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左手视频的网站

      第80章 如坐针毡

      “就是嘛,这才对嘛,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见到我就跑呢?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周玄此时看起来嬉皮笑脸的,但其实在看到那张脸后,内心就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恨不得现在就上去痛扁他一顿。

      但是,他是一个做事细心的人,凡事他不会冲动去做,必须要落实罪名,否则冤枉了无辜岂不是很打脸?

      周玄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没跑啊,我只是想挣脱你的手罢了,不过你为什么要阻拦我?”

      秦玉荣此时抱着对方不知道情况的想法,当场就演了起来。

      “光天化日之下,你一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和一个小女孩,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分了吗?”

      周玄此时也在就事论事,既然双方都不打算谈那个,那么就以眼下这事来论一个对错。

      “我过分?他们把我心爱的衣服弄脏就不过分了?我不过是依照人之常情向他们索取赔偿罢了,这也有错?”秦玉荣往旁边一望,那爷孙俩忍不住身子一抖,显然刚才也是被他的行为整怕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逃走,而是站在一边,这就说明这爷孙的品行是好的,就是他们真没有赔偿的钱。

      哪怕是现在,那老者都在不停道歉,说自己没钱偿还的缘由,如果可以,他可以做牛做马赔偿一辈子。

      “人家也没说不赔你,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你怎么就一点人情味偶读不讲呢?”周玄问。

      “我要他一个糟老头子做什么?只要他把那小女孩交给我,这事儿不久了了吗?”秦玉荣依然理直气壮。

      周玄觉得爷孙俩的品行很端正,所以他直接是从兜里掏出银票来,一把拍到秦玉荣的胸口上。

      “这些,应该够了吧?”

      “你!”

      见到他的行为,秦玉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似乎眼下他不管说什么都是周玄占理,他似乎只能接下这笔钱了。

      但是他缺钱吗?他不缺!

      说白了他就是想要那小姑娘而已,这小姑娘才这般年纪就生得一副好皮囊,日后必然是倾国倾城的样子,从小养成不是更妙吗?

      “你们可以走了!”

      周玄冲爷孙俩说道,也是不想让他们再被这秦玉荣纠缠。

      秦玉荣当下也没什么法子,这么多人看着的,他可不想因为这个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他还是要点脸的,只是眼下,他也没什么好法子,只能任由他们走了。

      再看周玄,更是被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恶心到了,再听到周围的赞颂声,心里更是极为不爽,却又没办法阻止那些声音,只能让他对周玄的厌恶更深了一分。

      “接下来,聊聊我们的事情吧?”

      接下来周玄一句话,让秦玉荣心里咯噔一下,貌似坏了,难不成对方已经知道了?

      该死!

      心里想着,他就转过身去就要溜之大吉。

      因为他也听闻了周玄最近的事迹,拿下了天森狩猎积分第一,后来的机缘更是取得了最好的效果,这等战绩,哪怕是他见了都有些畏惧,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做什么去啊?”

      周玄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秦玉荣顿时觉得身体重若万钧,根本挪不动步子。

      于是他只得转过身笑道:“我还有事儿,先行一步。”

      “有事儿?我觉得这事儿比任何事儿都重要,你觉得我们在这里谈好呢?还是去其他地方?”周玄冷冷地道。

      秦玉荣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便是找了一种能最大程度保存面子的办法。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酒楼,“去那儿吧,清静。”

      “好啊,你带路。”

      于是,秦玉荣在前,周玄在后,两人便是朝着那间酒楼走去,其他人纷纷让道,这俩人可都是狠人,惹不起。

      最好别跟这些修行者扯上关系,搞不好哪天就惹祸上身了。

      “你要谈什么啊?”路上秦玉荣还在胡乱猜测,抱着一丝侥幸心理。

      因为他觉得周玄找他不一定就是为了那件事,说不定是其他事情,自己吓自己就很没必要。

      “谈什么去了在说。”

      周玄就一直盯着他,生怕他逃跑,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除非有人专门来救他,不过即使这样,他也有办法第一时间抓住秦玉荣。

      不多时,他们来到一间酒楼。

      “就这了。”秦玉荣内心忐忑地道。

      总感觉自己走到了刑场,以前来这都是万分潇洒,叫几个姑娘好不快活,可是现在,他却哭丧着脸,一点兴致都没有,因为随行的不是漂亮的姑娘们,而是一个可能会成为仇人的狠角色。

      那小二见财神爷来了连忙欢迎,却迎来秦玉荣一句粗暴地“滚开”,留下一脸懵逼的小二。

      后面的周玄对小二说道:“你忙你的去吧,秦兄今天心情不好。”

      小二连忙点头。

      上了二楼,秦玉荣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就怕到时候爆发冲突,不至于让别人看到他的丑态,在外面就活一张脸。

      在这戍城,圈子就这么大,谁不知道谁啊?今天发生的事情,可能明天全城都知道了,所以他要尽可能把影响力缩小。

      坐到位子上,秦玉荣如坐针毡,周玄倒是悠闲地倒水,然后点着菜。

      随后他将菜单推到秦玉荣面前,“秦兄也点些吧。”

      “你点就好。”秦玉荣皮笑肉不笑。

      然后等上菜的时候,秦玉荣终于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率先发问:“你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事儿我们心知肚明,你还问我为了什么?”周玄觉得好笑。

      秦玉荣越来越慌了,这次他不再欺骗自己,敢肯定周玄就是为了那事来找他了。

      “怎么,心慌了?”周玄笑笑。

      “其实我什么都没做。”秦玉荣赶忙辩解。

      “你要是做了,你觉得我还能跟你在这坐着吗?”

      周玄此时看起来风轻云淡的,但是给秦玉荣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随时会爆发的魔鬼,让他浑身不自在。

      不过周玄都这样说了,说明人家没有想把他怎么样,可能就是想提醒他一下,日后不要再犯就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