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口本首页

      右手刚刚握住【虞渊】剑柄,一阵巨大的重量从手臂处传来。

      “完了,又和上次一样...铁定又是一个大坑...”林天心里想着。

      而【虞渊】确实也和上次一般,因林天气力不足,顾刚刚握上那剑柄。【虞渊】便从空中急速下坠,林天只能用尽全力,想要抓住【虞渊】,双手并用,却不曾有丝毫作用,那剑还是朝地面坠去。

      就在林天想要放弃的时候,那剑尖却在离地面一寸的地方停住了。

      “嗯?”林天动了动双手,将【虞渊】一把提了起来,挥舞了一番,感觉到似乎今日的【虞渊】和一般的剑在重量方面相差无几,而且隐隐感觉到这【虞渊】仿佛就是自己的一部分一般,感觉极为奇妙。

      “小渊,今日是怎么了?为何今日的我可以拿得动【虞渊】了?”林天举着【虞渊】疑惑的向小渊问道。

      “你本就是【虞渊】的主人,能拿得起【虞渊】再正常不过了啊,但凡神兵皆有灵性。”小渊淡淡的说道,就仿佛是在和傻子说话一般。

      “那上次....”

      “上次是因为我要锻炼你,让你知道实力的重要,但是现在不同了...”小渊说到这里停了停,不再言语。

      “怎么了?小渊,你今天怎么那么奇怪?是发生了什么吗?”林天见小渊不再言语,连忙问道。

      毕竟今日的小渊相较于往常,确实表现的极为反常,今日似乎就连语气也格外的冷漠,不曾像前几日那般,前几日虽然骂他,但是基本都是有些开玩笑的性质,今日小渊虽然未曾骂他,但是语气极为冷漠,似乎还透漏着一点焦急。

      见小渊闭口不语,林天连忙追问:“小渊,我好歹也是【虞渊】的主人吧,虽然我实力差,但是我知道事情的权利总有的吧?”

      小渊围着林天转了两圈,半晌之后缓缓说道:“我感觉到了威胁,你现在待的这片地方,似乎是有什么东西,令我很不舒服,极为难受。所以我今天想要你正式接触【虞渊】从而让你更好的提升实力,保住性命。”

      “威胁?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虞渊】这把太古神兵?”林天疑惑的说道。

      “当然有啊,不然【虞渊】当初是怎么碎的?你真的笨死了”小渊似乎又恢复到了昨日一般的模样,对着林天骂道。

      沉默许久,林天缓缓的说道:“你是说前几日还未曾感觉到,今日才隐隐感觉到这片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令你感觉到不对?”

      “对啊,对啊”

      “难道是那通灵草?但是我看过了啊,那就是一株普通的通灵草啊?怎么会呢?”林天默默嘀咕道,想起今日登山之时遇到的那重重威压,以及那株神秘的通灵草,还有林雪的反常表现,以及今日小渊所说的危险,都仿佛在告诉林天,此地异常,但林天思来想去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你嘀咕什么呢?赶紧开始今日的训练”小渊见林天再那边自言自语,忙催促道。

      “好,来了,来了”

      “今天既然你已经能握住【虞渊】了,那就先做一下基础的劈,砍,刺吧,每个重复五百下差不多了....”

      清晨,林天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应该说是噩梦才是,睁开双眼,想起一晚上的劈,砍,刺,仍感到阵阵痛楚从手臂处传来,但不知为何,挥舞了一下手臂,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疲惫之感,且手臂处还隐隐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传来。

      “你醒了,那我们出发吧”一阵悦耳的声音在林天耳边想起,抬头望去,只见林雪已收拾好行李,在一边等待着他。

      说起行李,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只是一些肉,以及那张六足兔的皮毛而已,因林天从小并不富裕,秉承着不浪费的原则,六足兔的皮毛自然舍不得丢弃,毕竟也能卖不少冥玉。

      “林天,我们去哪里?”刚刚走出山洞,只听得林雪问道。

      “嗯....”林天思索片刻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有印象的地方?我们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回你的记忆。”

      林雪摇摇头说道:“我不曾记得任何东西,只隐约看到一座殿,但是也看不真切,有云雾缭绕,还有一座山,很高很高,其他的我就记不得了”

      林天听闻此言说道:“你这话...和没说一样...一座殿也就罢了,还山很高很高,那不高能叫山吗?哈哈~”

      林雪听到林天在嘲笑她,作势就要敲打林天,但那芊芊玉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似是想起那天自己的手掌莫名飞出一道流光将林天击飞之事。

      林天见林雪作势要敲打他的手掌竟然停在了半空,似是也想起那事,顾假装咳嗽了几声说道:“既然现在什么信息都没有,那我们不如先去零落城吧”

      “嗯...好...”林雪细声说道。

      两人对着太阳确定了一下方向之后就朝着零落城的方向而去。

      山路险峻,崎岖蜿蜒,林天因已是驭力中阶,所以这崎岖的山路对于他而言影响倒不是很大,相对而言,失去记忆的林雪则比较吃力,虽然她可能失忆以前实力比林天强大,但是她现在失忆了,顾行走山路和一般的普通平民女孩并没有什么差别。

      林天一脚越过一个凸出的小石块,正想招呼林雪跟上,背后传来一声极为虚弱的声音:“林天,休息一下,我走不动了。”

      转头望去,只见林雪此时正坐在一个小石墩上面,用她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充当那扇子,给自己扇风,让自己感觉到凉快一点。

      “那个你以前不是应该很强吗?怎么才走那么点路就走不动了?”林天走上前去疑惑的问道。

      林雪听闻此言脸色就拉了下来,给林天抛了一个白眼说道:“我以前肯定比你厉害,但是我现在不是想不起来了吗?”

      “而且我还是受伤的人,感觉累不是很正常吗?”

      “再说了,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四肢发达?像我这样的女孩子,以前肯定是学习术法的所以肉体力量并不强大.....”

      失去记忆的林雪现在的状态更像是一个空有宝库,却把宝库钥匙弄丢的有钱人,或许只有等她想起那把钥匙放在哪里,才能恢复她真正的实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