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丝边丝袜

      “我不借,不借啊!”

      李健嗷嗷乱叫,想要逃跑,可赵粼的双手,却如同铁钳一般,将其紧紧的锁住,不让他跑!

      无奈之下,李健只好运转功法,顿时,在其周身,褐色的灵力光芒开始疯狂汇聚。

      “化山诀!”

      李健催动功法以后,整个人开始做出改变,其肉身,逐渐变得坚硬、出现棱角,整个人宛如化作一座坚固石雕一般。

      同时,冯冥的攻击终于到了!

      只听砰的一声,火球撞击到李健所化成的石雕,顿时整个石雕的胸口都被火光擦亮,散发出晶莹光辉,宛如玻璃一般。

      “啊!好烫,好烫好烫好烫……”

      李健解除了功法,开始不断的在原地踱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他胸口的衣服,早已被火球攻破,留下一个圆形的破洞。

      “大师兄,你无耻,居然又拿我当挡箭牌!”

      简简单单一个“又”字,不知道出了李健多少心酸。

      也难怪,他会对“捡大师兄的装备”有一种近乎偏激的执念……

      赵粼嘿嘿一笑,拍了拍李忠厚的肩膀:

      “师弟,多谢了!”

      李健:“你滚,你滚啊!”

      “师傅他老人家,太偏心了,他将厉害的功法与法宝都给了你,只留给我一部用来防御的功法,还被你拿来当挡箭牌!”

      赵粼有些怪罪地道:

      “诶、我就觉得,师傅的点子很好。咱们师兄弟二人,一个擅长攻击,一个专注于防御,简直是最强组合啊!”

      李健:“快闭嘴吧大师兄,算我求求你了!”

      ……

      冯冥一击,未能取赵粼性命,但却对冯冥与李健,各自造成了不小的伤势。

      那尸傀,又是几道火球吐出,很快破开了二人最后的防御,将其打得狼狈不堪。

      赵粼心中一万个不服,大声叫嚷道:

      “冯冥,你这个卑鄙小人,只会趁人之危,敢不敢光明正大的和我打一场!”

      他骑着傀儡快速飞向赵粼,火云狮骨尾一钩,将净月精华重新夺了回去。

      冯冥嗤笑道:

      “呵呵,你觉得,我会给你机会吗?等我解决了江梦婷二人,立刻就来杀你!”

      楚斌尽量让自己处于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在暗中偷偷的打量着冯冥。

      倒不是他对冯冥多感兴趣,而是那净月精华,此时正躺在冯冥腰间的储物袋中。

      楚斌琢磨道:

      “有前世的魔术功底,凭我的袖里乾坤术,悄无声息的将冯冥的储物袋掉包并不难,眼下最要紧的问题是,如何接近冯冥而不被发现。”

      楚斌已经想好了,既然打不过那就去偷!

      反正那冯冥也不是什么好人,偷他东西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接近冯冥,很可能会被对方发现目的不纯,引起提防之心,那样的话,掉包储物袋的计划自然也就无法实施了。”

      楚斌正想着,应该如何接近冯冥,却发现对方正骑着火云狮,不断的朝江梦婷吐着火球。

      江梦婷本就消耗严重,此时为了抵抗火云狮的攻势,略显狼狈,她发髻有些凌乱,额头上也沾满了香汗。

      楚斌眼睛一亮,心道机会来了!

      “江梦婷,将九色莲子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冯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往死里得罪了,那干脆也将对方的价值与机缘榨干!

      在火云狮的不断攻击下,江梦婷终于挡不住了,不得不从储物袋中将一支七色毛笔祭出。

      只可惜,这七色毛笔似乎并非江梦婷的法宝,此时她将此物祭出,却没能发挥出此物本身的力量,而是凭借毛笔自身的强度,为她挡下了两道火球的攻击。

      咔擦!

      在连续挡掉第五个火球后,七色毛笔终于承受不住了,笔杆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这下,又要欠她一个人情了……”

      江梦婷有些肉疼的收回了毛笔,这时候她灵力已经恢复了两成,开始运转身法躲避火球的攻击。

      几番攻击下来,火云狮傀儡的核心部位,深邃的紫色晶核逐渐变得黯淡起来,显然是消耗过大所致。

      冯冥有些肉疼地道:

      “这样三番五次的攻击,对尸傀而言,消耗太严重了…等我得到九色莲子后,便立刻返回宗门,让长老帮忙将尸傀重新炼制一番,避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短暂的思考后,冯冥开始减弱攻势,火云狮攻击的频率顿时降低了许多,这也给了江梦婷一阵喘息的机会。

      不过,在没有了七色毛笔的帮助后,江梦婷每次抵挡火球,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很快,自身的灵力便再次被消耗一空了。

      “该死,这火球不要钱的吗!”

      江梦婷再次挥舞长剑,斩出两道青色剑芒,将迎面而来的火球斩成两半。

      然而,这一击她也并不轻松,当剑芒与火球碰撞到一起,江梦婷的身形顿时被余波镇得倒退数步,她将长剑插入地面,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了就在下一刻,另外一颗火球,散发着更加强烈的波动,迎面袭来!

      那火球的形状,在江梦婷的双瞳中不断的放大着,如此近距离下,她甚至感受到了火球的炽热温度,可她,却再也提不起半点的力气了。

      怎么办……

      江梦婷犹豫了。

      如果再次祭出七色毛笔的话,恐怕后者同样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击,一击之后,这件法宝算是毁了,那样的话,这个人情我可就欠大了……

      可若是不祭出毛笔,以我仅剩的灵力,恐怕抵御不住这种程度的攻击了……

      江梦婷手中紧紧捏着七色毛笔,陷入犹豫。

      她并没有指望灵山宗的同门能够站出来帮助她,因为江梦婷很清楚,这种层次的战斗,外人很难插手。

      就在她下定决心要将七色毛笔祭出时,突然间,感到眼前一暗。

      江梦婷愕然抬头,赫然发现,一道略显清瘦的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一瞬间,江梦婷的目光中,不禁多出了一抹暖意:

      “楚…楚斌道友?”

      回应她的,是楚斌不太熟练的结印动作,以及他从储物袋中取出的一张符纸。

      “还好,赶上了。”

      楚斌嘴角轻启,在其面前,一张符纸燃尽,一道圆形护罩突然形成,迎上了对面的火球!

      砰!

      火光四射,大量的烟尘弥漫开来。

      火球与护罩碰撞到一起,形成强烈的音波,导致楚斌与江梦婷同时陷入耳鸣。

      世界仿佛安静了。

      很快,楚斌因为阵阵耳鸣,变得龇牙咧嘴起来。

      而在其身后,江梦婷则是望着眼前这道略显消瘦的身影愣愣出神……

      旋即她面色一柔,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火光照耀下,这道在危难关头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已是在江梦婷的心中,留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象。

      她望着这个明明实力比自己还要弱上几分的家伙,察觉到,多年前,曾有过一道心碎的痕迹,如今,已是被另一束光芒给照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