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换脸自我安慰

      “我当然相信你。”

      方子轩一笑泯恩仇。

      因为他相信,一个人是否善良,取决于他的眼睛,清澈还是浑浊。

      卯初,朝阳初起。

      练武场四周聚集着新入门两年不到的所有弟子,加上些许三次考试都没过关的钉子生。

      笔试是在辰初开始,提前到现场准备几乎成为了一种常事。

      众多弟子聚在一起,看似在讨论问题,实则在议论哪些女同门好看,哪些女同门性格好适合娶回家当媳妇。

      方子轩没有参加进去,坐在另一旁翻看着价值十五文铜板的《方安同传奇》。

      “方师弟,来这么早?”

      少女的声音将四周弟子全都吸引了过来,虽然喊的是方师弟……

      方子轩抬起头,林霜站在两步外,身着白青色的衣裳,修身显形。

      “嗯,师姐早。”

      “师姐早!”

      紧跟着,颜如玉以及四周的弟子齐声喊道。

      “师弟们早。”林霜招招手。

      “林师姐……早!”

      一声大喊盖过了众弟子的声音,方安同的那四个小弟,推开周边其他弟子,向傲还拿着一根短棍。

      “师姐今天是来给我助威的吗?”

      林霜并不想理方安同,她转身就要走开。

      方安同飞起一脚踢跪颜如玉,脸上却是毫不在乎地笑容。

      “你!”

      “我什么?就这傻狗,脏了本世子的鞋。”

      言罢,两个小弟迅速趴在方安同的脚下,用袖子来回擦拭他的鞋面。

      “我告诉你们所有人,师姐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说一句话就是这个下场!”

      说着,他的目光已经锁在方子轩的身上。

      “小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脸上的伤好了?”

      方子轩站起来,并没有回答问题。

      “哦哟,你还敢问我?向傲,给我打他娘的!”

      向傲跃起,手里的短棍如同利刃一般,横劈而下。

      方子轩侧过身躲过。

      “不知道皓月门私下斗殴犯事不?”

      “金屋……兄,不犯……事!啊!”

      喊完,方安同背后肘击,颜如玉应声倒地。

      方安同刚要破口大骂,方子轩手中的书已经贴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两耳光。

      这两个耳光扇出了数百名弟子的心声。

      向傲愣在原地,不知道明明一直在自己面前的人,什么时候到了身后。

      “你敢动……”

      方子轩并没有给方安同说完话的时间。

      第二个耳光打完的时候,手中的书卷起再次拍在他的胸口上,将他打翻在地。

      方子轩没想到,平日里欺压同门,调戏师姐的最强关系户,实力也只是个练气中期的半吊瓶子。

      至于那个向傲,貌似有点实力,可惜甘愿做狗。

      “你敢打世子殿下!”向傲转过身,和三个小弟扑向方子轩。

      扑空!

      方子轩早已站在方安同躺着的地方,一脚将他踢在练武场的高台边。

      两个耳光,一掌,一脚。

      四个动作之快,在场的百名弟子以及林霜都没有看清,四小弟干站着发愣。

      “这家伙,貌似有飞剑的水平。”

      然而,倚在另一处看戏的万欣怡,则看得清清楚楚。

      “打得好!打得棒,太过瘾了!”

      被方安同欺压过的弟子纷纷喊起来,整个练武场一片混乱。

      方安同靠在高台边,拭去嘴角的鲜血,张着染红的嘴口喊道:“混蛋!知道我什么人吗!”

      “什么人?”方子轩反问。

      “我爹是蜀王,我外公是武林盟主!”

      “哦。”

      方子轩回了一个字,就把手里的书丢过去,书打开在第一页,上面写着:

      方安同,皇上的亲侄子,蜀王的世子,武林盟主的外孙。

      “先帝的侄子?蜀王的儿子,陈盟主的孙子?”

      侄子,儿子,孙子。

      方子轩每一个音都发的比前谓重些,转过身背对着方安同。

      “就这传奇话本,主人公自己什么都不是,也就配十五文。”

      嫌弃地语气说完,他走到颜如玉旁边慢慢蹲下来,学着颜如玉平日里的动作,把手臂搭在肩膀上。

      “不是我说,他?你也怕。”

      颜如玉咧开嘴露出被打出血的牙,竖起大拇指。

      “你不怪我刚刚唬你?”

      “害,你骗我一次,我也骗你一次呗。”方子轩扶起他,笑着说。

      向傲和三个小弟站在那里,都盯着方子轩。

      “你们三?”方子轩声音忽然变得冷冰冰的。

      “你完蛋了,今天祁将军就会杀了你!”向傲手里握着短棍,死死盯着方子轩。“就算门主也保不住你!”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方子轩压低声音,冰冷的目光与之相对。

      “我……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向傲浑身一抖擞,拉着三个小弟去高台边搀扶方安同。

      方安同直勾勾地盯着那本书上自己的身份,他任由小弟扶起来,靠在高台边。

      “方子轩!”

      方安同如同狗一般狂吠,眼睛里充斥着血丝。

      “你我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噗!”

      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吐在地上,方安同昏倒在地。

      “快!快喊医师!”林霜的甜美清脆的声音在混乱的练武场显得格外明显。

      虽然林霜很讨厌方安同,但是在皓月门,方安同真的有生命危险,他的父亲林如剑一定会在蜀王方演手中落下把柄。

      “不要慌张,早已经过了炼体期的人,这点伤势不能怎样。”

      不知林如剑是早已经在暗处观看,还是刚刚好来到现场,他走到方安同和向傲他们的面前。

      “扶他回去。”

      “门主,这!”

      “去吧。这事我来处理。”

      向傲不情愿地点头。

      虽然他跟着方安同,平日里也是狂妄至极,不过在林如剑这个门主面前,还是全都得收敛起来。

      林如剑走到方子轩面前,看着坐在石凳上明显也受了伤的颜如玉。

      “子轩,你和颜如玉认识?”

      “回林叔叔,认识。”

      方子轩并没有忌讳,他直接叫林如剑叔叔。

      “嗯,上日你说你父亲的信。”

      林如剑并没有谈及刚刚打起来的事情,他思忖着问起前日的事情。

      方子轩从怀里拿出书信,递到林如剑手中,随口说道:“林叔叔,这笔试怎么办?”

      林如剑也不假思考,宣布到:“延迟些时日,众弟子今日都散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