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GIFXXOO动态图

      【第二更奉上,求收藏、推荐】

      目送平儿远去,来顺心下满是疑窦。

      之前因为记忆碎片中的一些细节,他就曾怀疑‘自己’是遭了算计。

      可这半个月以来,便宜老子和徐氏却再没有提起此事,来顺也就渐渐淡忘了,只当那晚是‘原主’酒后无德所致。

      可听平儿方才话里隐含的意思,却分明……

      “快收收心!”

      徐氏突然伸手在他眼前一晃,呵斥道:“她可不是你能惦记的!”

      继而又道:“看来是该给你张罗门亲事了,娘其实早就帮你相中了几个,都是府里拔尖儿出挑的,只是都还不到放出来的时候,原想着再等两年的,可现在……”

      “娘!”

      听她这番絮絮叨叨,来顺当真是哭笑不得,无奈的解释道:“我没想过这个!”

      “没想过?”

      徐氏横了儿子一眼:“那昨儿早上洗的那些,又是谁的亵裤、被褥?”

      来顺:“……”

      这身子本就血气方刚,最近又见天用补药煨着,岂能不精满而自溢?

      无语半晌,他再次强调:“至少我方才没想这个。”

      不等徐氏再开口,来顺又正色道:“娘,那天晚上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儿?我真是喝醉了,自己跑到那假山上去的?”

      徐氏闻言一愣,下意识的错开了目光,有些慌张的道:“你别胡思乱想,往后顾好自己就成,天塌下来也有我和你爹顶着呢!”

      这越发坐实了来顺的怀疑。

      “娘!”

      他沉声道:“这有一就有二,我若是稀里糊涂的再被人算计了,可未必还能保住性命!”

      这话显然戳中了徐氏的要害,她又怎会不担心儿子重蹈覆辙?

      有心道出实情,可又担心儿子莽撞行事,于是就先打了个铺垫:“娘告诉你也成,可你得保证绝不胡来!”

      来顺急忙叫屈:“娘,刚平儿姐姐不也说我聪明多了?吃了这么大亏,我还能一点记性都不长?”

      徐氏一想也是,自家儿子近来虽然淡忘了许多事情,但瞧着却比以前机灵多了。

      这才寻了个视野开阔的僻静角落,把这些日子查到的娓娓道来。

      今年春天的时候,来旺见儿子成日游手好闲,就托人情把他送到了贾宝玉身边当长随。

      这一来是想让他在宝玉跟前儿混个脸熟,日后也能有个进身之阶。

      二来么,管着那边儿的周瑞,以及长随头目李贵都是自己人,有他们拘束照看着,也不怕儿子会行差踏错。

      而这府里上上下下,谁不把伺候宝玉当做美差?

      来顺自然也不例外,当时二话没说,兴高采烈的就走马上任了。

      只是到了那边儿,他却沮丧的发现,除了贾宝玉的奶哥哥李贵之外,其余长随就只能做些打杂的粗活儿。

      真正能在宝玉跟前露脸的,是自幼在他身边伺候的小厮们。

      来顺对此颇为不忿,又仗着父母在府里得势,一贯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于是就起了取而代之的心思,整日削尖了脑袋往宝玉身边钻营,与那些小厮们争风吃醋。

      这一来自然犯了众怒,故此才惹出了那晚的风波。

      “这么说,我是被宝三爷身边的小厮给算计了?”

      “眼下还只是推测,我和你爹也没能查到实证——偏你又记不清了。”徐氏说到这里,郑重叮咛道:“总之,但凡是宝三爷身边的人,往后都要小心提防着!”

      “都要提防?”

      来顺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重点:“连李贵和周瑞也要提防?”

      “在人前得叫周伯伯。”

      徐氏更正了来顺的称呼,却并未反驳他的说法。

      来顺追问:“真是他们两个主使的?”

      “当然不是!”

      徐氏面露纠结之色,经儿子再三催问,这才道出一个人来:“依照你爹的推测,这事多半与茗烟脱不开干系。”

      茗烟?

      来顺对他有些印象,原书中他好像是宝玉身边最得宠的小厮,前些日子还在学堂里挑头打架来着。

      不过……

      即便再怎么得宠,不也只是个小厮么?

      怎得母亲说起他来,显得如此忌惮,便宜老子更是黑不提白不提,全没有要报复的意思?

      就因为顾忌贾宝玉?

      一个半大小子二世祖,真有这么大的威慑力?

      来旺夫妇可是王熙凤最倚重的亲信,即便在王夫人面前也是些体面的——对宝玉虽然不敢放肆,可报复他身边小厮的勇气,总该还是有的吧?

      “宝三爷虽然不大成器,可架不住他姐姐在宫里甚是得宠,府上世袭的爵位眼见要到底了,就指望着他日后能荫个差事顶上来呢。”

      爵位到底了是什么意思?

      来顺正想细问究竟,徐氏紧跟着又补了句:“再说我跟你爹也不是忌惮宝三爷,实是那茗烟轻易招惹不得。”

      说着,她板着指头又是一番说辞。

      不算各处庄子、别院,单荣国府里的奴仆就有五六百人,都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这许多人聚在一处自免不了拉帮结派、争权夺利。

      按照徐氏的说法,根据背后的靠山不同,荣国府里的下人主要可以分成三个派系:

      一系以来旺、周瑞为主,依附于王熙凤、王夫人。

      一系以王善保为主,依附于邢夫人。

      因王熙凤在府里掌权,而邢夫人虽占着婆婆的名分,可一来只是续弦,二来又缺少强力的娘家撑腰,故此前者的势力已然全面压制了后者。

      可即便是这两系人马加在一处,怕也还不及那第三派的零头。

      因为这最后一系是以赖大为首,包揽了许多积年老仆的元从系,荣国府里绝大多数管事,都可以笼统的归入这一派系。

      非止如此,就连少爷小姐们身边最亲近的小厮丫鬟,也多是出自这一系。

      又因宝玉被阖府上下视作未来寄托,他身边的位置也尤为要紧,于是赖大便专门指派了自家外甥前去服侍。

      “茗烟是赖大的外甥?”

      这下来顺终于明白,自家父母在忌惮什么了。

      据传老国公还在世时,赖家就已经是府里的体面人儿了,到了赖大、赖二这一辈儿,兄弟两个更是分别担任了荣宁二府的总管家。

      而赖大的儿子,则是一出生就脱去奴籍,完成了来顺心心念念的小目标。

      来家如今虽说得势,可与赖家比起来仍是小巫见大巫。

      故此即便来旺夫妇查出了些线索,想让人出首揭发茗烟也是千难万难——即便是同一阵营的周瑞、李贵,也绝不可能主动站出来与赖家为敌。

      偏来顺又‘损了魂魄’,记不清那晚的具体细节,真要当面锣对面鼓的打擂台,怕是非但讨不回公道,反要吃些暗亏。

      不过……

      来家虽然惹不起赖家,却并不意味着来顺就治不了茗烟。

      如果他对原书的记忆没有出错,这茗烟似乎有个大大的把柄可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