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色戒一样大尺度的电影

      亡灵界,骸骨之域。

      八级白银阶死灵法师【怒焰】,仅凭残缺的传承,以骷髅之身成为正统施法者,这在整个骸骨之域都是独一份。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位白银阶死灵法师,和其他性情冷淡的亡灵截然不同,对交流和交易抱有极大热情。

      他的白骨法师塔耸立于骨海边缘,作为整个骸骨之域,甚至整个骨海最开放的亡灵,【怒焰】阁下的法师塔,永远都是处于一个对外开放的热闹状态。

      他将法师塔最下方的三层改造成交易大厅,用来接待各地的商人和冒险者,因此相对于亡灵界其他领地的荒凉和死寂,【怒焰】阁下的法师塔却是难得一见的热闹非凡。

      这等情形摆在整个亡灵界都算是少见的,但是今日,死灵法师一反常态,将所有的客人请出领地,并且封闭了法师塔,连忠心的仆人都没有留下一个。

      引得议论纷纷。

      在请出所有活物和亡灵之后,惨白的骨质法师塔通体燃烧起白色明焰,那是亡灵之火,是属于死者的火焰,没有丝毫的热度,只有深切的寒冷和死寂,极其危险。

      见此场景,被请出法师塔的商人和冒险者不再言语,他们常年混迹于亡灵界,对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

      死灵法师封闭法师塔,要么是进阶在即,或者是有非常重要的法术实验,需要用这种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商人和冒险者渐渐散去,各自思考着,假如是死灵法师进阶,将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一些高级的货物,是否会增加交易的数量,一些稀有的商品,是否要让出一些利润,一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

      法师塔顶层,一个巨大的法阵占据了所有空间,圆形的阵盘,六角形的法阵,六大元素能量池位于法阵的六个供能位置,地风水火,以及正负能量,通过法阵融合聚集在一起,在法阵上方荡起一片片波澜,光线都好似在这里扭曲。

      如果黑翼能够亲眼看见这一幕,必然会将这法阵的名称脱口而出:传送阵!

      为了建造这样的一个传送阵,死灵法师花费八百年时间收集材料,再加上交换相关知识的时间,总共一千五百年。

      一千五百年,这是一个需要凡人国度倾其所有,数代人连续不懈的努力才能完成的伟业。

      作为不死的亡灵,死灵法师却只要静静地等待条件达到,在需要动手的时候去做就足够了,一千五百年,对于人来说,已经是几次时代的变迁,但对于不死的亡灵,不过是一次沉眠罢了,时间对于亡灵来说没有意义,在这一点上,亡灵拥有任何世间的生灵都无法比拟的优势。

      能量池的供能渐至巅峰,法阵上方的空间已经像水波一般荡漾,这是一种非凡的美丽,但是若有生灵胆敢靠近,那么等待他的,将是可怕的结果,他的身体会被荡漾的空间波纹绞碎,化为一片血色迷雾。

      不过其中不包括亡灵,他们的核心是魂火,躯体只是可替换的零件。

      死灵法师伸出骨臂,探向美丽的,一圈圈扩散的空间波纹,坚固的臂骨立刻被绞得粉碎。

      死灵法师不为所动,即使看到那硬度超过大部分金属的骨臂被绞碎,魂火跳动的频率也没有变化分毫。

      破碎的骨臂没有洒落一地,而是化为一粒粒细小的碎片,散布到整个法阵之中。

      依旧是稳定律动的魂火,死灵法师发出一道道指令,传递到法阵的各个节点。

      他通过粉碎骨臂和魂火之间的联系,一点点的调整法阵的运转,这是必须的过程,传送法阵并不是建造出来就直接使用,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传送的距离越远,对细节的要求就越高。

      死灵法师借着骨头碎片,感知法阵的实际情况,一点点的微调传送阵的运转,与此同时,破碎的骨臂也在法术的作用下渐渐修补完全,重新修补好的骨臂只是普通的白银色,不再是之前那般有着一丝淡金色的光华,毕竟是新生的肢体,比不上长时间魂火凝练的坚固。

      死灵法师并不建议,他不是骷髅战士,骨骼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保护他核心的魂火而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阵上空的空间波纹趋于平静,传送阵的调整接近完成。

      下一个瞬间,死灵法师先前散落的骨头碎片骤然凝滞,随即化为骨粉稀疏落下,淡金色的骨粉铺满了法阵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的情况正是说明:位面传送阵稳定了!

      死灵法师淡金色的魂火一阵跳动,将一道指令传达至法阵的核心,六大元素能量池汹涌,澎湃的元素能量眨眼间就将法阵充满,一道微不可及的光华闪过,元素能量池的能量瞬间消耗了三分之二还多。

      要知道这可是法师塔积蓄了无数年的元素能量,支撑几十个九级法术都绰绰有余,但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却直接就消耗了三分之二,这要是换成黑翼早就心疼死了。

      但是死灵法师不为所动,依旧静静矗立,在等待着什么。

      几个呼吸之后,死灵法师平静的魂火忽然跳动了几下,这是亡灵的喜悦,在那无比遥远的地方,他感应到了,模糊的传递了属于自身的感应,那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属于他曾用过的一块骷髅骨骼。

      数百年前,他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将骨骼安插在那个家伙的身边,数百年的谋划,数百年的等待,终于在今日结出甜蜜的果实。

      下一个刻,死灵法师不再犹豫,跨步踏入传送阵,站到最中央。

      指令之下,元素能量池剩余的能量尽数涌入法阵,没有丝毫保留,传送阵光芒渐盛,死灵法师所处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人形的骷髅好似透明了一般。

      下一瞬,法阵的灵光包裹整个法师塔顶层,然后在某个瞬间急速聚拢,聚合为一个极点,带着法阵中的一切消失于无形。

      人形的骷髅彻底透明消失,只留下亡灵的低语。

      “罗格,亲爱的,我来了,我来拿走你的一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