督表面上对此不以为然,连连安抚前来求救的使者,声称淡马锡的海上力量还能上的了台面,但陆军绝对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必害怕,以柔佛国的强大,在陆上击败淡马锡的华人易如反掌云云。

      安抚完柔佛国的使者,并且把使者给打发走以后,马六甲城的葡萄牙总督也从自己的渠道了解了淡马锡新发生的事情,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便立刻启动和淡马锡的联络渠道,并派出了自己的特使前往淡马锡质询。

      马六甲城刚过上几年好日子,在明荷澎湖战争之前,葡萄牙人已经被西班牙人和荷兰人挤兑得非常难受,在这两个势力的打击下,从果阿到澳门的贸易额呈连年萎缩的状态,还要遭受在海上被打劫的危险,生意做得非常难受。

      明荷澎湖之战之后,虽然被荷兰人敲了一笔,但是意外地和社团搭上了线,便一下子就享受到社团倡导的自由贸易的好处,社团的优良货源和对东亚海面上秩序的维护让葡萄牙人能够专心经营澳门到果阿的航线,而且这一条线还是葡萄牙人独占的,这一下可就安安稳稳的赚了好几年的钱。

      谁知道世事无常,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海商(海盗)眼光够毒,一眼就看中了自己的禁脔,郑芝龙横空出世的占领了淡马锡,相当于一下子捏住了自己的蛋蛋。

      如果光是郑芝龙还好办,凭借老牌殖民帝国的底蕴,捏死一个小海盗还不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不过这个郑芝龙不是简单人物,其八面玲珑,借力打力,联合各方势力竟然让自己投鼠忌器,还让他逐渐站稳了脚跟。

      既然自己不方便直接出面,那就只能培植代理人了,跟淡马锡紧挨在一起的柔佛素丹国成了培植对象,谁知这个对象也是烂泥扶不上墙,以一国之力在海峡里竟然还打不过一群海盗,只能沦落到给淡马锡找别扭的份上。

      退而求其次,幻想着淡马锡的陆战力量是个渣渣,柔佛素丹国可以老老实实的当一个钉子钉死淡马锡,经常性地在陆地上勒索一下淡马锡,让郑芝龙也老实点,以图慢慢控制,谁知道竟然把郑芝龙惹毛了,不知道是借来的军队还是自己组成的陆战队,他竟然拉过来一支阵容庞大的陆战力量,一下子就改变了海峡的格局,力量对比马上就失衡了。

      总督的特使名叫安东尼奥.施万,曾经在澳门干过一段时间,对东亚局势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甚至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施万安。

      说来也巧,这个施万安在澳门的时候竟然和郑芝龙还有一面之缘,也是当时郑芝龙交游广阔,认识的人比较多,在上一次马六甲和淡马锡关于双方船只自由航行以及避免天竺市场恶性竞争的谈判中,施万安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那一次谈判成功以后,虽然不能回到以前葡萄牙独霸海峡的黄金时代,但是却阻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保证了自己经营的底线,而且因为不用在海峡南部投入维持秩序的军事力量,使得成本开销大减,另外还有一个好处,位于海峡对面的亚齐素丹国跟己方的矛盾缓和了很多,军事压力为之一松。

      亚齐素丹国和葡萄牙人因为海峡控制权争斗了上百年了,甚至于到不共戴天的地步,但是郑芝龙强横出世后,把亚齐素丹国也搞懵了,最近他们的政策非常混乱,跟马六甲这边也消停了许多。

      由于联络渠道畅通,施万安一行受到了郑芝龙的热情接待,郑芝龙甚至安排郑芝豹全程陪同施万安参观了建设得初具规模的淡马锡城,还邀请施万安品尝了城内的粤式风味餐饮,因为施万安对广东菜最为喜欢,毕竟他在澳门多年,对粤菜可是情有独钟啊。

      经过两天的连游带吃之后,应施万安的要求,郑芝龙终于在一个早茶会时出面,双方就最近发生的事宜进行沟通,施万安这个葡萄牙人也习惯于在餐桌上来交涉问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