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艳妇屈服的沦陷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云间照下,黑暗逐渐褪去,桃树市显现出了它城市他原有的样貌。

      高尔夫球场内,饱饱睡了一觉的隔离区居民,神清气爽的搬运着昨日还没有收拾完的物资,将一样样东西全都打包上车,但每样东西并没有全部拿走,而是都留下了一半。

      不远处的地方,布莱恩站在那里,看着那人群在那里忙的热火朝天,偏过头看向走过来的安德莉亚,说道:“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是走还是留。”

      虽然昨天晚上已经商量了许久,可真到了要决定时,安德莉亚还是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的,但犹豫了一会后,她还是下定决心的轻声说道:“我们昨晚商量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就留在这里。”

      “嗯,你们想明白就好。”

      对于这个结果,布莱恩并不意外,比起一个生存环境受到压迫,并且随时会因为突发情况出现意外,还要每半年冒着生死离开隔离区做任务。

      与这个敌人已经被消灭俘虏,设施全部已经完全搭建好,还不缺食物来源的幸存者营地相比,谁优谁劣,其实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那群人,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安德莉亚微微攥紧拳头,将脑袋撇向了一旁,说道:“科本说他会来处理那些人,让我们不要管。”

      听了这话,布莱恩的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了不远处,正阴沉着一张脸的科本,说道:“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他们会有这样的命运,也是他们自找的!”

      昨天和金成珉一起走的途中,他了解到,那些被囚禁在牢房里的人,是被这些人当做了奴隶,替他们干着最艰苦的活,每日也只被分配一点残羹冷炙。

      而对方的那些同伴,在被抓紧来的时候,就被施以了最严酷的折磨,除了要从要他们口中套出信息之外,还有发泄和调教的成分在里面。

      除了那个绑在架子上,经受不住折磨死了的,其余的人都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了,尤其是女性遭受的惩罚,更是惨无人道,当然懂得人都懂...

      如果他们要是在晚来几天的话,还能见到的,估计就是这些人的尸体了。

      结下了这样的仇恨,刚好又落到了苦主手上,这些人未来会有什么样下场,简直是可想而知。

      看着安德莉亚有些恍惚的侧脸,布莱恩将注意力看向了一直在他身边转悠的陈时,昨天晚上看起来脏兮兮的,没想到早上清理一下,倒是有些可爱。

      他伸手掐了下对方稚嫩的小脸蛋,说道:“那么你呢,只想要留在这里,还是跟我一起走啊!”

      “我..我和哥哥一起走。”

      站在旁边的陈时,听到布莱恩询问,立即奶声奶气的回答道,开什么玩笑,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最关键的是语言还不通,他还是先的抱个大腿在说。

      虽然对自己做出这样幼稚的行为感到羞耻,但比起小命来说,什么都是浮云,而且有柯南同志这样的榜样在,他这也不算什么,再说他的身体本就是四岁的模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呵呵!”

      “行,那你就跟我走!”揉了揉对方的小脑袋,布莱恩轻笑一声,这个小孩子的身份,他今早已经向那些被一起被囚禁的人和那些俘虏仔细询问过了。

      对方是在两个月前,被带到这里来的,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另一个孩子和两个成年人,不过似乎是因为他们伤了这里太多的人,这里的人全然没有让他们活着的打算,那两个成年人被折磨致死,另一个孩子则因为受到惊吓,高烧不退病死了,只留下这一个孩子在这里。

      这一番调查,让布莱恩觉得昨天的自己可能是想得有点多,这样的遭遇,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他还是需要观察观察...

      随后他就听到了不远处,诺曼正在的招呼,转过头让男孩自己去玩后,他就朝着车队的方向走去。

      “队长,我的物质已经装好了,都单独整理出来放到卡车最外面了,到时候直接卸下来就行。”军用卡车的旁边,诺曼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布莱恩,开口说道。

      “可以,跟以前一样就行。”

      看着正一件件往军用卡车上搬的物资,布莱恩点了点头,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道:“搬运的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出发?”

      诺曼看了眼军用卡车上摆放物资的速度,心里估算了一下,说道:“在最后一趟吧,十分钟就好了,你们等会就可以先出发。”

      “那行,这里就交给你了。”

      拍了拍诺曼的肩膀,布莱恩转身离开,找到昨晚最先照顾陈时,那个叫米娅的女人,对她交嘱咐了几句,让她负责照顾男孩。

      随后他便招呼金成珉和维德,朝着军用卡车走过去,不过这次他却是直接坐上了驾驶座的位置,等其余两人上车后,便启动发动机,在周围人的目光中,离开了高尔夫球场。

      ......

      两个小时后。

      军用卡车一路驶出桃树市,重新的进入亚特兰大的区域,已经可以隐约的看到隔离区高大的围墙。

      不过布莱恩驾驶着车辆,却不是直奔隔离区大门口,反而是朝着隔离区东侧驶去。

      穿行在城市的废墟当中,军用卡车驶进了一处满是废墟的街区,街区口竖立着一个标有“红叉”的牌子,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非常的不显眼,他们只是瞥了一眼后,便继续朝着深处驶去。

      与外面不时会响起感染者咆哮和动物的嘶鸣不同,这处街区出奇的安静,两侧的高楼建筑似有被人精心处理过一样,阳光照映在玻璃窗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驾驶着军用卡车,布莱恩不停的朝着车外张望,他能清晰的看到,在这里建筑当中,有许多的身影正在快速移动,时刻关注着他们。

      当驾驶着车辆来到一处地下停车场入口,看着前方的栏杆,他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踩下了刹车,停在了入口处。

      也就在他踩下刹车的同时,卡车两侧的建筑和灌木丛中,忽然走出了许多的人,有男有女,他们手持着枪械和武器,默契的将将卡车包围,却没有走上前。

      “咔哒。”

      打开驾驶车门,布莱恩从车上下来,阳光直射在他的脸上,让他微眯起了双眼。

      他随意的扫视了一圈将他们围起来的人,却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就这样靠在军用卡车上,等待着他们的领头人过来。

      砸吧了一下嘴,布莱恩下意识的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烟,顺手就从里面拿出了两根,将其中一根,抛给了车内的金成珉,另外一个则放到了自己的嘴里,至于维德,他不抽烟,就不需要了。

      他们之前做任务的时候,因为吸烟闹出了不小的乱子,所以自从那次之后,他就严令不论是搜索还是休息,只要是在任务期间,一律不许吸烟。

      不过此时任务已经完成,布莱恩当然也就不会委屈自己了,拿起打火机就给将嘴里的香烟点燃,美美的深吸了一口。

      他们的这番动作,自然是落入了周围人的眼中,不过他们只是贪婪的看着,深深的咽了口唾沫,却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讨要一根来抽。

      也许是真的忍不住了,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手持短斧的大汉,他大步流星的走到布莱恩的而面前,看着对方手里的香烟,嘴里头毫不客气的说道:“小子,给我一根尝尝,怎么样!”

      说着,就隐隐的将手里的短斧抬起,眼神也充满威胁,大有一种你要是不给,我就一斧子劈下去,结果了你的感觉。

      周围见状,具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脸上满是幸灾乐祸,戏谑的目光朝着两人所在的位置看去,不过看的却不是较为年轻的布莱恩,而是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大汉。

      布莱恩淡淡的瞥了这个走出来的大汉,闻着对方身上那难闻的气味,皱起了眉头,说道:“新来的?”

      “啊?”大汉听了这话,先是一愣,随即眼中划过一丝尴尬,恼羞成怒的劈手就要躲过眼前这人手里的香烟,嘴里喊道:“哪里那么多废话,给我拿过...啊!”

      看着大汉探过来的手,布莱恩冷哼一声,右手一把抓住对方伸过来的手腕,在对方惊骇的目光中,用力的向后一拧,同时抬脚在对方的两处膝盖上猛踹两脚。

      “扑通!”

      大汉惨叫一声,双脚不稳就跪在了地上,被拧到身后的手也传来一阵剧痛,不论他如何的挣扎,竟是半天无法动弹,并且他越是挣扎,痛疼加剧一分,吓得他就这样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