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毛片18禁止

      宋玉衣袖里的手指,无意识的搓了一下,看着眼前女子变来变去的眼神,他挑挑眉。

      “大绥朝谁不了解小公子,不知姑娘要问的是哪方面的?”他瞅着她,四下里火势渐大,两人却没有人去理会。

      那些女子的尖叫和哭喊声,也被抛之到外面,仿佛这世间只有两个人。

      “国公府小公子相貌俊美,我只是好奇他平时在府中是如何生活的?秉性又如何?”

      笑话,宋玉那样魔鬼一样的存在,又是书中女主的第一护好使者,苏喜妹在国公府把苏盼儿打了,她岂会不担心被报复。

      虽然按书里的剧情宋玉英年早逝,但是没有死之前,就是个定时炸弹啊。

      苏喜妹心思百转,一时失神,脚尖点着地面,这举动落在宋玉的眼里,却变成了她含羞带臊的变向对他告白。

      宋玉叹气,“小公子喜欢温柔恬静的女子,你还是莫再把心思放在他身上。”

      苏喜妹闻言,猛的抬起头。

      她眼中满是惊愕,嘴巴张得大大的,似乎是被真相打击到了。

      面对对他第一次直接告白的人,宋玉生出一丝心软,牵着她的手,往火势弱的地方走,“你....女孩子还是要以恬静温柔为主的好。”

      宋玉的性子阴情不定,是个混不吝的,做事只顺着心情,从不理会规不规距,想到这是第一个告白他的人,难得他生出一丝柔情来,还能提点对方几句。

      感觉身侧的身子突然停下来,他回头,见她脸绷的紧紧的。

      心下叹气,他知这样拒绝她伤人,只是她这般直接告白男子,也太不矜持了些。

      “小心。”苏喜妹想告诉他他误会了。

      结果,还不等开口,就见窗框被烧,往里砸来,她想也不想的推开宋玉,待宋玉回神,发现她的胳膊上的衣袖已经被烧到。

      他要伸手帮忙,她已经用另一只衣袖将点着的衣袖扑灭,动作利落又不见慌乱。

      宋玉看了眉头一拧,走过去略有些生气,“纵是如此,你也不该糟践自己。”

      没想到苏喜妹竟然爱慕他如此之深,连自己的都命都可以不顾。

      苏喜妹不想他误会这么深,正要解释,就见他手指放在唇旁,哨声响过,不过眨眼的功夫,几道黑影就从后窗窜了进来。

      “爷。”黑影来到宋玉身前低声叫人。

      “都处理好了?”

      “回爷,三少爷跑了。”黑衣人回道。

      宋玉冷笑,“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府再跟他算帐。”

      咦?

      什么情况?

      苏喜妹觉得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真相。

      不由她多想,宋玉已经吩咐人灭火救人,而他则亲自将她往肩上一搭,她身上被遮了东西,眼前一黑,身子也腾空,待双脚落地时,她发现已经到了外面的院子。

      “向砂子将火扑灭。”耳边的清冷声,终于让苏喜妹慢慢的回神。

      而原本一直在她面前又女装装扮的小丫鬟,双手背在身后,神态间带着玩世不恭,正声音冷冷的吩咐黑衣人做事。

      “将苏姑娘送回安乐侯府。”这是苏喜妹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她脑子里留下的也是对方那回眸一笑。

      正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苏姑娘,你我皆是闺中女子,今日的事传出去,你我纵然无事,名声也尽失...”

      苏喜妹回神,看着眼前王语芳狼狈的模样,提醒她,“我不会说,你该担心的是你这副样子走出去,让谁能相信你没事。”

      “哎,你哭什么啊?我又没说别的。”看到原本还在她面前矜持端着贵女作派的人突然哭了,苏喜妹手慌脚乱的安慰她,“别哭了,我带你去梳理一下,这算什么事啊。”

      半刻钟后,王语芳已经收拾好,她拘谨的扯了扯身上的衣衫,“这样...真的行吗?”

      普通人穿着的粗布衫子,虽然干净,可王语芳平生亦是头一次穿,穿大的衣衫套在她身上,就跟一个五岁的孩子顽皮的穿着大人的衣衫一般。

      衣着不伦不类不说,王语芳面上又透着慌乱和迷茫,苏喜妹强憋着才没笑出来。

      她还心不跳脸不红的撒谎道,“有什么不行的,咱们只是借,可是他们不在,那只能先拿来用了,又放了一只金钗在那,能买上千件这样的衣衫,傻子才会不高兴遇到这样的事。”

      苏喜妹深知古代女子思想有些保守又腐朽,也没想过改变对方的思想,“眼下没事了,你快回去吧,不然再晚事,就怕真有什么不好的流言传出来了。”

      王语芳感激的对苏喜妹做了个万福,“待回到府中,今日之事定会禀报父母,他日定当到府上亲自道谢。”

      “不必去府上道谢,如此一来,反而让人去猜原因,今日的事怕也会瞒不住。”苏喜妹眼下脑子有些乱,也没有空与她多费唇舌,“况且今日之事,我也没有帮你什么,不过举手之劳,当不得谢。”

      王语芳似被她提醒才想起来,“苏姑娘可知那些黑衣人?”

      “你认识?”苏喜妹到出王语芳有未言之语。

      王语芳迟疑了一下,“慌乱之间,也没有看清楚,其中一个到似是国公府小公子身边的近侍。”

      “国公府小公子?宋玉?”苏喜妹瞪大眼睛。

      王语芳被她爆起的语气一惊,略颔首,“或许只是我看错了,只是长的相而以。”

      语罢,王语芳又是道谢一番便离开了。

      院子失了火,已经惊动了官兵,这是在一处民居的后院,救火的人和官兵一涌进来,也没有人注意到苏喜妹,她就慢悠悠的从后门出来,绕了两条小胡同,回到了热闹的街上。

      苏喜妹眉头紧拧,一会儿点头又一会儿摇头,传闻中的宋玉嚣张跋扈,那就不是人玩意,怎么也与她认识的这个假扮丫鬟的人扯到一起,性情和传闻不匹配啊。

      更何况宋玉是苏盼儿的强大追求者,若真是宋玉,哪里会这般轻意放过她。

      咦,不对啊。

      苏喜妹停下来。

      按书中的情节来看,眼下宋玉和苏盼儿还没有接触,两人产生交集正是在这个月十九的安国寺法会,有人大庭广众之下骂宋玉,苏盼儿站出来立身挺对方,继而感动了宋玉,让宋玉成为了她默默的守护者。

      苏喜妹突然看到了希望,她完全可以抢占苏盼儿的先机啊,如此一来,也就不用担心宋玉那个短命鬼报复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