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楚妘像是很热,她另一只没被束缚的手往脖子处扯了扯,露出一片雪白肌肤。

      她的锁骨精美,肤如凝脂,权卿扫了一眼便慌忙移开了。

      “肤浅。”

      “女流氓。”

      “休想用美人计。”

      只说了这么三句,他躺在一侧,把被子盖在楚妘身上,直接挡住了她的唇,只露出鼻子上半部分。

      后半夜他想起楚妘嘴唇柔软的味道,嘴角疯狂的上扬。

      “既然你今天让我亲了,那我也不能委屈你,就……勉勉强强让你抱着睡吧。”

      权卿往楚妘靠过去,伸手搂住她的腰,温润玉体在怀,他更悦喜了。

      “既然是我吃了亏,那我再亲一口不为过吧。”

      不似前先的啄,他动作轻柔,像是品味世间最好的美食,缠绕无尽绵延。

      甘甜酒香似是点缀上昙花木香,很好闻。

      “不能再亲了,再亲你该得逞了。”

      夜已深,耳根红血的权卿才满足搂着她入睡。

      次日。

      红烛已经熄灭,暖和晨光透过窗子照在床帐上,楚妘感觉脑袋昏沉沉,睁开眼时有点懵。

      之前她喝如此多酒都没醉,怎昨夜喝了几杯就醉成如此了呢?

      莫不是受原主身子影响?

      看见她醒来,上刀山连忙倒杯水过去。

      “主子,来,喝水,感觉身子有不舒服吗?”

      水润湿干涩的喉咙,楚妘缓过来,看向上刀山问:“昨夜我是如何回来的?”

      她昨天因为不知道权卿是什么心思,便去府邸问她那一百零一位美男子。

      平日女子做什么能让男子开心。

      按道理她应该在府邸醒过来,怎么会权府?

      上刀山:“主子,昨夜驸马带兵至府邸,将您带了回来。”

      楚妘:“带兵?”

      上刀山:“嗯。不过主子放心,有王爷在,驸马他没对府邸的美男门做什么。”

      顿了顿,上刀山又开口:“只不过,主子,王爷说得尽快遣散美男们,不然以驸马的性子,迟早要踏平府邸。”

      昨夜的那个阵仗,大楚王朝实力最强的锦衣卫全都出马,上刀山觉得踏平府邸对权卿来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楚妘:“……”

      一百零一位美男子她还没看厌呢,再说了她还打算过几天给他们搞个秀,让他们竞争角逐一下,选个团的。

      遣散是不可能遣散的,如此养眼的男子,是眼神不好还是脑子不好,为什么要遣散?

      不过以权卿动不动就剿灭的性子,楚妘是相信他有能力踏平府邸的。

      按了按太阳穴,楚妘很无奈开口:“我知道了。”

      【叮咚——】

      【目标对象开心值+20,目前总任务进度为20\/100。】

      “?”

      任务进度提示的机械声音响起,竟让楚妘有些错愕。

      难不成权卿是延迟满足感型的大佬人物?

      前几天她助他消灭一部分阻碍,现在他才良心发现感到开心?

      “下火海呢?”楚妘问。

      上刀山:“主子,下火海在府邸安抚那些美男子。您现在要把她召回来吗?”

      楚妘:“不用了,替我更衣吧。”

      权卿上完早朝回来时,楚妘正在吃早饭。

      她完全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和之前一样怡然自得吃着莲藕粥。

      看见他回来时,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做反应。

      倒是权卿,感觉到她的冷漠以为是自己昨晚所做事情败露,有些心慌。

      他坐在她一边,询问:“你在吃什么?”

      “粥。”

      “我知道,我是问……”

      “知道你还问。”

      “……”

      权卿被她的话给堵住了,他的确是没事找事。

      他平日里很少说这种话,可他就想试着和她过过平常生活。

      愣了下,感觉嘴上突然多了个东西,他眼眸转动,瞧见楚妘正将汤勺递到他面前。

      “权卿,吃吧,很好吃的粥,没毒的。”

      记事以来第一次被人喂的权卿缓缓张开嘴,甜糯的粥落入唇齿间。

      楚妘:“怎么样?还合胃口吗?”

      权卿:“嗯。”

      楚妘:“再来一勺,乖,张嘴。”

      你一勺我一口的,权卿本不饿倒吃得也不少。

      【目标对象开心值+5,目前总任务进度为25\/100。】

      听着系统的声音,楚妘觉得自己想得没错。

      权卿就是那种“先给一个巴掌再给一颗糖”他会开心的人。

      不过这种人会很难相处,套路用了一次后,他可能就有了防范。

      吃了个早饭后,权卿便被人叫走了。

      后面中午和下午时间,楚妘都没看见他。

      直到夜间,她刚准备回房歇息时,看发现床榻上躺着一个人。

      是权卿。

      他身形颀长,躺的笔直,阖着眼睛,气息平稳倒是像睡着了。

      站在床榻边片刻,楚妘才轻缓绕过他爬上去。

      两个人盖的是同一张被子,他早些躺上去,这被窝倒是暖和不少。

      夜色并未深,楚妘平日都是晚睡晚起的,她现在困意并不足。

      虽与权卿同眠已然好多日,但楚妘从出生起便是一人睡,她还是有些不习惯有人在她身旁。

      许是有些不明所以的心烦意乱,直到后半夜楚妘还是睡不着。

      感受到身边的人蹑手蹑脚下了床榻。

      片刻,楚妘睁开眼发现他正坐在凳子上,拿着一本书,在认真看。

      大半夜起来看书?

      这也真是刻苦了。

      他穿着一件白色里衣,坐姿端正,摇曳的烛光照耀他的侧脸。

      棱角分明的侧脸,本是坚硬俊脸,可眉眼间却带着点病态感。

      楚妘记得他好像是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不过她嫁到这里,除了偶尔听到他咳嗽声外,其余没看到过他身体抱恙。

      红蜡渐渐燃灭,权卿也放下书,再度走向床榻,他坐在床榻上,盯着她的容颜。

      被盯得心慌的楚妘假意睡醒,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唔……你怎么醒了?天亮了吗?”

      准备偷亲的权卿差点被抓到,他别过头,声音尽可能清冷。

      “还没,我方才只是口渴难耐,便起来喝了口水。”

      “……这样子啊,那继续睡吧。”

      楚妘呢喃一句,翻了个身就听到了男子像是鼓足很大勇气的声音。

      “我可以亲你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