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直播 ios

      “……”

      小气鬼。

      楚妘知道江慎厉害,但她还真第一次看到。

      很多到场的人看到江慎和她在这都纷纷过来敬酒,大多数江慎只是轻微嗯了声,都是助理在敬酒,挡酒。

      她不知道他这个臭脾气,竟然还会有那么多人挤破头上前讨好他。

      果然,为了钱,臭脾气也可以忽视。

      楚妘侧过头就看到苏韵言和年迈的男人走了过来。

      苏韵言和她爷爷。

      “江慎哥,你也来这里啊。”

      苏老爷爷很满意看向江慎,“江慎,好久没见了,真是年轻有为。”

      楚妘觉得自己站在这就是空气,她想要往旁边移一点却被江慎给拉回。

      江慎微微颔首,给他们介绍楚妘:“苏老,苏小姐,这位是我夫人楚妘。”

      楚妘:“……”

      大哥,路别堵那么死啊,人老人家对你可是很满意的,你这么说就没后路了。

      “呵呵,他开玩笑的,我是他妹妹,远房的表妹,别误会啊。”

      苏老爷爷愣了下,又慈祥笑:“妹妹啊,江总就喜欢开玩笑。”

      苏韵言看着楚妘,眼睛满是疑惑。

      这女人怎么和传闻中不一样?

      不是缠着江慎哥吗?为什么感觉是要和江慎哥撇清关系呢?

      江慎脸都黑了。

      苏韵言从小见多识广,江慎现在的表情她很清楚是什么预兆,她连忙拉着自家爷爷走了。

      “爷爷,你看,周爷爷在那边,我们过去吧。”

      空气有点沉寂。

      助理看情况也识趣走开了。

      江慎漆黑深邃的眼眸如寒冰,直勾勾盯着她,看得她心慌。

      “远房表妹?”

      “……你的白月光走了,还不去追?”

      “白月光?”

      “苏韵言,你心上人。”

      “谁说我喜欢她的?”

      “……”

      我说的。

      楚妘觉得江慎就是个神经病。

      酒会后面他带着她,几乎给每一位到场的人都介绍了她是他结婚了一年多的妻子。

      还有些知道她的人,问了下她是不是那个和顾宴传绯闻的楚妘,她只能尬尬笑,喝酒。

      酒会结束。

      楚妘愤怒看向江慎,“江慎,你到底想干嘛?”

      “你喝醉了。”男人看了一眼她,语气寡淡。

      “……”

      这话怎么有点熟悉?

      楚妘酒量还可以,喝了几杯并没有醉。

      狗男人就是想害死她。

      到家后,她索然寡味的躺在床上。

      跟江慎参加酒会是最累人的,比拍戏还要累。

      她趴了一会儿,江慎便站在她旁边,“楚妘。”

      不想听到他的声音,楚妘把头埋进被子里。

      江慎坚持不懈:“楚妘,楚妘。”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很好听,但她听到他嘴里喊出她的名字却不觉得动听。

      “干嘛?”

      楚妘不耐烦的起身。

      “帮我解衣服,我要去洗澡。”江慎完全不受她表情影响。

      “……不会自己解吗?”

      “我手受伤了。”

      “你今天都能自己穿,现在也能自己解。”

      我信你个鬼,你个狗男人坏得很。

      江慎看着她,漆黑的眸子眨巴两下:“帮我解。”

      故意放慢的尾音,故作软萌。

      你娘的!!!!

      猛男撒娇?

      呸——

      他也不是猛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