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我要做你的女人

      “唔,后天吧,明天星期六,我答应了小涵带她去市区买衣服的”,金海很无奈的说道,

      这次金海去了魔都那么久让二妹金雨涵意见颇大,而且现在金雨涵也上初中了,

      她突然说穿的稍微成熟一点,就赖着金海让他陪自己去买衣服,之前带金雨涵买了不少衣服,足够她穿了,

      可金雨涵既然知道老哥赚了钱哪能放过啊,只能偷偷的答应她了,

      之前她偷偷出海被老爸老妈男女混合双打了一回可还是金海告的密呢,现在既然可以用钱可以摆平二妹那就好自然乐意了,而金瀚山却是无语,你小子打渔的本事那么大多弄点回来才是真的,竟然还有心思陪二妹去买衣服,真是浪费时间,

      金海却觉得这没什么,赚钱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生活更舒适,让身边人的生活过的更好,

      如果疯狂的去赚钱而错过了和家人和亲人相处的时间那恐怕就本末倒置了,更何况是金海这样懒散的人,所以转过天早上金海就带着二妹偷偷的出发了,要不然被老妈知道了肯定会骂这兄妹俩一顿,

      陪着二妹又在夏明市玩了一天,大吃特吃,大买特买了一顿后晚上回到家自然被金母狠狠训斥了一顿,

      不过金母也没有过分的说这两兄妹,反而觉得不错,这对兄妹相处的还真是不错,这次金海买船金母也终于放心下来了,儿子是真的有能耐,

      这次新船返港就捞了两百多万的渔获,试问谁还有这种本事?现在金海那些缺点在金母嘴里反而变成了优点,因为现在无论是东仙村还是西仙村谁碰到金母不是狠劲的夸金海啊,

      “哥,明天你就出海了,可别忘记了上次你答应过我的”,金雨涵穿着新买的长裙子蹦蹦跳跳的就跑进了金海的屋子里,让还在写计划的金海也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让我也尝一尝金枪鱼的美味么?你忘记了?”金雨涵故作很生气的嘟起了嘴来,今天出去玩的时候金海也说了不少他在魔都的见闻,

      其中就有在魔都高级料理店吃的金枪鱼大腹刺身,一盘只有三十片纸一般薄的肉片,价格确是达到了五千八一份,贵的吓死人,

      普通人是别想吃了,根本舍不得,那不是吃鱼而是在吃钱,一片纸一样薄的肉片就要两百块,不过那味道也真是好吃,说的金雨涵刚刚吃完的嘴巴又差点流了口水,她自己就记得这件事了,

      “啊~,这件事啊,没问题,明天出海我就试一试可不可以钓两条金枪鱼,到时候肯定喂饱你,放心吧”,金海满不在乎的一挥手,很是豪迈的说道,如果是别人说这话恐怕吹牛的成分居多,金海嘛,还是有些把握的,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船,以后做什么事情也放得开了,

      “我就知道老哥最好了,嘻嘻”,金雨涵夸赞了一句后狠狠亲了金海的脸颊一下蹦跳着跑掉了,金海摇了摇头继续写着以后的规划,写完后摇了摇头直接把纸团成了团后又扔掉了,很快拿起新买的笔记本电脑玩起了游戏来,这些事情还是明天去船上无聊发呆时再考虑吧,

      自从金海的精神体也提升到5.0后他发现每天最多也就谁五六个小时后第二天就会精神饱满一整天,哪怕再困再乏至少稍微休息一两个小时浑身的精神头就会立刻恢复大半,这在以前是绝对做不到的,

      所以玩到了十一点半金海才睡觉哦,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的时候猛地睁开了眼睛,手在床上轻轻一按金海的身体就仿佛弹簧似得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起这么早做什么?不是说七八点钟才出海的么?”金母此时也刚刚起床,出来后看到儿子在院子里做着伸展运动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于会寻找鱼群的人来说其实几点去外海都一样,反正只要找到了鱼群就会爆仓,别人要几天甚至十几天才能返港,

      可是找到鱼群只要几网下网恐怕一两天最多两三天就能返港了,不但赚钱多速度也快,这就是本事,

      就像是有人炒股票天天盯着大盘看,辛苦一年也赚不了十万二十万的,

      而有的人天生对于金融信息敏感,随便看几眼就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赚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要不然也不会有傻子和天才的区分了,金海虽然不是天才但他现在可是拥有作弊器的人,

      “睡不着了,今天可是头一次用新船出海,我不放心,去看着点,别忘记了什么”,金海做了几下伸展运动后感觉整个身体都舒服了很多,穿着一身运动衣就往外跑,

      “哎?还没吃饭呢,吃完饭再走啊”,金母急忙喊到,

      “妈,我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先做着”,金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金母笑着往厨房走去,金海则是去了码头那边,今天早上起床后金海也比较兴奋,新买的五十四米大船今天可是首航呢,

      这艘渔船的鱼舱净容积就有350立方米,可以短时间内运输活鱼超过四万五千斤,也就是23吨,船员数可以容纳26人,船宽就有八米五,续航可以达到三千海里,也就是五千多公里,当然这样的渔船也是吃油大户,一般人还真不太敢碰,

      到了码头上金海就笑了起来,才六点多,十二个船员都到齐了,十个退役的海军,剩下的两个人就是金瀚山和金瀚天两兄弟了,这两兄弟和金海是一个村的,关系又很不错,所以他们暂时算是管理人员,而这十二个人之中竟然有七个人有开船的证件,开这种渔船是没问题的,让金海汗颜了,

      “船长好”,金海一上船这些新的船员就喊了一嗓子,把金海也吓了一跳,

      “拜托各位,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虽然我是船长可是我最小,你们这样可吓坏我了,已经不是在军队了,没那么多规矩,以后你们只要不造反,老实的干活儿其他的事情很随意就可以了”,金海一句玩笑般的话语逗笑了在甲板上的几个人,

      是啊,已经不是在部队了,他们也是刚刚退役,好保留着那种在部队里的习惯呢,见金海很随和的性子也就都放开了,也问了金海几个问题,有的问题金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糊弄过去了,

      “大个儿,一会儿多买点冰回来,能装多少装多少”,看了看这边的情况很不错金海冲着金瀚山嘱咐了一句,

      这艘船也是有冰仓的,而且这艘船是当时一个老板特别定制的,要不然价格也不会那么贵,冰仓都打满了冰全部装在渔获量可以达到一百五十吨左右,

      当然现在海洋那么贫瘠了,那种装满渔获的可能性非常小了,要是整船满载的话那船速也会非常非常的慢,对发动机也会损伤很大的,

      “咱们这是拖网船,买那么多冰做什么?”金瀚天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唔,我妹妹想吃金枪鱼,她说没吃过,这次出海我打算试试运气,看能不能钓上来两条自己吃”,说完金海就往家跑去,老妈可是在家做饭呢,

      而船上的人都无语了,钓金枪鱼自己吃?这是多么土豪的想法啊,金瀚山也抽了抽嘴角,不过他还是去再买了三千块的冰,他们这是拖网渔船可没有那种海水制冰机,除非是那种超大的拖网渔船上才有海水制冰机,那种超大的船甚至可以直接在船上把海鲜进行加工,搬下船就可以卖了,

      吃饱了饭后金海再出去了渔具店,从渔具店又买了几卷母线,不少子线和钓钩,鱼饵可不缺,拖一网鱼多少鱼饵没有?又买了两根路亚,前后花了小十万,这还没有买那种特别贵的品牌呢,专业的金枪鱼钓手那手里的设备也是相当昂贵的,等金海回到码头上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金海,金海~~~”,船刚开出码头就看到有人在码头上喊他呢,金海的视力多好啊,跟随时戴着望远镜似得,扫了一眼后就钻进船舱里去了,当看不见,

      是村里的那个叫李同山的,这家伙很爱占小便宜,很多村里人都不愿意搭理他,因为有的时候他连自己村人都坑,前几天碰到金海还说想租船和金海一起出海呢,

      上次两个村一起组成船队出海他可没有参与,上次他是不信任金海,却不想回来的人都赚了不少,他可是眼红了,这次他竟然还想跟着金海屁股后面捡便宜,哪有那种没事儿啊,金海才懒得理会这种人呢,这种爱占便宜,喜欢坑人的社会人没人愿意交朋友,金海更鄙视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