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片

      夏凤都本打算前往四级考核地点,结果半路上就遇到了同样打算来六级考核地点的夏鹿呦。

      兄妹俩看见对方时明显愣了愣。

      “哥你这比我还快啊!”夏鹿呦心中微惊。

      这兄妹俩之前都保持着一个习惯,那就是文课考核哥哥去等妹妹,武课考核妹妹去等哥哥。

      “你老哥我变强了嘛。”夏凤都难得调笑了自己一句,语气也有些感慨。

      这两个月的艰苦训练和重伤后的奇遇让他实力有如此大的进步,总算是没有白受那些折磨。

      “看把你得意的。”夏鹿呦笑着说道,看见自家哥哥略显骄傲的小表情,心中也是很高兴的。

      她感觉自己哥哥身上一直压着一个东西,如今那东西好像变轻了许多。

      “对了哥,那王永抽签抽到我所在的一号场地,我又把他给揍了一顿!”夏鹿呦扬起头,得意的挥了挥手,接着又说道:“要是他哥还来找事的话,你可还得替我出头啊!”

      说完,却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夏鹿呦疑惑地看向自己哥哥,这才发现夏凤都正一脸诡异的盯着她。

      半晌,夏凤都才幽幽说道:“他哥可能没这个心情来找你麻烦。”

      夏鹿呦好像猜到了什么,语气一惊:“你难道把……”

      夏凤都点点头:“没错,我刚把王奎给揍了一顿。”

      噗呲,夏鹿呦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夏凤都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笑得前仰后合,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夏凤都想了想,提议道:“现在还早,我们去看看其他人的比赛吧。”

      夏鹿呦眼睛一亮:“好啊好啊,去看谁的,你们六级不是有个叫赵素梅的女生嘛,听说用的快剑,我们去看她吧!”

      “不,我们不去看她。”夏凤都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

      “那我们看谁去?”夏鹿呦顺着就把话接了下去。

      “我们去看孟忘,这小子,我要好好看看他能达到什么程度,如果他……”

      夏鹿呦脸色陡然一变,铮的一声拔出剑来,咬牙切齿地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夏凤都:“你再说一遍!我们去看谁的!”

      夏凤都突然乖巧:“看赵素梅。”

      ……

      兄妹俩再次来到六级考核地点时,排名前五的几人都只剩下了一到两场还没有打完了。

      夏鹿呦自然是关注着三号场地的赵素梅,那一手快剑迅如疾风,此招刚出,下招便又接踵而至,一剑接一剑,让人防不胜防,对手最终都是无力还手,破绽百出,只能被一剑带走。

      而夏凤都则关注着排行第一的周武和排行第二的罗焱。这两人都是用长枪的好手,只是走的路数却有些不同罢了。

      罗焱身强体壮,使一手硬枪,注重臂力的倾注,枪招刚猛霸道,圈砸横扫间,势大力沉,虎虎生风。

      周武身形瘦削高挑,使一把软枪,注重身法游走,身随足动,枪随身行,一点一穿,一刺一扎间宛如黑龙出水,力道不俗,灵活异常!

      夏凤都心中有些凝重,即使他对现在的自己实力很自信,但在看到这两位在武课上称霸了整整五年的同龄人时,心中仍旧有些担忧。

      别人练了五年的时间,他凭什么就这么超过呢?

      “待会儿你自己先回家,我要去一趟铁匠铺。”夏凤都看着那罗焱和周武一脸轻松的样子,猜测这第一轮中两人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

      而第二轮更本没他们的事,只有第三轮压轴比赛时,才会轮到全胜组进行排名战。

      “哦哦,好的,你去吧,回家吃饭不?不回来吃我事先给妈说一声,别又弄多了。”夏鹿呦随意应了一句。

      “饭还是给我弄……”夏凤都看着场上死命战斗的孟川,又改变了想法:“算了,你和妈吃吧,我和孟川出去吃,他可能心态上出了点问题。”

      夏鹿呦看了看在场上一脸狠色,死命进攻的孟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行,记得回来给我带上两个糖葫芦串儿,挺久没吃了,怪想那味儿的。”夏鹿呦咂吧了一下嘴,嘟囔着说道。

      “就那么两步路,自己去买!”

      “你顺路就带回来了嘛!”

      “那一串儿不就够了吗?”

      “妈也得吃一串啊。”

      夏凤都顿时不满意了:“那你哥我呢?我不需要的吗?”

      夏鹿呦赶忙摇摇脑袋,一脸认真:“虽然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我记得你给我说过,你不喜欢吃糖葫芦,这我记得清清楚楚,你居然觉得我不关心你!”

      听着夏鹿呦那委屈得不行的声音,夏凤都一时间有些尴尬,对啊,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吃甜食,吃多了会吐。

      这么一弄,夏凤都看比赛的心思也没了,赶紧放松语气,柔声哄着一旁生闷气的小祖宗。

      ……

      在赵素梅的比赛结束后,夏鹿呦就一脸闷闷不乐地离开了,只是一背过夏凤都,那脸上马上笑得像朵绽放的鲜花一般。

      夏凤都看着远去的妹妹,终于直起一直微弯着有些发酸的腰,抹了把额上的汗,满脸惆怅:“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这丫头算是把两样都给占全了。”

      随意的笑了笑,夏凤都将视线转向还在拼命的孟川,遥遥看了一眼计胜场数的牌子,孟川目前是六胜二负,算上真在战斗的这一场,他还需要再打一场才算结束。

      看着站在一号场地边,手握长枪,站如立松的周武,又看了看他的胜场数,不多不少,刚好九场!

      夏凤都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这川胖子最后一场难道是打周武,那最后一场不用打了,直接判负。这不是他瞧不起自家兄弟,是因为就他自己都没绝对的信心能打赢周武啊。

      “玛德,给我往下倒啊!”孟川凶狠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

      他也是服了,这第九个对手特娘的兵器居然是一面大盾!!!谁单挑带个大盾上啊!这不赖皮呢吗?

      全场所有场地都结束了,唯独一号场一个完事的人都没有!包括第一的周武!

      没有其它任何原因,就是这赖皮大盾拖了太久的时间了,把每个人都打得精疲力尽,累得骂娘的心情都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