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版的丝瓜视频怎么删除

      随着最后一块碎片被取出,张夜默默开启系统恢复,此时的他已经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额头全是豆大的汗珠,床栅栏被他捏出两个握拳的印记。

      一股清流涌入张夜身体,张夜背后的伤势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张夜整个人舒服的忍不住想呻吟出声,但意识到身边有人的他强行忍住自己的冲动

      张夜坐起身来,床已经有大半被他的血浸透,张夜看向小脸微白的蕾娜塔,笑道“蕾娜塔,我们现在可以是朋友了嘛?”

      蕾娜塔一直保持着高度集中的精神被张夜的这一声句话分散,她看着张夜,点了点头,然后毫无预兆的晕了过去。

      张夜连忙接住她,她这一晚上,精神受到的冲击太多了,张夜开启言灵将蕾娜塔送回她的房间,替她关上了门,

      回到自己房间,张夜看着自己房间里的一片混乱,觉得这些东西为是个麻烦,他将地雷碎片和染上血的一切都还包好,又一次往黑天鹅港外走去。

      张夜来到外面,费力老鼻子力气,才把挖了个坑把东西都埋了进去,一路上,为了防止有人碰到自己背着的这一大包东西,他是走走停停,无奈下又开启了恢复模式

      但他也正好撞见这一幕,先是剧烈的响声响起,接着极夜的天幕中炸出了一片瑰丽的光带。光带的颜色从红色渐变为紫色,就像一片美丽的极光。

      邦达列夫呼叫列宁号的画面。

      张夜再次回到房间,护士也开始查房了,张夜和雷娜塔两人同时被关禁闭,

      因为张夜直接把床上的东西都扔了,地上全是棉絮,护士们认为是这家伙半夜发狂把床给扯了。

      雷娜塔则是因为她又尿床了。

      周围人都像他俩投过来幸灾乐祸的眼神

      张夜和雷娜塔被分开关禁闭,张夜在禁闭室里联系系统,

      “系统,我现在欠你多少柔弱值。”

      “滴,宿主账户余额-51,请宿主继续加油努力,好好替本系统打工,我看好你”

      张夜再次捂额,果然这就是打工人的命嘛,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居然还要打工

      张夜思考了会,对系统道:“领取任务奖励”

      “滴,龙窟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发放”

      随后,张夜手里白光闪耀,他手里多出了一支血红色的药剂,里面的药液如同火红的岩浆一般在试管里静静流动,张夜握着龙血强化药剂。

      “系统,这玩意确定不是你用岩浆假扮的。”

      “滴,请不要顺便质疑本系统的业务素质。”

      张夜举起药剂喝下,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血统等级,但只凭言灵来看,自己弱的只配开车,而且言灵被发现后会暂时失效,

      即使有系统帮助,自己的言灵也就只是可以将自己和自己的东西给降低存在,那种情况下他不能去做出任何动静,而且只要有个摄像头或者手机录像他就会暴露无遗。

      张夜喝下龙血强化药剂,之前出现在身体身体中的热流再次出现,龙血再度沸腾起来,张夜感觉困意袭来。蹲在墙角默默的再次进入觉醒。

      再次醒来时已经禁闭结束,而从零号“强奸”雷娜塔的事情过后,房间晚上都上锁,张夜的身体素质经过龙血强化也比之前好了许多,至少可以不用恢复开言灵一个小时,

      言灵效果则是提升到可以将自己隐身,不用像之前一样,做什么事都得防止和人接触,他可以在这个状态打打人,捉弄捉弄他人,但没办法带人隐身。

      只是他还是没有褪皮,原著里蕾娜塔觉醒时可是脱皮了的,那很可能是A级血统的标志。张夜也询问过系统自己的血统等级,系统说他现在的等级在D级之上C级之下,张夜表示如果自己不喝龙血强化药剂,直接就可以当一个安安稳稳的弱鸡了。

      张夜出来后特意挑了一个晚上,护士关闭门时他偷偷跑了出来,在如同之前,把房间的存在感淡化,这样护士们查房时会下意识忽略掉他的房间。这是他喝了龙血强化药剂后才发现能做到的。

      之前他只能做到将房间的存在淡化,护士们如果挨个查看就会发现。现在他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张夜来到护士办公室,里面护士们正在打牌,护士长正在向她对面的护士使眼色,周围护士都在假装没看见眼色,她对面的护士将手里牌一合,手伸到圆桌下面,手里是一张黑桃A,护士长手伸到座下,换了张红桃3给护士。

      张夜看着这群人的自娱自乐心里觉得无趣,为了讨好上司自己也这样做过,但让他很不舒服。

      张夜来到办公室的木桌旁,木桌旁有着一串钥匙,钥匙之所以大摇大摆的放在哪里,

      一是没人敢偷。

      二是放在哪里方便去拿,因为可能随时要给雷娜塔开门。

      张夜将钥匙拿起,来到零号房间门口将门打开。

      张夜进入房间,零号还是被绑在那张床上身上较比之前多了很多铁链。

      张夜的到来惊动了房间里的零号,零号睁开眼睛,眼珠微动,看向张夜的位置,

      张夜一惊,悄悄移动了一下位置,零号的眼睛也跟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零号开口道:“别试了,你之前没被我发现是因为存在感被抹去了,我当时也没想到这港口里有你这么弱的言灵,但只要你被我记住了你的外貌,鬼魂就废了,虽然你现在的鬼魂已经有冥照的基础,但也不可能在我面前藏住身形。”

      “滴,示弱成功,柔弱值+10,剩余债务-41”

      张夜一愣,索性解除了言灵,张夜看向那目光中充满狡黠的零号,张夜无奈的说道:“说吧你找我干啥,如果是谈契约的或者啥四分之一的生命,在下告辞。”

      零号微微沉默,眼珠转了一圈,道:“你之前不是说过嘛,我俩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俩就改交换秘密,你之前说的那个,只是你和雷娜塔的秘密。”

      张夜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就是只狐狸,和你做朋友,我怕那天自己被你坑了还替你数钱。”张夜说道这里微微停顿,仿佛想到什么接着开口道:“当然我可以和你那哥哥做朋友,同时探讨一下废材是怎么养成的。”

      零号眼珠再次转了转,开口道:“我想你告诉我那股特殊恢复你的体力和伤势的能力。”

      张夜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那股力量具体是什么,你换个问题问吧。”

      张夜不可能把系统的事说出去,而且他也确实不知道系统是怎么替他恢复的。

      零号:“那你的血统为什么又提升了?”

      “……关禁闭的时候龙血突然沸腾起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要不你在换个?”张夜有些尴尬道

      “……”零号先是沉默了会,再次道:“那你的言灵?”

      张夜沉默,这次不等张夜再编理由,零号出声道:“好,我懂了。”

      张夜无奈道:“算了,还是我自己告诉你,我的秘密吧,我比较特殊,可以通过一些手段不断变强,但最强能做到什么地步我也不知道。”

      零号看向天花板,同样无奈道:“你不知道的还真多,不过这三个问题带给我的信息也足够了,换我给你说个秘密吧,你想知道什么?”

      张夜一愣。随后激动的像是路人遇上了自己偶像,偶像主动和他打招呼一样。他想了想问出一个自己许久以来的疑惑,“你或那位,你俩加在一起是不是黑王?”

      零号瞳孔微缩,眼神里有黄金瞳在闪耀,仿佛是只犹豫要不要捕猎的野兽,过了会他瞳孔里的黄金瞳渐渐淡去,他平静说道:“不是。”

      张夜缓了缓呼吸,刚刚那瞬间他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如同在草原上的兔子,被天空的雄鹰盯上一样。

      张夜微笑来到零号身边,喂给了他点水道:“事实上,如果你不那么强势,我也挺乐意和你做朋友的。”

      零号微微一笑,开口道:“不这样怎么当老大呢?哥哥已经够柔弱了,如果我再柔弱的话,到时候连港都没办法出去。”

      张夜也是一笑道:“好了,我们面也见了,朋友也交了,接下来我该回去了,上次你干那事后护士们查的可严了。”

      零号没有回答他,而是默默的闭上眼睛。张夜也安静的退出房间。

      张夜出来后,将自己门打开,然后将钥匙挂在门上,然后从里面把门关上门。

      过了会护士们察觉到钥匙不在了,找了会后,查房的护士看见挂在四号门上的钥匙,又看见四号门没锁

      下意识认为是锁门的人忘了锁了门,同时还把钥匙也忘了,没人去怀疑做过手术的张夜会去主动偷东西。

      张夜听见护士把门关上后,安心的睡下了。

      半个月后,张夜凭借着自己看过的碰瓷方法,努力的还清了对系统的债务,也成功吸引了许多人对他的厌恶,他和蕾娜塔被集体孤立,因为蕾娜塔本身就和那群孩子接触不多。

      半个月时间里,张夜通过零号知道,博士的所有实验计划都暂时被放下了,而是在准备转移黑天鹅港,自己也逃过了接着被实验的命运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张夜知道零号那家伙因该知道了天鹅之死的计划。估计一会就会找上自己

      他为什么那么肯定,因为今天早上时……

      “滴,任务发布”

      “朋友的礼物交换”

      “今夜,零号会和蕾娜塔交换礼物,加入他们,与他们交换礼物”

      “任务奖励,柔弱值加二十”

      “是否接受”

      张夜接到任务时激动的手都在颤抖,自从他完成龙窟任务后,他就在没触发过系统任务,系统都很少冒泡了,如果不是自己碰瓷时有系统通知,他都要遗忘自己有个挂。

      他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没一会走廊里响起了圣诞歌的调子,仿佛无数人聚集在那里敲打着钢铁的响板,欢乐安详的调子里整栋建筑开始微微摇晃。

      雷娜塔惊喜地扭过头,小窗中金色的蛇眼闪烁着。

      张夜也从睡梦里醒来,看着这如同地震般的摇晃,起身去拿起自己准备好的礼物

      雷娜塔试着推推铁门,铁门应手而开。黑蛇庞大的身体盘踞在走廊里,它在墙壁上打了个洞,把长尾拖在外面,因为走廊里容不下它这么盘身。

      零号靠在黑蛇身上,双手抱怀,满脸炫耀的表情,就好像大城市里的英俊男孩开着新买的车去接漂亮女孩看电影。

      张夜也在这时默默推开门,看见零号那表情忍不住吐槽道:“喂,你是不是忘了我,别见色忘义啊我说,为什么她那里就有蛇头,我这里就蛇身,而且我这里还差点被它堵住。”

      零号扭头看向他,也吐槽道:“兄弟能陪我滚床单吗?兄弟可以替我生孩子吗?呸,啥也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