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少女游戏

      艾曼撒娇着说:“艾曼不是夫君你的守家犬,艾曼命魂圣兽可是可爱的小白虎,兑金白虎圣兽,家犬且能与白虎相比较,这跟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物种,你的乖宝贝宠物艾曼,可是家宅镇府圣兽女妖精。”

      圣闲笑语:“人生在世,能养出家宅镇府圣兽,以镇家宅府邸气运,实在是我圣闲运道福气也!”

      说话的圣闲,手上出现一纯金细链十厘米宽,镶七彩宝石带倒刺的法宝项圈,带在艾曼脖子上,微笑着问:“心爱的小宝贝,喜欢不?这是我为宝贝宠物准备的无绳项圈。”

      艾曼微笑着讲:“喜欢,夫君你居然给心爱的艾曼纯金细链镶七彩宝石带倒刺的法宝项圈,艾曼做夫君你的乖宝宝宠物,听夫君你的话,上天厚恩于我艾曼,赐予我这么好的夫君,艾曼诚心诚意的感谢上天恩德。”

      圣闲笑语而言:“爱你很辛苦很劳累,可是我愿意,毕竟能拥有自己所爱,也爱自己的女人,这缘分一般人很难祈求得到,我很感谢上天给予我的福缘。”

      薛焰悠然醒来,看着在街道上,还在赤身裸体的白莹,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艾曼微笑着来到薛焰身前,微笑着讲:“爱她,就为她努力,拼尽全力,奋斗到惨绝人寰,努力至悲痛欲绝,那就是真爱。”

      薛焰哭泣着对艾曼讲:“谢谢!”

      艾曼微笑着讲:“我也会教白莹生存之道,这是对你们人生中,最后的羞辱,恭喜你,从今以后,你的命运,我佛善义,替你改了。

      当然了,前提是你自己得努力,如若不然,你所吃的苦,所受的羞辱,在今后的岁月里,会无限循环,直至被无尽时光,折磨痛苦悲惨把你们都磨得灰飞烟灭。”

      白莹赤裸着身体,来到薛焰面前,眼泪滑落着问:“你还爱我吗?”

      此时的白莹,小声哭泣着,没有人能理解,她只是为了生活下去,有能力炼气修仙。

      金方道长递给白莹一枚聚气丹,白莹却把聚气丹,喂到了薛焰口中,接过了艾曼递来的硬币银卡,放到了薛焰手里,转身就要离去!

      薛焰跪了,跪哭着喊:“白莹,我爱你,别离开我!”

      白莹落泪而语:“我是妓女,我身体脏了,早已经不洁净了。”

      薛焰跪爬着抱着白莹的大腿,哭喊着讲:“是我自己没本事,没能耐,是我给不了你,你想要的幸福,我只祈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努力,我会奋斗。”

      金方道长叹气而语:“白莹丫头,给他次机会吧,我们都看得出,他真的爱你,为你吐了那么多血,一般人早就失血过多,气绝身亡了。”

      圣闲一本正经着讲:“给他次机会呗,他不是废物,他懂礼义廉耻。”

      汉思?保罗笑呵呵着讲:“他若不努力,我绝对能以实力,当众羞辱他,我还会让你很舒服哟!”

      特思?罗宾哈哈大笑着讲:“保罗,记得叫上我,我也很乐意羞辱教训不努力,不奋斗的垃圾废物!”

      薛焰一副怪异的眼神,看着汉思?保罗与特思?罗宾,金方道长笑语而言:“三人行,必有你师,薛焰小家伙,你得努力了。”

      薛焰一口鲜血吐出,无言以对,白莹都害羞脸红了,小宝?乔恩笑嘻嘻着大声喊话:“亲爱的朋友们,大家伙们看够了没有?没看够,就打赏呗,看看万年绿龟,是怎么在炼气界,炼气修仙,追逐不死不灭。”

      小宝?乔恩话才说完,众人垭口无言,都散了,各回各家。小宝?乔恩叹气而语:“还真是满世界的穷鬼废物,全都是无能无力软蛋之辈,尽都是些,只想占便宜,给不起硬币的废物垃圾穷鬼。”

      小宝?乔恩一副天下第一,唯我独尊的样子,看着好生威风。

      艾曼笑语而言:“你这么厉害这么牛,你敢玩我否?要不,我给你一次机会?”

      霎时间,小宝?乔恩颤抖了,颤抖着问艾曼:“嫂子,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可别害了我,我小宝?乔恩还想活着炼气修仙,追逐不死不灭呢。”

      圣闲坏笑着讲:“有种你可以试试,看看我会不会杀了你,要了你的小命!”

      小宝?乔恩赶快讲道:“小弟不敢!”

      圣闲笑着对薛焰讲:“薛焰啊,看到了没?这就是本事,你学会了没?”

      艾曼微笑着讲:“做个有用的人,那是你们安身立命之本,小宝?乔恩为何不敢碰我,皆因为,他尊重我夫君,他们之间的友谊,已经超越了硬币关系,圣闲也不会狂言,要小宝?乔恩的爱人丽,当街跳脱衣舞。

      小宝?乔恩说你是废物,你的确是废物,你无用,你还怀恨在心,当面怒目以仇恨眼神怒怼小宝?乔恩,所以小宝?乔恩,用白莹的渴望,当众羞辱于你,用事实证明,让你知到,你真的很废物,是很无用的垃圾。”

      薛焰哭了,哭泣着向小宝?乔恩行礼而语:“乔恩大师,我知道错了!”

      小宝乔恩笑眯着眼讲:“你爱人白莹,身材很好,肤白貌美,的确是美女。

      我小宝?乔恩不在意,你心里是怎么想我小宝?乔恩。我小宝?乔恩就这么个人,没本事,且没能耐,还在我面前装清高,我就以实力打你脸,这还是看在你是朋友的份上了,如若不然,杀了你,又何妨。

      年轻人,得努力,得奋斗,不然你的爱人,早晚有一天,会被我玩虐至死。

      我可老实告诉你,我很变态哟,出硬币玩别人妻子,我是为了发泄内心思绪苦闷与压力,你想看白莹被我玩虐至死,你可以试试看,不努力,不奋斗的下场。”

      薛焰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宝?乔恩,小宝乔恩笑语而言:“我的温柔,都给了我最爱的人。至于别人媳妇,妻子,那是拿来虐待发泄所用,皮肉有价,总有一天,性命也会有价,只要给够硬币,玩死几个垃圾废物,就算让所有人都知道,也不会有人追责,知到为什么吗?”

      薛焰满脸呆滞着问:“为什么?”

      艾曼笑语而言:“做个有用的人!无用废物,谁人怜惜?”

      薛焰低头不语,惭愧至极,白莹哭泣着,拉着薛焰的手,圣闲叹气而语:“这看也看了,玩闹也玩闹了,汉思?保罗,特思?罗宾,找块地方,去做生意去吧!”

      小宝?乔恩、丽、荣翼,曹垒,你们到我的乾坤星辰珠里,我送你们到太空之中,好好研究空间灵宝穿梭舰,挣取尽快出研究成果。

      小宝?乔恩抱手行礼,圣闲手上出现乾坤星辰珠,把四人摄入乾坤星辰珠里,飞向了天空。

      艾曼搀扶起薛焰与白莹,微笑着讲:“你们接下来,得努力修炼,努力学习,加油奋斗,得有真本事,才能逆改命运。”

      薛焰哭泣着对艾曼讲:“谢谢,薛焰感激不尽,只是还未知,两位恩人的姓名。”

      艾曼微笑着讲:“我名艾曼,我夫君名圣闲。”

      圣闲手上出现一本正经,递给薛焰,笑语:“这是四书五经,孝典礼书,望你们俩,努力加油学习,至于书本学杂费呢,以后你们在补交。

      我可很看好你们俩孩儿,这算得上是投资,你们得努力了哟,争取做个有用的人,努力回报社会。”

      艾曼微笑着讲:“好了,咱们回去,夫君你教导薛焰,至于白莹,就跟着我好好学习,可不能辜负了我夫君为你所取的军机大臣的名声,一定得把你白莹培养成为有用之人。”

      薛焰与白莹,向圣闲艾曼抱手行礼,一副很尊重圣闲与艾曼的样子,圣闲也乐于享受薛焰与白莹的礼拜。

      清净楼,艾曼与圣闲,各自教导,特思?罗宾,汉思?保罗,娜仁,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四人,两人一组,分开干活,汉思?保罗与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负责收购。

      特思?罗宾与娜仁,负责销售。然汉思?保罗为了加快速度,却把收购灵药灵材,奇珍异宝的价钱给定好了,敲锣打鼓,吸引人,找了一群人,帮忙去收购,汉思保罗与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只负责把所收购的灵药灵材,奇珍异宝,收入空间储物戒指里。

      特思罗宾与娜仁一看汉思保罗与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居然还能如此办事,聪明的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也整出了修仙资源批发贸易。

      如此一动,整个福利小镇的所有人都动了起来了,显得异常的热闹,人人都有活路奔途。

      花仙醉楼里,阳霸道一家人,都聚集开家庭会议,阳顶天先开口讲:“此次是个机遇,咱们阳家,想要有最好的未来,就得抓住外来佛修们给的这次机遇,这是我们阳家崛起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苍淼微笑着讲:“我们绿林中人,已经吞下圣闲他们的大量修仙炼气丹药,灵宝货源,只是似乎那特思?罗宾与汉思?保罗,配合得很好,那汉思?保罗收购多少灵药灵材与奇珍异宝,特思?罗宾,就放相应的硬币数额修仙炼气所需要的资源。”

      阳顶天叹气:“看样子,这些外来佛修,不好算计,干事太务实了。”

      柳残花想了想讲到:“我们何不抓住此机会,以绿林同道中人,扩散经商,去挣更多的修仙资源。”

      阳霸道听后,点头应声说道说道:“我看此事可行,就这么定了,我们全力接住特思?罗宾的所有修仙资源批发,以此为货源资本,向四方扩散经商。”

      阳顶天笑语而言:“那事就这么定下了,抓住此机遇,不止是我们阳家要崛起,绿林中人,也会变得强大。”

      此时金方道长,正坐大堂,而在下面跪着福生,金方道长语重气长着讲:“福生啊,你算得上是我道门中人的后起之秀,如今正是用人之计,福利小镇的镇长昆昊废了被杀,他的所做所为,你也知道,他得到如此报应,全都罪有应得,我希望你引以为戒,前去任职福利小镇的镇长职位,努力为人民服务,你且放心,我道门会全力助你,你只要记住,在其位,行其正,权法正义,努力为民。”

      福生磕头而语:“道长,我就一个店小二,怎能胜任镇长之位。”

      金方道长哈哈大笑着讲:“你觉得我所教授你的知识,是为了让你做店小二?”

      福生霎时无语,磕头回应:“弟子领命!”

      金方道长哈哈大笑着着讲:“我就知到,你小子肯定会当仁不让,果真没浪费我三年的培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