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地图实时

      随着老太爷的一声令下。

      宋春顿时走向人群中,与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说道:“老六,你回家把那女娃子给带来。”

      老六脖子一梗,嚷嚷道:“凭啥子?为了给我家儿子买个媳妇,可是掏空了我和老伴的全部积蓄。现在说放就放,我这钱不打水漂了么?”

      林克一听,客气插嘴道:“这位大叔,你买女娃子的损失,我全给你补上。”

      反正自己钱多,家里还有一大笔巨款,村民买媳妇的钱估计还没他存款放银行里的一天利息高........

      唉。

      有钱人就是这么潇洒。可以解决很多事情。

      这一想到银行,他决定此间事了,就赶快把钱存进户头里。不然床底下一麻袋的钞票,容易在亲人面前露陷。

      “阿,这可是你说的......既然老太爷亲自发话了,官爷又肯赔偿损失,那我就回家一趟把女娃子带来。”

      老六拉扯着旁边一农妇,两人当即转身向家中步去。

      “好了,好了,没事了。”宋春摆摆手,“大家散了吧,都回家吃晚饭吧。”

      正当大伙准备走时。

      忽然。

      林克眸光一动,出声道:“慢着!”

      “官爷,怎么了?”宋春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女娃子很快就要带来了,这事不是解决了么?还有什么幺蛾子事啊!

      思及此。

      他顿时心情有些烦躁。

      林克环视周围的人,目光炯炯有神,冷声道:“我知道,你们小坑村买卖女娃不止这么一次。可能在你们看来,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在我看来,你们做法十分不妥。之前的肮脏事儿,我就不说了。事情隔的太久远,估计证据也没了,苦主也不在,我无权抓捕你们。”

      “可是,你们的家,我一定要搜一搜!如果有拐卖来的女人要走的,我一定要带走。不愿意走,也不强人所难,让你们夫妻继续团聚。”

      话说着。

      旁边村民早听不下去了,怒气冲冲道:“你要是敢带走我们婆娘,我们就跟你拼命。”

      “对!拼命!大不了鱼死网破!”

      “就是!古语不是有句叫什么来着,法不责众。我们一拥而上把你打死,衙门也不能把我们全抓了吧。”

      “...”

      一时间。

      场上矛盾格外激化。

      本打算要走的村民们,又恶狠狠地围上来。

      恰时。

      嘭!

      火枪冲天而开。

      发出巨大震耳的枪声。

      村民们陡然停住脚步,面露一丝畏惧,即便再横的粗夫,看见枪支还是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凉气,头皮一阵发麻。

      “若是有谁婆娘要跟我走的,你们男的每人会收到一笔钱。不少于当初买女娃子的钞票。”

      林克耍了耍酷炫的枪花,神色冷酷道:“谁赞成,谁反对?”

      在大棒加胡萝卜的计策下,大多数村民都目光闪烁,不敢出声反对,只有几个刺头跳出来吵吵嚷嚷,说什么夫妻感情深厚,情比金坚,要比翼双飞啥的。

      其实说来道去,林克很明显看出来,他们脸上就写着三字,得加钱!

      经过一番商讨,价格初步定下,不过前提是妇人愿意跟着走。

      当然。

      有些没良心的男人早就在肚子里打好了如意算盘。

      即使妇人不愿意走,他们也要回家抄起擀面杖打得逼她们走。

      毕竟都人老珠黄,红消翠减的了,到时候有了钱,哪有白嫩嫩,水灵灵的黄花大闺女来得香?

      深知金钱魔力的林克,自然是早有准备,他老早就安排手下巡捕先一步上门问话。免得有狼心狗肺之人,做出抛妻的罪孽事来。

      随着人群逐渐退散,仿佛预示着事情就要圆满结束了。

      这让宋春心中暗松一口气,从傍晚忙到现在,早已是饿得饥肠辘辘,还是吃顿晚饭再说。

      正张开口邀请林克一同去他家进食时。

      忽然。

      平地生波。

      祠堂大门外,提着灯笼的村民们去而复返,神色慌张,嘴里还嚷嚷着不好了,不好了。

      林克眉头一皱。

      宋春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而老太爷则是面色疑惑。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宋春摆出村长威严的架势。

      “这.......”

      有人看了眼林克,目光有些闪躲,支支吾吾道:“那啥......村长.......女娃子跳潭自杀了。大牛正和巡捕还有几个兄弟在潭子里打捞尸体。”

      自杀了?!

      林克顿时心头一沉,迫切道:“快带我去潭子看看。”

      那人不动,而是眼巴巴望向宋春,宋春气得脸都绿了,怒声道:“还不听官爷的话,快去潭子那。真是造孽啊!”

      “哦哦.....”

      这人立马转身,一帮人引着林克和宋春同去水潭。

      小潭位于溪水之上。离村不远,大概只有几百米的路程。

      一行人浩浩荡荡而去。

      待林克到场,这座三面环山壁黑乎乎的激流小水潭顿时映入眼帘之中。

      周遭围满了打着火把的村民。

      孙立和大牛以及几个男人赤裸着身子,准备跳下潭子打捞尸体。

      “这是怎么一回事?”林克面色沉如水,问向躲在人群中的老六。

      老六一看是林克在问自己话,脸色苍白至极,要知道自家出人命案子,那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人一时不敢说话,向来粗鄙品性的他,都吓得瑟瑟发抖,满头大汗。

      后来在林克严厉逼问下,才从其口中和知情村民提供的消息了解事情真相。

      首先。

      女娃子在卖来的时候,便不是处子之身。老六特地请有经验的婆子来看过。

      其次。

      在老六的问话下,女娃子对其说过,大口明这畜生和他同伴在半路上多次强暴过她,若是稍有反抗便是迎来暴力殴打,一度打得她身体没有知觉。

      紧接着。

      女娃子有求过老六放她一马,说她家有二老,需要自己好好奉养。如果肯放她走,她一定回家拿大笔钱给他。

      可惜老六不仅没同意.......而且还进行父子同床....这些内容,是老六隔壁堂弟家儿子说的。

      那小子当时和几个堂兄弟正扒窗口猥琐偷看。

      最后。

      趁村里大部分男性去祠堂之际,那女娃子骗老六家傻儿子解开绑住手脚的绳索,估计是心态失衡下,心生死意,便直接跳潭自杀了。

      至于为何会说出来?

      因为起内讧了!

      要知道,这可是件人命案。

      若是巡捕不在场,那大可以不必理会,就当这女娃子从来没来过村子。一切正常。

      但如今巡捕就在现场,这问题细究起来可就大了。

      当然是赶快推卸责任了。

      起先是老六供出那几个小辈,说他们哄骗自己傻儿子在外头打玩,然后这些人轮流进屋强暴女娃子.....义正言辞的说,这才是女娃子跳潭自杀的主因。

      这番话,自然遭到那几个小伙子的反击,才有后头所知的父子同床,美其名曰说是......教学经验的事。

      听完这些的林克,一时间是又惊又怒。

      怒不可遏。

      眸光杀气凛然。

      这不仅严重毁三观,挑战道德人伦底线的同时,并暴露出小坑村人的深深恶性。

      好在那老太爷由于年迈体弱,并没有来现场看。

      否则。

      要是让他知道,宋家子孙干出这种猪狗不如的勾当事,只怕是要直接当场嗝屁了。

      “我告诉你们,你们绝对完了!”林克冲这些人冷冷丢下一句话。

      “官爷,这可不关我的事。肯定是几个畜生所作所为逼得女娃子投潭自杀的。”老六喊冤叫屈道。

      那几个年轻小伙子自然是反驳道:“六伯,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俩父子的事,那才叫造孽。我们这又算得上什么?再说了,她都已经习惯了,多我们几个又不多。归根结底,原因还在你那。”

      两方人彻底撕破脸皮在那吵吵起来。

      不一会儿。

      由于底下潭水太黑,根本什么都看不清,孙立等人一无所获地上岸。

      只能等明日天明时,再来打捞尸体。

      林克几人今夜只能暂居在村子中,为了以防老六和那几个小伙子畏罪潜逃,便统一集中看管,入住进一个无人老房子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