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看了下面会湿的视频

      林家,最近怪事不断。

      半年内接连有人奇诡死亡,找不到凶手。

      每个死者睡觉前都好好的,晚上房间内也没闹出过任何动静,但早上却浑身僵硬,脸色紫红,仿佛窒息而亡。

      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可却没有上吊,而是面色狰狞地平躺在床上,双手举在脖子附近。

      看起来不是自杀,也不可能是有人故意将之勒死后再离开。

      因为每个人临死的表情和状态几乎全都一模一样,就算是同一凶手作案,也不可能完美复制好几次。

      而且可以确保死者房间在整个晚上都根本没有其他人进入过。

      除了自己掐死自己外,好像实在没有别的解释。

      但这显然绝无可能!

      那么排除一切之后,唯一的答案就是有妖邪作祟。

      林家以前也是修行世家,而且曾出过好几位大修士。

      但一百多年前,其族内老祖得罪了一尊大妖,不但自己身死道消,更连累全族都被下了诅咒。

      从此林家血脉后裔全都无法觉醒符灵,由此衰落。

      不过林家老祖生前也结交了不少朋友,在其死后为林家提供庇护,楚沉风便是其中之一。

      这才让林家不至于彻底败落,仍然拥有不少资产,在某些低阶修士眼中都仍是名门大户。

      凶案发生后,林家也请其他小门派的修行者去仔细察看过,结果不但邪祟没找到,反而死了好几个修士。

      一时间再没人敢踏足。

      不得已之下,只能求到楚沉风这里来。

      “此次你和平安一起走一趟,不管是邪祟还是妖,诛杀后都归你所有,另外林家再额外给你们一个金纹晶作为报酬。”

      楚沉风看着站在一起的方北和工具人,随后又专门对方北说道:“林家的事情解决后,不必着急回分殿复命,可以回家看看,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任务,很难,也很重要,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本座!”

      “弟子明白!”方北点头应诺,神情严肃无比。

      连楚沉风都这么直白地提醒,可见那个能让他直接晋升诛邪使的任务何其不同寻常。

      不过眼下,林家之行的报酬倒是让他大感兴趣。

      其他先不说,光是一个金纹晶,哪怕他和工具人楚平安对半分,也有五十个银纹晶!

      这不但足以让他付完符兵的尾款,还有非常多结余可以用作“符纹中间商”计划的启动资金。

      “平安一心痴迷修行和符纹,与妖邪战斗的经验还不如你,所以林家之行大方向由你把控,平安一旁辅助。”

      楚沉风给二人的合作定下以方北为主,工具人为副的基调。

      若论修为,工具人其实比方北高得多,但他自幼跟着楚沉风,几乎没有一个人在外磨砺的经验。

      说一句温室中的花朵都不为过。

      方北也曾打听过他,结果得到的反馈是被楚沉风视若义子般的工具人,不但心性善良,甚至还有点天真。

      据说他最大的愿望是创造一种符纹,能让人族每个人都觉醒符灵,从此人人皆可修炼,皆有改命的机会,不再受妖邪祸乱之苦……

      “明天再准备一天,你们后天一早出发。”

      楚沉风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可以出去了。

      方北和工具人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而后才退出门外。

      在观尘楼门口,方北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既然是诛邪除妖,自然是越早越好,为什么长老不让我们今天就出发,非要再等两天?”

      工具人看着他似笑非笑,轻轻摇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有惊喜等着你。”

      惊喜?!

      方北自然是喜欢的,不过等待的过程中时间却显得有点漫长。

      第三天一早,方北便来到城门口,准备汇合工具人后一同出发去林家。

      结果,却见楚平安早已在等着他,旁边还有一名大汉,赫然是卫三。

      卫三身前竖立着一个长条形木匣,差不多有他大腿高,右手按在上面,给人一种按着刀柄蓄势待发的感觉。

      见方北走来,卫三直接单手将木匣提起,扔了过来。

      方北不明所以,也以单手去接,结果木匣在他手中猛然一沉,差点掉下。

      其重量竟然不下两千斤!

      好在方北如今力量今非昔比,方才只是大意,当即顺势将木匣按向地面。

      “砰”的一声,坚硬的纹石地板都被砸出一个浅坑,方北手抚木匣顶部,比卫三刚才的样子倒也更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

      “里面有一柄短剑,两截枪杆,组合起来便是你要的战枪浮屠!”

      卫山肃容说道:“主要材质是三阶鳞纹黑金,全枪重两千三百斤,铭刻的符纹有刃符、盾符和六重山崩符。”

      六重山崩符!

      方北大吃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卫三。

      前天定制兵器的时候,他的确说过暂时分别铭刻坚固、锋利和可以临时增加重量的三种符纹。

      盾符和刃符都是常见的基础符纹,但六重山崩符却大大出乎方北的预料。

      在修行界,符纹理论上没有绝对的强弱之分。

      因为不同的符纹,在不同的妖、邪祟或人族修士身上,威力天差地别。

      但理论终究只是理论,孰强孰弱,人族修士心中自然有一个大多数人都认可的判断。

      并且,不知哪个神秘势力开创了符纹天榜,收录各个修行阶段最强的符纹名字。

      而六重山崩符,便凭借对肉身战力的巨大提升而位列天榜之中!

      虽然排名靠后,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天榜符纹,备受瞩目。

      此符铭刻在兵器上,可以让兵器的重量剧增。

      短时间内,攻击同一个目标时,第一次攻击重量不变,但第二次陡然增加一倍,第三次是在原基础上再加一倍……

      故而第六次攻击时,兵器重量将达到恐怖的六倍!

      那时一击既出,威势之凶猛,便如山崩地裂,同境无人可挡。

      最重要的是,连续攻击时重量虽然提升,但对其主人而言,受到的影响却小得多。

      很少出现由于重量剧增,使用者自己都拿不动的情况。

      当然,如果一个只有一两千斤力气的人,非要使用这杆重两千多斤的浮屠,肯定是自讨苦吃。

      “好枪!”

      方北由衷地赞叹了一句,他没有将长枪从木盒中取出组装起来试用。

      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卫三的人品在他这里至少值一个金纹晶。

      再者,这里也不是试用符兵的地方。

      不过方北欣喜之余,眉头却不由紧锁:“三阶鳞纹黑金加六重山崩符,只要十八个银纹晶?别告诉我炼器阁也开始做赔本买卖了。”

      他之前定制时,说好的材料是一阶纹金和三道基础符纹。

      现在卫三没问过他就换了更好的材料和符纹,浮屠枪的品质要比预期高得多,可价格也至少要翻五倍不止。

      方北现在怎么付得起?

      并且,卫三的速度太快了,明显是这两天赶制出来的。

      “总价一百一十个银纹晶,放心,有人替你付钱了。”

      卫三看着方北意味深长道:“如果你出于男人的尊严考虑,一定要自己付钱的话,也可以慢慢还。”

      “谁替我付的?”方北本能地看向工具人。

      整个寒荒分殿,有理由和实力这么做的,好像也只有现在颇为重视他的楚沉风了。

      然而工具人却摇头否认,笑而不语。

      “不用问了,你能猜到就猜,猜不到也不用寻根究底,对方既不想让你知道,也不用你道谢。”卫三从方北身旁走过,径直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方北不由喃喃自语。

      “如果不是楚长老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分殿某位师姐被方某的绝世容颜和才华吸引,芳心暗许了。”

      工具人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多了。”

      方北仿佛没听到,仍自顾自低语:“其实那位师姐完全没必要这样,大大方方的多好,方某真的不介意做一个贤夫良父,相妻教子。”

      工具人深吸了口气,留下一句“我先走了”,翻身上马冲出城门……

      PS:非常走心的求票求推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