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视频网

      安博罗修·弗鲁姆是一个微微秃顶,心宽体胖的男人,一直以来他和他的小店都受到了霍格莫德村的居民,以及霍格沃茨学生们的喜爱。

      他以热情好客著称,经营着一家名为蜂蜜公爵的糖果店,此时此刻的他正站在柜台后面,饶有兴趣地听着四个孩子讲述着一段令人难忘的经历。

      “噢,梅林啊,”他打趣地做出了一个惊讶的鬼脸,“你们是说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通道被堵死了!几十年来我可从没听过这样的事!”

      “千真万确!”

      罗恩·韦斯莱夸张地感叹道。

      “活见鬼——通道好像是真的变成了墙壁,我发誓我们可没迟到一分钟!”

      “而且前面的人走得都好好的,”哈利推了推眼镜,补充着,“只有我们进不去——真好奇之后的人要怎么进去!”

      在他们两个跟老板聊天的时候,尤金正借着柜台的桌面奋笔疾书地写着一封信,而赫敏则是凑过来读着信上写好的段落,他们两个都没有什么聊天的欲望。

      “搞定了,”尤金飞快地在信的末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向着柜台的另一侧招了招手,“哈利,你的海德薇借我用一下!”

      “没问题!”

      哈利爽快地答道,尤金从腰带上的布袋里掏出了海德薇的笼子,然后把信仔细地绑在了猫头鹰的腿上。

      “送去给麦格教授,要快,海德薇。”

      海德薇低头看了看尤金,然后伸长了脖子看向了哈利,见到哈利点头同意之后,对尤金低鸣了一声,拍打翅膀飞出了窗外。

      “好吧,”胖老板对尤金玩味地眨了眨眼,“你们的确是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谁说不是呢,”尤金耸耸肩,“也许弗雷德和乔治会喜欢,但我们可敬谢不敏。”

      去年的一年里,尤金和韦斯莱家的双胞胎总是从霍格沃茨城堡的密道里溜进霍格莫德——而通道的出口就是蜂蜜公爵的地窖,因此他们三个和这里的老板夫妇已经是老相识了。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有趣的故事,安博罗修免费送给了尤金四个孩子一人一大板巧克力——和其他的魔法点心不一样,这种糖果即便是在巫师的世界,也并没有施加什么古怪的咒语,吃起来跟麻瓜们的那种一样香醇。

      嚼着美味的糖果,他们又聊了一会天,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的功夫,海德薇从糖果店的窗户又飞了回来,腿上还绑着一封回信。

      然而她并没有把回信交给尤金,而是飞到了哈利的肩膀上。

      “是麦格教授,她说有人会来接我们!”

      哈利拆开了信件快速地浏览着,然后抬起头说道。他把信纸递了过来,尤金,罗恩和赫敏凑在一起阅读起了上面的字迹:

      我已如数知悉你们遭遇到的意外,请在霍格莫德的三把扫帚酒馆安静等待,在下午列车抵达之前,一位教授会从城堡前来接应你们,带你们来到车站与其他同学汇合。

      ——米勒娃·麦格

      从信纸上移开目光,四个孩子互相看着眨了眨眼。

      “好吧,”尤金率先开口道,耸了耸肩,“咱们去三把扫帚就是了——我倒是很期待哪位教授会来接我们。”

      话音刚落,尤金的心里却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但是它却宛若雾中一般转瞬即逝了。

      “不过,”罗恩期待地看向了尤金,“咱们可以在去酒吧之前,先在霍格莫德村里转转看,不是吗?”

      赫敏皱着眉撇了罗恩一眼,哈利好奇地看向了思考着的尤金。

      理论上说,只有三年级以上的霍格沃茨学生才能被允许来到霍格莫德参观,而和尤金不同,他们三个都没有来过霍格莫德——其实哈利和罗恩去年和他们一起溜出来过,但是他们都没有仔细地在村子里转上过一圈。

      “嗯,这个嘛,大概可以吧。”

      尤金短暂地皱了皱眉,然后露出了笑容。

      “毕竟信里没有写明不让我们在村子里遛弯,不是吗?”

      “可是,尤金…”

      赫敏还有异议,但罗恩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好啦,赫敏——今天倒霉的事已经够多了,咱们也该轻松轻松了,不是吗?”

      说完,罗恩便撒欢似的跑出了蜂蜜公爵的店门,赫敏气得跺了跺脚,赶忙跟了出去。

      尤金对店老板潇洒地敬了个巴顿军礼就背着手走出了店门,哈利走在最后跟着他。

      八月刚刚结束,苏格兰高地的气候非常凉爽,凉风吹过,呼吸间的空气格外清新。

      天空有些阴沉,飘满了灰色的云彩,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四个孩子高涨的心情。

      他们穿着麻瓜服装游走在霍格莫德的街道中,不过四周身穿各色复古长袍的居民都友好地向他们打着招呼——这里是一个纯巫师村落,每一个居民都是男巫和女巫,没有麻瓜。

      哈利和罗恩都从没有想到过能像现在这样游览霍格莫德——这里美丽得就像是一个古老的,中世纪的梦。

      许许多多木质的高大房屋排列在街道的两侧,有一些是悬挂着招牌,古色古香的宽敞店面,还有的则是温馨静谧的居民房。

      男巫和女巫们不紧不慢地行走在街道上,哈欠连天地慢悠悠地游荡着。在现在的这个时候,很多伦敦市区的麻瓜们已经在办公室里焦头烂额地工作了,而巫师们则丝毫无生计之虞,优哉游哉的。

      走着走着,罗恩拉着哈利一头钻进了佐科笑话商店,赫敏却闷闷不乐地歪头看着尤金,似乎是在指责他放任哈利和罗恩乱跑很不负责。

      不过好在,当他们又逛了一圈文人居羽毛笔店之后,买到了两根新笔的小姑娘看上去没有那么闷闷不乐了。

      他们还是很准时地在中午来到了三把扫帚酒吧,和尤金熟悉的破釜酒吧相比,三把扫帚的店面更加宽敞,整洁和亮堂——而且美丽的老板娘也更加养眼。

      他们在角落里找了一张大木桌子坐下,罗斯默塔夫人为他们端来了一大桌丰盛的午餐,同时还好奇地偷偷看了看哈利额头上的伤疤,而到了这一会儿,他们的肚子都饿得叫了起来。

      下午,阴沉的云彩消散,太阳暖融融的,来到酒吧里喝下午茶的客人多了起来。

      尤金要了一杯黑咖啡,安静地阅读起了一份《预言家日报》,赫敏坐在他的身边,同样认真地翻阅着洛哈特的一本《与狼人一起流浪》,哈利和罗恩好奇地看向了隔壁桌——那里有一个老巫师慢条斯理地端着一个水烟袋,砸吧着嘴吹出了很多五颜六色的泡泡。

      排除了一大早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糟糕意外,午后的宁静让他们都感觉非常的惬意舒适——只是对于哈利和罗恩来说,这份静谧很快就被打破了。

      “你们的暑假作业完成得怎么样?”

      啪的一声合上了书本,赫敏严肃地看向了一脸苦相的哈利和罗恩。

      “作业…赫敏?”

      罗恩紧张地瞥了一眼哈利,后者局促不安地推了推眼镜。

      “当然了,都写完了,”哈利很快地看了一眼尤金,然后眨眨眼,“而且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

      这是不打自招。

      “好啦,拿出来给她看看吧,”尤金苦笑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而赫敏正狐疑地转过头盯着他,“让她查一查总是没坏处的——在之后我也帮你们看看漏洞。”

      这么一说倒是打消了赫敏的不少怀疑,尤金从布袋里取出了哈利和罗恩的行李箱,然后他们俩手忙脚乱地翻起了箱子里的作业交给赫敏。

      尤金悄悄地拿出了塞德里克送给他的那本《破咒解咒大全》,在赫敏“审阅”哈利和罗恩的作业,偶尔指出一些谬误的时候在书上写起了批注。

      就在他们忙活着这一切的时候,又过了十来分钟,酒吧门前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动,一位新的客人走进了大门。

      只是这一次,酒吧中响起了一阵阵惊喜的尖叫声,使得四个孩子纷纷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赫敏只看了那个男巫一眼就兴奋地捂着嘴,眼睛睁得圆圆的,小脸通红,而尤金则是很明显地,无奈地抽了抽眉毛。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不久前心里那一闪而过的不好的感觉究竟是因为什么了。

      “天呐!”

      柜台后面的罗斯默塔夫人惊喜地尖叫出声。

      “他是洛哈特!”

      毫无疑问,那个长袍像花孔雀似的,光彩照人的英俊男巫就是吉德罗·洛哈特。

      “下午好,下午好,我的朋友们!”

      洛哈特咧着嘴,露出了他的闪亮的白牙,愉快而热情地和凑上来的男女巫师们握着手,同时四处张望着,在看到角落中的哈利四人之后,双眼很明显地一亮。

      “哈利!哈利!”

      洛哈特兴奋地大喊着,向着角落中的哈利招着手,同时也让围着他的群众们一起看了过来。

      “他在那!朋友们——著名的哈利·波特,同时也是我的学生!”

      哈利的脸被周围的视线看得红红的,赫敏仰慕地看着洛哈特,尤金和罗恩同时无奈地用手捂住了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