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短视频下载

      刘长远说:“李姐,你看这事太大,不是我一个小孩能做主的,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总觉得应该让人家有个思想准备,太唐突了不好”。

      李玉凤指了一下桌上的电话机,“这儿就有电话,你去打吧,我去一趟卫生间”,说完她将门带上走了出去。

      刘长远先掏出通讯记录本,找到张锦凤的办公室号码,拿起电话播了过去,接电话的正是她本人。

      一听是刘长远的电话,知道肯定有事,就问了安排在什么车间,干什么工作。一听是锅炉工,那边的张锦凤就皱起了眉头,觉得自己的干儿子,干这个工作有些掉份。

      接着就问刘长远打电话有什么事?刘长远也没隐瞒,就把李玉凤在养猪厂的职位,通过报纸看到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想通过干妈你将她的弟弟,调到保卫科的事说了一遍。

      张锦凤回答:“这件事听你干爹叨咕过,不是人满员的问题,而是他和另外一个人只能录取一个名额,那个人多少有点背景,但还影响不到你干爹我们俩。

      既然这个李玉凤想要过来,就让她晚上过来吧,正好和她谈谈你的事。在厂里她肯定能说上话,帮你将岗位换一下,烧什么锅炉,那东西很危险。

      你们单位的一二把手,我也都熟悉,为了这点小事打招呼,显得我太不值钱了,等将来电大毕业后,定编的时候再找他们”。

      刘长远说:“咱们的关系恐怕他们已经知道了,昨天在通勤车上,副厂长王一民也看了报纸,恐怕一打招呼我的事就能成”。

      张锦凤说:“怕什么,反正不是我求的他们,也不用领这个情,你干好你的工作就好,不要去挼清这里的关系,你崭时还没有这个能力驾驭”。

      结束了和干妈通话,心里才算落了地,同意李玉凤去她家,估计这件事就看李玉凤的啦,她如果给自己安排个好工作,她弟弟的事那就能板上钉钉,否则那就不好说了。

      过了几分钟,李玉凤进来,问刘长远打电话的情况,是否同意自己去拜访?然后一种期待的目光,等着刘长远的回答。

      刘长远说自己没有程志峰的电话号码,给他妻子张部长打的,两个人在家讨论过这个事,让她可以去家中坐一坐,但不要买什么东西。

      最后这句话,是刘长远自己加上去的,为的是显示出干爹和干妈的高尚节操,不给人留下话柄。

      李玉凤的意思,拿什么东西就不要刘长远操心了,自己懂得这里的规矩。谢谢他这次的帮忙,以后在厂里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她。

      刘长远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自己替她办成了事,还不是那么和善,多少还有些气势在里面,觉得比自己还是高一个层次。

      刘长远踱着步,走回了车间,看到人们刚开完会,从电工房的前面回来,没有开会的场所,只好在电工房前面的空场上,做了临时会场。

      因为不知道什么情况,就问道杨绵荣开的什么会?杨绵荣告诉他,定的是学习司炉工人选,明天到职工学校学习的名额,然后考取司炉证。

      刚开始有你,看你去厂部迟迟不回,指导员就说那就换个人选,结果不是初中毕业的牛立平讨了个便宜。

      刘长远显得心情很低落,但内心是不在乎的,估计用不了三天,自己的工作就会调整,可他想不明白,这个罗克亮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呢?

      上一世两个人也很少交集,说话的时候也不多,直到一年多后他调离工厂,两个人再也未见过面。

      有了司炉证,以后就可以带班,每个代班的要多出三十块钱奖金,在当时就是一条好裤子的钱,上一世刘长远是享受这种待遇的。

      由于工作区域也没施工完,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工作安排,人们就三五成群的散放羊,谁愿意上哪儿溜达都成。

      刘长远就去装修队,看刘春剑他们干活,他故意接触刘春剑,目的是接触二丰,好为以后在杜台开超市做准备。

      刘长远故意和刘春剑闲聊,还在一旁帮着干点活,两个人越聊越近乎,说有机会找个地方好好喝一场。

      刘长远说那就由他来安排,刘春剑忙说你一个月才挣几个钱,我两天挣的抵上你一个月了,还是我来请客,顺便将杜台的两个好哥们叫上,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以后有事好相互照应一下。

      最后锁定时间就定在这个周六,地点就是四姨家前面的杜台饭店,还有两天时间,也就是转瞬就到的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