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源琪琪

      翌日,时宴前往公司准备工作的时候在前台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秦暖站在前台然后和那前台的小姐在聊什么,两人好像很投缘的样子。

      那前台小姐看到时宴之后立噤声不说话了,秦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她转过头盯着时宴。

      “你怎么来了。”时宴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不悦,昨天她好不容易甩走了秦暖哪曾想到她今天又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

      “时宴,你不想要我来找你吗?”秦暖在外人面前还显得弱势万分,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时宴,似乎是想要时宴怜香惜玉一般。

      因为现在刚到上班的点不少人也往大门口进来,他们看到这出奇的一幕时纷纷露出了八卦的眼神,时宴目光一凛直接向前迈去。

      似乎是没想到时宴会丢下自己,秦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快走到电梯门前时时宴转头冷淡道:“还不赶紧跟上你现在站在这里傻愣着干什么呢?”

      秦暖眼中立即闪过一抹亮光,她急忙冲上前跟上了时宴,到达时宴办公室之后秦暖又露出一副难过的表情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时宴开始厌烦了起来,他坐在椅子上烦躁地看着秦暖。

      “没什么,只是我今天想约你一起和我吃一顿晚餐而已,作为我的未婚夫我希望你前往。”秦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时宴的状态最近不对她还不能在时宴面前提及秦妍的事情。

      秦暖心中有个主意,她要在时宴的身边一直监视着他,以防时宴再次接近秦妍。

      “就这事?”时宴头疼的摸了摸额头,他在秦暖面前还是要保持着一定的形象,于是时宴只好闷声道:“我最近几天在公司还有事情要忙,你自己去和你地闺蜜玩。”

      说完这话之后时宴还以为她至少会反驳自己几句,可是秦暖点了点头然后让他多注意身体后就离开了。

      她又有什么鬼主意了?时宴看着秦暖离去的背影心里全是不好的预感。

      第二日秦暖带着保温杯来时宴的公司,她美其名曰是为了时宴着想可是在时宴看来她却是在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怪不得之前这么平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时宴心里更加鄙视起秦暖来,他面上对秦暖的态度也开始不好,“东西放下你走吧,你在这里会打扰到我工作。”

      秦暖假装听不懂时宴说的话,直接厚脸皮地继续待在时宴公司。

      接连被秦暖“祸害”了几天之后,时宴看到秦暖来公司的时候直接就不说话了。

      时宴看了一眼旁边在沙发上坐着的秦暖,似乎是感受到时宴的视线秦暖抬头还朝着时宴笑了笑,那个笑容看得时宴毛骨悚然。

      时间过来很快,下班之后秦暖就扭捏地来到了时宴的面前。

      “时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时宴皱眉,每次秦暖一叫他名字的时候他心中总是有一股冲动,就是那种想让她闭嘴的感觉。

      “要说就说,这几天你也在公司待这么久了,要求我什么?”时宴斜了秦暖一眼,他还是头一次发现女人会这么粘人的。

      秦暖欲言又止在时宴的催促声中她总算是说出了自己的实话,“时宴我现在也算是正式和你在一起了,你什么时候公布我们两人的关系,我想正式成为你的未婚妻。”

      意思就是想要订婚宴?时宴在心中嗤笑了一声,秦暖倒真敢想这种事情。

      “订婚宴?然后直接和其他人公布我们已经订婚的消息?”时宴问道,

      秦暖立即点头,她捏紧了袖口不安地问道:“难道不可以吗?”

      明知故问的问题只不过现在……时宴脑海中闪过秦妍的笑颜,他的心突然猛烈的抽痛了几下。

      他不会和秦暖订婚的,时宴心想。

      “时宴?”秦暖见时宴半天不回答自己也开始着急了起来,她这几天一直在观察着时宴可是时宴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就连理她都不想。

      今天秦暖实在是忍不住了,她势必要时宴举行订婚宴,她想要狠狠地打秦妍的脸。

      理想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时宴看了看窗外突然叹了口气,在秦暖疑惑的目光中他装作为难地摇了摇头,“抱歉,这件事恐怕是不能做。”

      “最近公司的股票大幅度下降我必须要处理好这件事,难道你不希望我处理好公司的事情?”时宴丢给秦暖的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不对。

      秦暖缩了缩脖子硬是没想到回答的方法。

      时宴再次长叹一口气,“我知道你想要让众人知道你的身份,但是现在还不行,你可以理解我吧?”

      最终秦暖只好点了点头,她张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时宴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事情我处理好了再说,如果公司的事情处理不好我就没办法分心。”时宴一脸认真地说道,他这幅样子的确很有说服力。

      秦暖心里虽然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最后她只能点点头,她倔强道:“你一定要信守承诺!”

      时宴点了点头,不过以后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呢,秦暖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

      “这几天在公司陪我你都没有去放松,今天你就赶紧去吧我也不留你了。”时宴的语气是那种不容拒绝的语气,如果下一秒秦暖说出不想去他就会立刻翻脸的那种。

      最后秦暖被时宴推走了,她离开之后时宴立即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秦暖!”时宴咬牙切齿得道出这两个字,他回到办公椅上开始处理文件,可是文件还没有看两下他心底那股怒气又涌了出来。

      于是时宴猛地拍了一把桌子,桌子发出嘭的声响,在门外抱着文件的小助理瑟瑟发抖,他觉得现在还是不要打扰时宴的好。

      时宴闭了闭眼,他深吸了好几口气可还是没有平息住怒火。

      “凭什么。”时宴握紧了双拳,因为太过于使劲的原因他的手心都出现了掐痕。

      时宴看着旁边的文件一个忍不住就把文件丢在了地上,那些纸瞬间就飞了出来直接撒了一地,他丢完东西之后还是觉得没有解气可是现在哪里有解决的办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