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色版

      “一斩贯通东西,基地变通途了。盟主大人,早知有这招,又何必那么麻烦呢?”看着面前这条因为外力强行介入而开出的道路,雄霸不得不惊艳这一斩的威力。

      “是啊!盟主,有这等实力,应该早拿出来才是。”

      “万古,他们是谁?如此多的强者,为什么本座从来没有见过?”斩击的源头处,上百位强者对基地的布局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见不少人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这些强者优越感顿生,高傲的抬起头,语气中充满不屑,手不断的对着众人指指点点,让雄霸等人心下不舒服。

      “盟主,他们是谁?都还未到圣贤境界,不过是神座而已,这种态度。。。哼!”

      “万古,这又是哪一方的势力?之前咋没有听你说过?是你们圣权所隐藏的力量?终究还是弱了些。”

      “盟主大人,我感觉到了星力波动,而非灵力波动,这群人的来历,不简单啊!”来自于不周天的无敌感觉到熟悉的能量,他的话一出,让不少强者闻之变色。

      “哈哈哈!来了,终于来了。各位,欢迎来到无法无天。”一道声音从基地深处传来,人未至而声先到。

      “谁?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大胆鼠辈,何必缩头缩尾,做一只缩头乌龟,还不快现身。”

      “是幽冥,这声音本宫记得,化成灰我都记得。没错,这声音就是幽冥。”

      “哈哈哈!你就是幽冥是吧,看来不需要我们另外寻找,今天定让你有来无回,今天就是你幽冥的死期。”

      “幽冥小儿,本尊在此,还不快出来受死。”

      “呦,真没想到啊,我是如此的受欢迎!不急不急,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事情要一点点来,一点点做,你们这群人来自于曙光大陆域外星空吧!”

      “妖孽,俺老孙来也!”

      “幽冥,两界的规则决定了,各自的法力到了另外一界是无法发挥出真实战力的,并且是相互排斥的,他们现在之所以还有星力这种异常法力的存在,应该是进入本界的时间不会太久,目前身上有特殊的法器等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弱,最后与普通人无异,若到那时还不离开,需要从头开始修行。”

      “大人,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拖了越久,他们也就不足以成为威胁了。”

      “哈哈哈!你们知道了又能如何?可惜呀,你们出来太早了,否则我们还真的无可奈何。幽冥小儿,出来受死吧!”

      “一边呆着去,和你们域外星空这笔账,过后再说,放心,只要你们不离开这法阵范围,你们身上的星力就不会有变化。在曙光大陆,老子就未怕过你们,在这里,就现在,老子就更不怕你们了,神境以下如狗,神境之上又不是没有杀过,今天既然来了,就不用离开了,我们之间的帐,也要好好算一算了,但是这笔账先压一压,其他事情先解决再说。帝师,雄帮主,你们今天就不应该来。”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基地深处一行人缓慢地向众人走来,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众人面前,在场中有不少人不认识这一行人,或者无法认全全部人员。

      帝师见到众人的反应之后,主动为其他人介绍:“各位,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所有罪恶的罪魁祸首,幽冥,在他之后之人分别是刀无柄,剑无锋,随风,闲云,禁,罚,齐天大圣,瑶姬,修缘,晨曦,玲珑。。。”

      “哈哈哈!幽冥,就你们这些人,想抵挡我千万大军?”

      “那个。萧大哥,帝师啊!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那个。刚才那斩的威力。。。”龙战有点不自在,说话顾左右而言他。

      “龙战,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我们是天选者,不就是挂一回吗,怕什么?”步惊云感觉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龙战,莫将游戏当现实。

      “好吧,我就不打破你们的幻想了,刚才那一斩真的不咋样啊!我们泡茶都泡了好久了,看你们一直在那附近转圈圈,转圈圈,就是不进来,正好大圣看到有人来了,并且一直在聚功,这是发大招的节奏啊!所以老大就让法阵开了一个口子,目的就是放你们进来,否则的话。。。也别不高兴了,我们也是来自曙光大陆,老大也杀过神啊!”龙战见帝师等人眉头紧皱,还未从死胡同里走出来,善意的捅破了他们的幻想。

      “龙战,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帝师,还记得当初我们一行人在本界入口时,所做的约定吗?”

      “记得,当然记得,两大势力,我们代表了天选者一方,权勿用他们代表了神族,共同定下了一个规矩,不管曙光大陆立场如何,这是一个新的世界,各自为战,各凭本事。幽冥,怎么,有问题吗?”帝师思前想后,没发现有任何的毛病,不解的问道。

      “既然明白,那你们今天就不应该来。”

      “理由?”

      “因为今天主要要解决的,是他们的问题,是域外星空的问题,之前我让龙战提醒过你们,希望你们二位不要参与此事,若非看在我们是老乡的面子上,他们今天就甭想进来。”

      “笑话,幽冥,就凭你这些破阵?想要拦住本尊。。。”

      “圣贤我都能绞杀,更何况你们这些神座了,之前他们所遇到的法阵,只发挥了最基本的威力。龙战,你没有提醒他们吗?”幽冥转头望向身边的龙战,希望后者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老大,这事可不能怪我哦,在这里你是我的老大,我自然按照你的命令来做,但是回到现实之后,就老大和我的关系一样,是上下级关系,我也只能代为转告,只有建议的权利,没有命令的权利,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他们不听,我也没办法啊!老大。”龙战是左右为难啊!两头都是老大,自己谁也得罪不起,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啊!

      “也是,那就先解决你们的问题吧。帝师,雄帮主,你们两个来找我,应该不是为了同一个问题吧,你们猜拳决定,谁先来解决和我之间的问题吧!”

      “国家,国家,有国方有家,国在家之前,我们为的是自己的私事,他们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公事,所以,公事为先。”雄霸主动让出了优先权。

      “哈哈哈!雄帮主,承让,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幽冥,主世界,曙光大陆和圣字纹界,你都有去过,你认为哪一个世界更让人容易接受?”

      “帝师,先声明一点,主世界,我没有真正进入过,就天上人间那个交易区去过几次,其他的主世界空间,我是一个都没进入过,所以。。。”

      “老大,话可不能这样说,十多年的时间,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吧?”龙战天生反骨,落井下石是他的拿手好戏。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但并不妨碍我对三个游戏世界的判断,帝师,说些具体的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也是很擅长的噢!”幽冥最讨厌和帝师这种人说话了,拐弯抹角,挑三拣四,扯东道西,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一两分钟可以说完的,非要一两个小时搞定,那叫一个累啊!

      “幽冥,按照我们春秋国一般人的习惯,这三个世界同时让你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世界?”

      “主世界啊!无限复活,现实币玩家,装备亮闪闪的,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装逼首选啊!”

      “幽冥,我们和你说正经的。”

      “萧兄,我也是说正经的,你去问下所有的国人,让他们一出生就是骷髅,你愿意啊?我相信搁谁谁都不愿意,要不是当初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我失忆,否则,我直接甩手离开,怎么可能还在这个世界呆着?等到我记起来的时候,已经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少年,本姑娘那先声明一点,这件事情和系统无关,具体的你要问QQ,原本你是可以和帝师他们一样的,一进入这个世界就是血肉之躯的强者,不用从骷髅做起的,QQ觉得你应该需要试炼,所以嘛,就。。。”玲珑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作为一个系统精灵,有职责,有必要,有义务为系统辩护,揪出幕后真凶。

      “好,好,这笔账,我先记在小本本了,下次见到QQ,我再找它算账去,今天不谈这事。帝师,你觉得我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这只是小细节,不会在意的。。。”

      “我也是一位春秋国合法子民,我在意。”

      “去掉外貌这一选项。”

      “水的问题。”

      “这不是问题,这个世界本来就缺水,水更是修炼资源,若是他们来了,反而更会珍惜现实世界的水资源。”

      “好吧!如果剔除掉其他一些不符合国人审美等问题,那么就这三大世界而言,这圣字纹界更适合我们,腾云驾雾,御剑飞行等等,这些只存在于神话小说里面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中完全可以实现,而不像另外两个世界一样,有诸多的限制,何况,这就是一个神话世界,一个完全由冷兵器构成的世界,不像主世界,科学与神话共舞,冷兵器,热武器,玄幻魔法等等,虽然精彩,但这不是春秋国的风格。”

      “哈哈哈!好,幽冥,这么说你也同意,这个世界更适合我们春秋国了。”

      “首先,你要解决我之前所提出的几个问题。帝师,雄帮主,你们请先记住一点,现在的现实主流社会是什么?头可断,发型不能乱;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擦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终生属破摩托的,欠踹!找个媳妇属螺丝钉的,欠拧。帝师,还要我再举更多的例子吗?”

      幽冥他们的对话,让其他人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脑袋中的浆糊都可以煮成一锅粥了,这是在听天书啊!

      “帝师,幽冥,你们在说什么?怎么我一句话也听不懂。”

      “万古,如果听得懂,你真就成了万古了。”雄霸不解释,越解释只会越乱。

      “幽冥,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有开启直通通道的方法,你是否愿意为之努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