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幸福视频app

      深夜时分,张石一个人独自走在背街的一条小巷里,准备返回镖行。

      他把那四名无赖扭送到官府,之后少不了立案和录口供这一大堆事情,张石身为镖师和官府打过几次交道,对这一套流程都很清楚,不过还是花了不少时间。

      最终一切手续办妥,四名无赖被官府收监,张石这才算是功成身退。

      走在漆黑的小巷里,一阵夜风吹来,张石伸手摸了摸穿在身上的那件长衫,颇有些感慨。

      “本来以为林公子是一个书呆子,却没想到他见识广博,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来历,用甘蔗击倒无赖的那一击也极为干脆利落,看得出是有功夫在身的人,真是让人称奇啊。”

      “这林公子在战斗中替我解危,又将长衫借我,真是待我不薄,明日起要全神贯注,力保公子万无一失才好。”

      “我怕手重误伤对手,身边不带武器,没想到今天那几个无赖一上来就用刀,差点在阴沟里翻船,明日还是要带把短刃在身边才是。”

      这张石白天在林凡身边少言寡语,一个人的时候反而唠叨个不停,反差真是有点大。

      啪——啪——啪——

      一阵轻微的敲击声从右侧的屋檐上响起,似乎有猫或者狗正在从屋顶上走过,踩动了脚下的砖瓦。

      张石脸色微微一变,停下脚步望向侧上方:“什么人,鬼鬼祟祟!”

      屋檐上方一片寂静,片刻后又响起啪啪的敲击声。

      张石眉头皱起,警惕的向后退出两步,凝神向对侧屋脊上望去,借助昏暗的星光,隐约能看到有一个人形的黑影在屋脊上缓慢爬行。

      黑影向边缘爬行而来,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你……是……宁……采……臣?”

      这声音低沉又艰涩,仿佛是掐着喉咙发出来的哀鸣,令人浑身汗毛直立。

      张石眉头紧皱,双拳扬起做出防备的姿态:“我不知道宁采臣是谁,你找错人了!”

      “你身上……是宁采臣的味道,你骗不了我……”

      屋脊上的黑影停止在边缘位置,昂起一个似乎是头颅形状的东西,望向下方的张石:“姥姥派我来杀你,你……逃不掉的。”

      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张石咬了咬牙:“我说了你认错人了!如果你一定要打,那就来吧,可不要后悔!”

      吱————!

      屋檐上的黑影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随后纵身而下,直扑张石而来!

      张石怒吼一声,拼尽全身力量向前冲去,在半空中和那团黑影撞击到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张石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迎面而来,宛如山崩海啸!

      他完全无法抵抗,直接被压倒在地!

      人类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就在张石感到恐惧的同时,黑影伸出枯瘦巨大的爪子,一把抓住了他的咽喉,把他死死按倒在地。

      “嘎嘎嘎……姥姥要杀的人,都逃不掉的!”

      张石骂了一句脏话,心里有些后悔,今天出门的时候真的应该带一把刀在身边。

      心底闪过这最后的念头,张石被面前的黑影彻底吞没。

      ……

      第二日清晨,林凡早早起来,在水榭边的空地上又打了一套五禽戏。

      自从成功修复任脉后,林凡的身体基本恢复到了常人的标准,各种拳势都可以信手而来,毫无阻碍。

      虽然如今力量只有普通人水准,但他对拳法的技巧和战斗经验却远超常人,像是昨天街上那种混混,就算一次来十个八个,对他也造不成什么威胁。

      等到下一步修复督脉后,林凡体内阴阳调和,力量和反应都会有巨大提升,那时就算面对张石这种高手,也可以游刃有余。

      一套完整的拳法打完,林凡收势起身擦汗,看了一眼天边的旭日:“时间还早,再打一套吧。”

      “公子——!公子——!”

      尖锐的叫声打破了水榭的宁静,随后阿狸张皇失措的向这里跑了过来:“不好了,出事了!”

      林凡收回五禽戏的起手式,转身面对阿狸:“什么事情,这么惊慌。”

      阿狸跑到林凡近前,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张石出事了!他昨天一夜未归,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城北的小巷里!”

      “什么!”

      林凡吃惊不小:“怎么会这样?确定是张石么?”

      阿狸嗯了一声,眼圈有些发红:“镖行的人去认领了尸体,的确是张石没错,据说像是野兽干的,把人都给撕碎了……怎么会这样嘛,太可怜了!”

      阿狸说着说着,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林凡眉头紧皱:“城里不可能会有野兽,而且张石的身手厉害,一般野兽根本没可能杀得了他,难道是他过去的仇家?”

      林凡这番猜测并非没有道理,张石出身军伍又是一名镖师,走南闯北中难免会和一些盗匪结下梁子。

      这也是目前林凡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

      阿狸伸手抹了抹眼泪,哼了一声:“肯定就是那个方君文!张石当街教训了那几个无赖让他折了面子,所以他去找了更厉害的杀手把张石杀了,太可恶了!”

      林凡摇了摇头:“方君文应该没有对张石动手的理由,不是他下的手,他没有这个必要,也没有这个胆量。”

      阿狸气的一跺脚:“公子,你这些话怎么和小姐的一模一样,你们两个人都害怕方君文,不敢惹他!”

      林凡叹了口气:“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事实如此,你想得太简单了。”

      阿狸噘起了嘴:“我们动物想事情就是很简单,哪像你们人类,一个比一个狡猾!”

      林凡无语,狐狸不才是最狡猾的么。

      “张石的尸首在镖行么,我想去看一看。”

      阿狸点了点头:“今早镖局的人已经把尸体领回去了,现在镖局里,小姐吩咐我送抚恤金去镖局,公子我们一起去吧。”

      阿狸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但是,万一路上再出现昨天那些坏人怎么办啊?”

      阿狸下一句话没有说出口,毕竟现在张石不在了,没人在林凡身边做保镖。

      林凡摇了摇头:“张石一死,方君文这会自身难保,他没工夫再来找我的麻烦,方小檀不准备去镖局么?”

      阿狸摇了摇头:“小姐要去找老爷子告状,她说这件事虽然不是方君文做的,但他一样脱不了干系,要让老爷子狠狠处罚他一顿。”

      林凡点了点头:“方小檀做事还真的干脆利落,既然如此,我们便马上去镖局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