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XVIDEOS偷拍厕所

      “苏老师果然是文化人哈……”

      苏烟这声“卧槽”深得其中三味,“卧”第四声,发短音,“槽”同样第四声,但拖长音,没有接受过十几年素质教育的洗礼绝对说不了那么标准。

      苏烟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走的不是淑女路线,但为人师表,被学生知道自己的真实一面还是让她变得有点不自然,只能用一声冷笑来掩饰,然后问道:“你的疾风连斩什么时候学的?”

      “上节课,”方勉道,“从你办公室出来之后。”

      苏烟道:“慢慢编,信一个字算我输。”

      任何技能的学习都是循序渐进的,入门、小成、精通、大成、圆满,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虽然使用技能卡片后马上可以“入门”,经过一段时间的熟能生巧后就可以“小成”,但往后就必须千锤百炼,不停磨合改进才能得心应手,达到“精通”。

      最后的“大成”和“圆满”更复杂,努力、悟性、机缘缺一不可,圆满境界甚至需要生死之间的反复锤炼才能触摸到。

      等级越高的技能越难领悟,一项技能卡在精通几十年都没能大成的觉醒者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成千上万。

      疾风连斩是疾风斩的进阶,方勉在疾风斩已经圆满的情况下,学习疾风连斩确实事半功倍,但能像他这样跳过小成和精通直接大成的,整个九州绝对屈指可数,不是天生聪慧、悟性逆天的镇世妖孽,就是已经返璞归真,一法通万法明的一代宗师。

      方勉当然是宗师,但现在要立的人设只能是妖孽。

      而且有灵犀光环在,他这个假妖孽随时可以切换成真天才。

      实际上直接大成已经是尽量低调的结果,如果现在再打开觉醒之书的话,会发现疾风连斩的境界已经变成了圆满。

      苏烟勉强接受了自己的学生是个超级天才的事实,但脑袋里还是有不少问号,“有这种天赋为什么不表现出来?”

      “这个……你等等,我想想该怎么编。”

      “胡闹!”苏烟骂完,又不解气地扣着手指在他头上敲了两下,好像想敲开他的脑壳,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

      方勉呵呵傻笑了两声。

      这爱好……好像提前了不少。

      “跟我去见校长。”

      苏烟说完就想前面带路,方勉赶紧阻止道:“别急,明天再去吧。”

      “为什么?”

      “你不是答应了会帮我个忙吗?”

      “这跟去找校长有冲突吗?你知不知道自己这个悟性亮出来会得到多少资源倾斜?”

      方勉道:“当然不冲突,但是我觉得…明天之后我们可能还要去找校长一趟。”

      “你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也没多少,大概也就二十多年吧。”

      苏烟还是没忍住,手指又在他头上敲了两下,“故弄玄虚!人小鬼大!”

      方勉没躲,笑嘻嘻地任她敲打,表情多少显得有些……猥琐。

      跑圈归来的同学们一个个眼神怪异地看着他。

      “……难道学霸是这样敲出来的?”

      “我妈也没少敲我啊,为什么我反而越变越傻了?”

      “起码把你敲诚实了啊。”

      “应该是你挨打的姿势不对,看到方勉刚才的表情了吗?来,学一学,我帮你敲。”

      “抱歉,那种表情……实在无能为力。”

      “这学霸一龌龊起来,就没我们学渣什么事了。”

      方勉依旧笑眯眯的,眼光一一扫了过去,然后对苏烟道:“老师,这节课复习单剑格挡是吧?”

      “没错。”

      “我觉得我可以帮忙。”

      苏烟点了点头,让大家去拿剑。

      方勉也从武器架上拿起一把训练用的木剑,剑尖在地上点了两下,然后站到队伍前。

      扮猪吃虎什么的……谁爱扮谁扮。

      大家这才知道他所谓的帮忙是什么意思。

      敢情是他来攻,大家来挡?

      这就有点飘得离谱了。

      “我艹!难道笔试成绩还能提高实战自信?”

      “上次跟他对练的是谁?成绩怎样?”

      “常威吧,谁不知道他们两个最爱粘在一起。”

      “常威?他又不会武功,这算什么参考标准?”

      苏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抱着双手道:“五个五个上吧,能挡住方勉一剑的,允许回教室自习。”

      “哈?”

      “……所以复习什么的都是假的,苏老师这节课其实是想让我们休息?”

      “第一排的,抓紧啊,我要回去自习,自习使我快乐。”

      第一排的排头弹了弹手上的剑,道:“苏老师,我们可当真了啊?”

      苏烟点了点头,“挡不住的去陪常威跑几圈。”

      大家转头看了看像死猪一样在跑道上以每分钟5米速度在移动的常胖子,都打了个寒颤。

      “开始开始,快点,这节课没剩多少了。”

      第一排的几人马上走了上来,不过大家没真的五人一起,而是排头先来到了方勉面前。

      “来吧,方勉,你可以用技……能……”

      话没说完,方勉的剑尖已经抵在了他胸口。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然后神情都慎重了起来。

      “这个……偷袭不算吧?”

      “其他没学会,苏老师那套倒是学得挺溜哈。”

      “这好像不是希夷剑诀吧?”

      “屁的剑诀,就是普通的直刺而已。”

      “楞着做什么?跑步去啊!”

      谁都不是白痴,多少看出了点门道,刚才方勉那剑虽然平平无奇,但看排头那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后面的人对视了一眼,分出五人上前。

      大家都怕方勉再突然出剑,所以一开始就做出了格挡准备。

      这次所有人都看清了方勉的动作。

      手腕抬起,长剑随意直刺,速度不快,轨迹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家都松了口气。

      “果然是因为偷袭的问题。”

      这样的念头刚闪过,“啪”“啪”“啪”……十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不是木剑击打在一起的声音,而是木剑打中手腕和木剑坠地的声音。

      五个人并排站在方勉身前,他的攻击范围当然不可能把五人都包含进去,所以其实在出剑的同时还有移动的动作,结果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五个人的手腕已经被方勉击中,手上的木剑掉了一地。

      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身体有点冷。

      “萧少,什么情况?你看清了吗?”

      萧九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点邪门。”

      他说完走出队列,来到方勉面前。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不管是财力还是战力,萧九辰都是五班的门面。

      如果他也不能挡住方勉一剑,那其他人上去基本也没戏。

      方勉笑了笑,萧九辰突然一剑刺了出来。

      没人会笑他不讲规矩。

      苏烟的教学理念里,最大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不管是训练也好,比试也罢,一切都以实战为标准,只要不要赖得太过分,比如人家用木剑你用觉醒武器之类的,没人会觉得有问题。

      萧九辰的木剑即将刺中方勉面门,但所有人却都紧紧盯着方勉握剑的手。

      抬起,探出,后发先至,剑尖轻抖。

      “啪!”手腕中剑。

      “啪!”木剑坠地。

      今天之后,五班门面换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