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毛茸茸

      「且慢!耶律前辈,在下南宫奇,并非白莲教的张教主,前辈万勿误会。在下微末功夫,绝不敢冒犯前辈。」

      耶律千山才不相信。接下来庄玉蝶出手受挫。但双方一场经典传统唯美武打场面,那真是看得目不暇给。

      「得罪了!」庄玉蝶欺身跃前,手中箫如银河流星射向耶律千山身上。那耶律千山好整似暇,淡淡地说一声:「妳倒蛮好心肠!」竹杖后发先至,「嗤」地一声扫向她足上。庄玉蝶双足轻点向竹杖,那知他手一翻,竹杖转了个小圈,仍要打她纤足。似乎无论她双足落向何处,竹杖便要打在她足部。庄玉蝶暗叫一声,双足互点,柳腰一弓,向后倒翻了一个筋斗落地。

      耶律千山大喝一声,挥杖如飞,快步进逼,如影附形,每一杖都要击向庄玉蝶要落地纤足,逼得她不住向外旋身翻腾,只是她轻功高明,看来丝毫不觉狼狈,反倒好似飞舞翩翩。

      蓦地庄玉蝶半空中头下脚上,以长箫直击竹杖,「当」的一声箫杖相交,庄玉蝶左手素手捻指成诀,反手一挥,「嗤」的一声,弹出一股破空气劲如剑,刺向耶律千山胸前要穴。这一指出手极快,两人如此近身缠斗,避无可避。「噗!」的一声,弹指神通气劲正中耶律千山,却如中皮革,他竟毫不在意。

      「好个弹指神通!」耶律千山高声一赞,手中竹杖运转绞动,左手收掌护在胸前。庄玉蝶连发数指,竟被他掌力全部挡住了。庄玉蝶只觉对方竹杖传来一股强大黏力,卷住了她手中长箫,随着对方竹杖转动。

      「脱手!」耶律千山大喝一声,一股强劲真气震得她手中长箫脱手飞插树干,「嗤」的一声,直入没柄。

      庄玉蝶倒飞七尺,勉强站立,脸色苍白,犹在轻轻喘息。

      耶律千山道:「嗯。玉箫剑法、弹指神通。妳是姓黄?姓陆的还是姓程?」庄玉蝶并不答话,专心运气调息。

      哎!这招是桃花岛黄老邪玉萧神剑掌吧!这一发弹指神通好利害。这本破小说的内容我巳有些忘了,但我记得玉蝶好像是古墓派传人。不知怎的又会使东邪的武功。耶律千山打狗棒法好劲道,从来没有武打片能打出这种效果。妳看嗤嗤有声,这是内力贯注的效果吧!

      玉蝶还是败阵了。

      耶律千山向我冷冷地道:「张教主,武林中人人说你武功天下无敌,我耶律千山千里迢迢找到这里来,要跟你一较高下,你今天也要给我一个交代!总不能老躺着不动手,尽让这些女孩子来缠住我,你不羞耻么!」

      袁凌波俏生生地低声下气说道:「我家少爷遭遇到伏击围攻,受了重伤。耶律长老你要较量,我来奉陪!」说着勉强蹒跚地站起,提剑斜指向地,摆了个起手式。可是袁凌波浑身软弱无力,一柄长剑便似千斤重地难以使动,发不出一招半式。

      我继续忍,傻子才给你当沙包打。再忍一下,说来玉奴也该出口解释讨饶了。哗!温香輭滑丰腻,我才舍不得起来哩……

      「姓张的,起来别装死!我要领教你魔教绝世武功!」耶律千山厉声道:「否则我一掌杀了你,把你的女人卖到青楼当妓女!」

      「放屁!」这话太伤人了。三大美女看着听着呢!我要还能忍还算男人吗?!我还是没忍住假装踉跄站起,准备对他出手。

      我以满蓝血岭峰状态鼓尽全身气力,运劲双掌,金刚般若掌出击。

      「砰!」耶律千山你个混蛋!竟然用降龙十八掌打得我飞上天了;在天空中边翻滚边吐血了!天空好多星星,我心脏剧痛……感觉全身筋骨碎裂了啦!要死了!

      爱尚小说网心中大喊一声。我受不了啦!

      天地一切凝定!小昭安排得很好,我翻滚落下时双脚离地面只有一尺左右,我向后一倒,小昭适时出现扶持着我轻轻坐下。我急剧抽搐吐血中一只温暖玉手扺在我后背,庞大暖流透背而入,运行全身,暖流所到处一切痛楚马上消失,仿佛造了场梦。

      小昭这么强大了吗?什么神功有这种疗伤效果?

      「武侠风嘛!总要像个样子。」小昭解惑。

      我全身感受一下,果然又满血回蓝了。

      「怎么会这样?」

      「因为主人回蓝满血继续剧情,耶律千山他用了更强的一掌。在这个时空,降龙十八掌近乎无敌。」

      失算了!被高看了反而更糟糕!这家伙是遇强越强。我比小说中更强了,对方用出了更强招式。

      「那要怎么破解?真的要回归剧情以重伤状态再来?」

      「嗯!」小昭点头,下颌轻点在我肩上:「主人闯这一关试图用了十八种其它方法……」

      「都失败了?!」我愕然:「这个大BOSS咋就这么难打呢?!」

      「作者有个念头在接下来剧情一定要主角讲出来,主角不服輭的话双方无法共鸣互动……」我想了一下:这个耶律千山和他祖先就是澈底的三姓家奴、人生失败者……祖先耶律楚材契丹贵族,辽亡国后变为金国人在金人朝庭当官,金亡于蒙古又为蒙古人当高官,后代却仕途堪坷,失意官场;子孙虽然众多却家道中落,妥妥的富不过三代。不知如何招人忌恨,后人连祖坟都保不住被人毁了。这个耶律千山父执辈估计被先辈耶律齐助郭靖守襄阳拖累了,士途无望落泊江湖……咦!我不是工科程序猿吗?几时把历史搞得那么清楚了?!

      「主人上网查了他背景!」小昭说。

      也是;换谁人被痛打几十次,肯定要查清楚对手的一切,说不定就有后门解决办法。

      小昭把这些资料保留了。所以我才很自然便想到了。

      「那我之前都用了些什么方法?」

      「好像都是些不太靠谱的点子……」小昭弱弱的说:「主人说好羞耻,叫我别留给你这些不堪的回忆……」

      「那岂不重复犯相同错误?」

      爱尚小说网

      「妳猜我真认怂,打死也不出手,过不过得这一关?」

      「他是武林顶尖高手,一眼看穿你是装怂还是真不成了。」怪我破坏剧情啰。

      「我返回原本剧情,若真倒了不回蓝满血,他接下来是不会真正出手的,然后是玉奴和他解释。玉奴有明显色目人外表,所谓两个老外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自会相信多几分。然后又看出我也是色目胡汉混血,才相信我是假教主。美女们再多拍他几句马屁,把他哄开心了,才愿意送出小无相神功秘笈。过程是要这般进行,对吧?」

      爱尚小说网小昭欲言又止:爱尚小说网

      「我尽挑好话跟他说还不成吗?小说里男、女主不是跟他用外语交流得挺投契?」

      「话多必失。主人记住你原来只有两、三句话,千万可别多讲了……」

      啊哈!对白好羞耻呢!真正的站在城头骂汉人呢!还好现代五族共和了。为了秘笈,便当自己是胡人讲胡语算了!

      瞧小昭那幽怨眼神,肯定后面还有文章。「可是我又闯了什么祸?」

      小昭无奈说明:「上回你拍马屁拍得有点过了,两个人差点要烧黄纸结拜了……最后就共享一个酒葫芦,你一口我一口地喝醉了,说他家三姓家奴,还庶子后人。他暴怒之下,还真把你打死了!」

      「妳都来不及救我吗?」我讪然说道:「我有这么拼的吗?」

      小昭点头:「猝不及防,主人醉了反应不过来……」

      「没喊停?」

      「嗯……」小昭又点头。

      好吧。从今以后,老子只背熟几句台词,别的打死都不说,免得提前领了饭盒。

      再来一次。

      最后我被耶律千山打得爬在地上,全身伤口血迹班班,口吐鲜血,两位美女死命拉住我,不敢让我再上;BOSS太强大……只得从心求饶……面目无光哪……

      该念的台词还是要记好。

      「要杀便杀!何须多言!」我勉强讲完一句:「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汉人、南人,全都不是好人!专事卑鄙无耻,乘人之危!」老子感觉好很羞耻,自己骂自己好违心呢!

      「骂得好!汉人、南人是卑鄙无耻、乘人之危。可是姓张的是汉人,不可能说这种话!你这冒牌货究竟是谁?」耶律千山细细打量了我,说道:「唔,你是色目人?是也不是?我倒差点被你骗了!老子手下不杀无名小卒,免得污了我手!」

      江玉奴抢着用蒙古语道:「实不相瞒,我家公子确实不是张教主,他名叫南宫奇???」江玉奴于是把当时临危受命,李代桃僵,如何被误会之下挟持往平江,前因后果,一一说了。江玉奴抢着用蒙古语跟老乡搭话。不知如何,我心里好不舒服。吃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