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女人心高清下载

      第3章机会

      长随也叫长年,一般指在地主、士绅家长年干活的人,说的直白一点也就是封建时代家奴的一个替代补充,这样讲要委婉一些,也要文明一些。

      但是实际上这种类似于终身的雇佣关系对于当时这个时代来说绝对是一份好差事,至少不用饿肚子,终归在大宅门的庇护下能够活下去。

      特别是如果能当杨大少的长随则更是前途远大一片光明。

      在中国这个国度自古以来便有长幼有序的说法,而且杨家到了杨大少这一代虽说杨老太爷膝下有二子一女,但是作为长子杨大少绝对是日后杨家的家主人选。

      更何况如今杨大少在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日后必然要走从军路线,作为他的长随只要醒眼会做事日后就算成为杨家管家一类的人物,就算将来执掌杨家一方产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道理是个人都懂,但是要求自然也高,否则的话就杨家家中长年的家生子恐怕也不少,就是不符合条件所以杨老太爷才把主意打到了袍哥头上。

      毕竟乡里乡亲的,知跟脚晓底细用起来也放心。

      杨管家找的人其实并不止刀疤勇一个人,事实上他已经找了四五个青龙会的头面人物,原本刀疤勇是进不了他法眼的,只不过顺道也就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来过问一下。

      一听到刀疤勇说起了自家的大少爷杨管家老脸上就是满满的自得,哈哈一笑才眯缝着眼睛自豪道:“昨儿回乡的,刚刚从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说到这儿,他立马就变得严肃起来朝着重庆方向深深的作了个长揖才继续道:“托蒋公的福,学文少爷不仅顺利毕业还被授予了中尉尉官不日便要到重庆赴任,军职官拜正连级!”

      当时的军官军衔体系民国沿用的是美式军衔制度,在中国境内最著名的军事学院便是1924年孙中山先生创办的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蒋仲正(怕被和谐用了谐音)出任校长“。

      又因其校址设在广州东南的黄埔岛,所以又简称黄埔军校。

      黄埔军校建立的目的是为国民革命训练军官,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建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也正是因为蒋仲正身为校长的缘故是以黄埔系出身的军官都被冠以其门生之名,特别注意的是自1926-1949年期间国军中出任师长级以上级别的高级将领几乎达到了67%,可以说其中蒋仲正成就了黄埔,而黄埔军校同时也成就了蒋仲正。

      是以,在黄埔系的军人当中,他们对蒋仲正的称呼一不称呼政职,二不称呼其军职,而是称呼为校长,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蒋仲正事实上在黄埔系中还是很深入人心的。(不吹不黑,在抗日战争中国军序列军队着实为中国的解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黄埔系更是在国军系列中起到了极其重大的作用。)

      除了黄埔军校之外还有一些地方建立的讲武堂,同样也是培养军事指挥官,诸如袁世凯当年在天津韩家墅创立的北洋陆军讲武堂,南京、江西、云南、东三省、湖南、广东等陆军讲武堂。

      这些讲武堂学员学成毕业之后同样也会被授予军职,只不过一般而言级别都均为少尉,军职也是从排级干部做起。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陆军讲武堂于1935年被改编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昆明分校“,由龙云兼主任。

      直到抗日战争结束后,1945年9月,第五分校奉令停办。云南陆军讲武堂、讲武学校共办22期,包括校内举办的各种培训队、班,共培养各类军官、军士约9000人,与创办于1906年的北洋陆军讲武堂(天津)和创办于1908年的东北讲武堂(奉天)并称三大讲武堂。

      杨学文的毕业安排显然打破了惯例,不仅被授予了中尉军衔,军职更是直接提到了正连级干部,可以说无论是在战斗部队还是在后勤系统绝对是已经相当逆天的存在了。

      当然,事实上不仅是杨学文的授衔,但凡是1937年毕业的军校生这一年的授衔都略微打破了常规,杨学文的军事素养拔尖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正是同年在卢沟桥发生的77事变标志着日军正式侵略中国。

      因此正值用兵之时,一个国家对军事指挥官的需求也就越大,诸如杨学文这样的军校毕业生被破格提拔也就是顺理成章之事了。

      刀疤勇自然不懂什么上尉、中尉之类的军衔,不过他到时听清楚了正连这个军职名词,不由得眼睛睁的老大不敢置信的问道:“正连长?”

      如今的四川虽然还算的上一片净土,但是对于整个中国来说其实自从清朝中叶开始就一直没有太平过。

      最初是成都浩浩荡荡的保路运动,紧接着就是张献忠屠四川,然后又是耳睹能详的三代会作乱,再到如今的刘氏家族割据一方,可以说除了大规模的战争没有爆发之外四川的百姓一直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也正是多年以来的压迫就造成了四川袍哥当头的局势,毕竟人是群居动物,有了压迫自然就会反抗,从而便更加的拉帮结派报团取暖。

      袍哥虽然牛逼这话不假,但是面对军队还是弱了三分,特别是家里有人在军队中供职的士绅更是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主流。

      毕竟一切民间武力在枪杆子底下都是纸老虎,子弹一扫任凭仗着三头六臂也要歇菜。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一直就流传着一个道理,有权就有钱,有钱无权皆为浮财。

      说到底只有有了权力才能保护财产,否则一切都是浮云。

      就射洪县而言,常备武装也就一个团的兵力,而杨大少从云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就直接被授予正连级军职简直几乎可以和县里很多大佬平起平坐了,着实是让刀疤勇倒吸了一口冷气。

      与此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他附庸于杨家的决心。

      如是刀疤勇对杨大少找长随的事情也更加上心起来,鬼使神差的就想起了刚刚戏坤介绍今日找他拜袍哥的刘东明来。

      一来是刘东明的年纪刚刚好,二来正如戏坤所言,刘东明念过书,他虽然不知道刘东明到底念得如何,可哪怕能粗通文字也绝对能够打败大多数人,如此一来被杨家选做长随的机会无疑有了不少的加分项。

      如果刘东明果真做了哦杨大少的长随,那么他这个介绍人自然好处不少。

      他正盘算着怎么和杨管家说,旁边杨管家已经笑着开口了,说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家少爷是谁!哎呀,刚刚毕业就当了连长,再去了重庆在委员长名下磨炼几年指不定就能升团长,到了那个时候……呵呵呵!”

      杨管家不知不觉已经陷入了满脑子对杨家未来辉煌的企盼中,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这一刻都舒展了许多,仿佛年轻了几岁似的。

      等到杨管家从幻觉中清醒了过来,刀疤勇才上杆子赔笑道:“杨管家,你别说我这儿还真有一个兄弟适合!这位兄弟年岁刚刚好,最关键的是身家清白,以前还是书香门第,是位念过书的小相公,我本来打算着让他帮忙在码头上当账房算账的,如今看来这是老天爷都知道大少身边缺人要让他跟着大少走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