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把胸罩脱了和裤子也脱了

      “嘿~活着回来了?”

      打开门,这是霍魁冒出的第一句话。

      “我可不得活着回来吗?”高飞冷笑,“不然你以后得了重感冒,谁给火葬场打电话?”

      “哎呀?”霍魁惊异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你在说什么?”高飞困惑道,“我不是一直这么关心你的吗?”

      “多新鲜呐,你的关心就是我得了感冒就把我往火葬场送?”

      “有备无患嘛。”高飞道,“现在火葬场那么忙,不得提前预约?

      要是排个十天半个月的队,我还得买盐把你腌上,白白浪费钱,多过分啊。”

      “……我谢谢你吧。”

      “你这就见外了,以我们的关系说什么谢啊,实在不行你给我磕几个头?”

      霍魁缓缓卷起袖子,“我有必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大爷的狂怒了。”

      高飞往霍魁的身后看了一眼,岔开话题,“你今晚自己回来的?”

      “在我房里等着呢,不差我揍你这一会儿。”

      修行者身体愈合的快,再加上丹药的辅助,霍魁骨折的手臂已经能自由活动了,他双手交叉向外撑了几下,冷笑道:“准备好被打成猪头了吗?”

      “你来真的?”

      高飞后退半步,惊讶地看着霍魁。

      “嘿,多可乐啊,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吗?”

      高飞眨眨眼睛,“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吧?”

      霍魁反问,“你说呢?”

      高飞点点头,“我觉得彳……”

      “轰!”

      一团颜色混杂的火球向高飞射了过来,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上升了数倍。

      高飞瞳孔微缩,顷刻间,人从火球的攻击范围内消失了,出现在了窗台,无奈道:“这样不好吧?我只是学你……”

      霍魁冷笑打断道:“我今天要用残酷的事实告诉你,这个世界就是只许风尘女子卖身赚钱,不许纯情少男委身富婆,竟敢拿我开玩笑,谁给你的胆子?”

      说完,霍魁又扔出一团火球,撞在窗户上,轰然绽开。

      再看高飞,已经从八楼跳了下去,水泥地面承受不住这股冲击力,大面积崩裂。

      “你还挺会躲啊,给我楼下在等着!”

      霍魁不敢学高飞的样子直接跳下去,以他现在衰老的身体,必然双腿粉碎性骨折,以后在床上度过余生了。

      他选择走楼梯,风驰电掣跑了下来。

      高飞却已经驾车逃了,尾灯渐渐远去。

      “等你小子回来,有你好看!”

      霍魁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气势汹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果然,想尽一切办法提升实力是重中之重,否则就要向霍魁这个恶势力低头。

      只许风尘女子卖身赚钱,不许纯情少男委身富婆可还行?

      大家都同样努力,凭什么啊?”

      高飞抱怨着,不知不觉就把车开到了商业街。

      来到玄黄星那么久了,他还没有好好放松地看看这个世界。

      于是,他下车走进了商业街。

      此时是晚上九点钟,正是商业街最热闹的时候。

      街道两旁的店铺生意都非常红火,忙得不可开交,各种从广播发出来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呈现出一派繁闹的景象。

      街道上人来人往,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每个人都非常欢乐,看不出忧愁。

      “叮咚~”

      手机信息响了一声,掏出来一看,是超能局发送来的紧急任务。

      高飞挑了下眉,这倒是罕见了,自在超能局登记身份以来,他还从来没有接到过紧急任务。

      点开信息,仔细看了一遍任务的详细内容。

      高飞的眉头皱了起来,居然有妖兽在城市里大搞袭击,已经有很多平民出现了伤亡。

      紧急任务是群发给附近五公里以内的修行者,也就是说,妖兽就在……

      “砰!!”

      一声巨响,下水道井盖飞上了天空。

      一条水桶般粗的蟒蛇从下水道里爬了出来,浑身鳞片犹如钢铁浇铸,闪闪发亮。

      “啊!!”

      街道上一片尖叫,行人四散逃跑,还有一些人被吓得腿软了,惊恐万状地看着蟒蛇,双脚乱蹬,一点一点后退。

      灾难来得就是如此之快,刚刚还是一片欢乐的场面,转眼就被摧毁的支离破碎。

      蟒蛇的尾巴犹如巨鞭横扫,各种摆在摊位上的小商品七零八落,路灯折断,暴露出来的电线闪烁着青白的电光。

      “砰!”

      路灯杆重重砸落,引起更加尖锐的尖叫,还夹杂着哭声、吵闹声……

      混乱!

      一片大混乱!

      高飞握起拳头,准备结束这条蟒蛇的生命,阻止灾难的进一步发生。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冷漠的声音。

      “别挡道!它不是你能对付的敌人!”

      回头看去,是一个留着中长发的英俊青年走了过来,他的左腰间佩挂着一把太刀,眼神中带着锋芒。

      “你也是修行者吧?去救这条街上的普通人吧,这条泥鳅就交给我了。”

      青年与高飞擦肩而过,始终目不斜视注视着蟒蛇。

      “你不该来这里的,因为你会被我大卸八块!”

      青年的拇指顶开刀镡,一截刀刃从鞘中弹出,闪烁寒光。

      “闪霆!”

      突然,青年化为一道电光与蟒蛇交错而过,太刀斩在蛇身上,迸溅出绚烂的火花。

      招式很绚丽,场面很惊心动魄,唯一可惜的就是没破防。

      “真是小看你了,竟然有着这么强的防御。”

      青年转过身来,电弧从他掌心开始蔓延整个刀身,尖锐的鸣声仿佛有数千只鸟儿在啼鸣。

      “惊雷斩!”

      一道雷霆凝聚而成的刀芒轰然斩向蟒蛇,沿途所过之处,地面留下了深深的沟壑。

      刹那间,刀芒重重劈斩在了蟒蛇的身上,爆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然后,刀光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了空气中。

      蟒蛇的鳞甲被斩开了,鲜血流了出来。

      只是,这只妖兽受到的伤害并不重,仅是一点点的皮外伤,血很快就止住了。

      青年的脸色微微发白,刚才的惊雷斩抽走了他体内大半的灵力,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负担。

      “可恶!这个家伙……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强?”

      “我不能就这样认输,我决不能倒在这里!”

      “惊雷……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