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污二维码

      黄石老师终于去村子里采购完食材,骑着三轮车回到蘑菇屋。

      “呦,毛毛来了,彭彭你俩过来给我搭把手,咱们把这个架子搭起来。”

      何灵:“好好的搭架子,干什么?你这是又打算做什么好吃的?”

      黄石:“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这次打算做熏肉呢,一会儿我带着两个孩子再去劈点木材,趁现在天气还暖和,把肉熏好。咱们能吃一整个冬天。”

      “肉?哪儿来的肉?”何灵一头问号:“黄老师你疯了吗?咱们的经费就剩153块钱了,全买成肉,后面日子还过不过了?”

      一项擅长精打细算,跟节目组斗智斗勇的何老师连忙出声劝阻。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节目组的坑爹之处,为了给嘉宾增加难度,除了初始的150块钱经费之外,节目组不提供任何物资。

      所有的东西嘉宾都要从劳动中直接获得,或者通过劳动换取金钱,再向村民购买。

      “刚才我出去刚好碰见导演组说这一期嘉宾给带了头野猪当见面礼猪呢?”

      毛毛:“马上,马上,然哥已经去找了。”

      弹幕:哈哈哈,天天在村子里,一向爱吃的黄老师,听说有肉,立刻连架子都准备好了,笑死我了。

      ……

      另一边。

      张悦然刚刚踏进林子里,就立刻向系统购买了高级猎人技能。

      同样50点的实惠价格,但张悦然感觉立刻不一样了,原本还有些搞不明白方向的林子,立刻变得熟悉得如同自己家一般。

      他甚至可以从地上的脚印分辨出野猪不止一头。

      根据脚印的大小直径,应该是一整窝,两只大的三只小的。

      不过三只小的跟其中一只体型稍微小一点的野猪脚印比较旧大约是四五天前,而最大的那只野猪的脚印,却看起来很新。

      根据灌输进脑子里的猎人经验,这头野猪应该是一天之内来过这里!

      张悦然人本来只是打算进山里碰碰运气,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发现了野猪的踪迹。

      这跟白捡有什么区别?

      “师傅,走这边。”

      张悦然寻迹到,最大一头野猪的路径,冲摄影师傅招了招手。

      李勇皱起眉头,默默关掉摄像机,本来以为只是进来做做秀,没想到这明星还真有两把刷子?

      不过这样还是太莽撞了,李勇叼起一支烟,谨慎的提醒道。

      “你确定要挑战这头大家伙吗?我不得不提醒你,根据我的经验,这应该是一个成年的雄性个体,体重保守应该在400斤左右,平时狮子老虎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

      我知道你们明星都喜欢作秀,咱们不行的话,在林子里多转几圈回去的话,我给你好好剪剪配上音乐,保证足够惊险刺激,咱们就不折腾了,行吗?”

      张悦然眼睛一亮,本来还以为导演组为了塞人强行吹牛,没想到还真是一个懂行的。

      “我知道,我还知道这头野猪的右后腿受过伤,应该是村民们放的捕兽夹。”

      张悦然指着脚印开始分析。

      “你看他的脚印唯独右后腿这一处比别的几处踩的都浅一点,这就是证据,应该没有好彻底,放心,我有把握。”

      李勇:“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没跟其他几头野猪在一起吗?万一碰上野猪群,那咱俩今天都得交代在这里。”

      张悦然轻松一笑:“师傅,你这是故意在考我吗?亚洲野猪虽然一般都是集体行动,但是成年的雄性野猪是个例外,基本上都是渣男,孩子一生下来就跑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单独行动。

      你看这些脚印,他应该跟另外四头野猪分开有几天了。”

      被张悦然这么一说,李勇原本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他倒不是怂,主要是狩猎这种事情,最忌讳外行人凭一腔热血轻易犯险,野兽就是野兽,可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情面。

      对方是个行家,这就好办,最起码知道进退。

      李咏把烟头在溪水里熄灭,重新打开摄像机:“行,你懂行就好,那就都听你的。”

      于是张悦然李咏一前一后,再次重新出发。

      从节目组借来的那根短矛,被张一然当成探路拐杖,每走一步之前都拿来在地上来回搂一下前面的野草,还不忘转身对镜头解释一下。

      “大家看,这就叫打草惊蛇,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彩云省,这里因为纬度较低,是各种爬行类动物的天堂,他们一般轻易不会攻击人,大家在林子里走的时候拿根棍子在前面开路,能够有效的防止被蛇咬伤。”

      节目播出的时候,这一段弹幕疯狂涌动。

      “原来打草惊蛇是这么来的,学到了学到了~”

      “没错,我也是彩云省的我们去林子里的时候也都是这个样子。”

      “这不是前段时间爬楼那个作死哥吗?真是厉害了,来参加个蘑菇屋都不安生。”

      “好好的乡村慢生活节目,愣是被他搞出了荒野求生的感觉,我喜欢。”

      ……

      顺着溪水,两人又向上追溯了差不多三公里左右,才因为上游土质较硬的原因,终于失去脚印的踪迹。

      弹幕:“这下完啦,没脚印了。”

      “黄石:我架子都准备好了,你们就空着手回来了?”

      “这没办法,还是回去吧?总不能在林子里乱窜吧?走丢就麻烦了。”

      不过观众没办法,不代表张悦然也没有办法。

      野猪不同于小猫小狗之类的其他动物,因为皮糙肉厚的缘故,在树林里,从来都是横冲直撞的主,根本不怕被树枝之类的东西划伤。

      张悦然在周围寻觅一圈,终于在旁边一个矮灌木上发现野猪的毛发。

      “看我找到什么?”张雨然抓着野猪毛展示在镜头下。

      “这个应该就是野猪在林子里走的时候,在被灌木刮掉的毛发。

      我刚才检查了灌木树枝的断口还很新,野猪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处,从现在开始起,我们要放轻自己的脚步,摄像师傅,你也注意跟我保持一点距离。”

      李勇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自己明白。

      等张悦然走出去差不多三四米的时候,才轻轻移动脚步跟了上去。

      ps:各位亲爱的读者大大们,甭管什么票,随便赏点吧~

      但凡每天我能收到一个人投票,我都保证每天三更好不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