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弟广场舞幸福爱河

      勾栏的确是唱戏的地方,这个,麻九在‘水浒传’看到过,不过,‘水浒传’对勾栏的描写不够全面,古代的勾栏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麻九还真想看看。

      想到这儿,麻九朝一脸期待的两位碗主说道:“反正这一会儿也没什么事情,进去听一出戏吧,正好消消食儿。”

      朱碗主和胖三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都给麻九一个欣赏的微笑,疾步向门前打锣的一栋勾栏奔去。

      勾栏的入口处是一个门斗,门斗上方有一匾额,黑色的牌匾上写着白色的大字:昆仑之梦。

      一副娟质的蓝色帐额(横幅)横挂在门斗之上,写着“戏如人生,人生如梦”字样。

      门斗旁立着一个两个三脚架支着的大木板,上面贴着牛皮纸写的演出“招子”(海报)。麻九看到这出戏的名字叫“王五救母”,唱戏的头牌叫白秀英。

      怎么和水浒传上勾栏里的唱戏人一个名字呢?

      麻九有些纳闷儿。

      神楼、青龙头、白虎头的座位已经卖完了,麻九交了三人的票钱,把门的让开通道,三人走了进去。

      这是一栋完全木结构的建筑,几个人字形的大梁横在头顶,大梁上搭着檩子,檩子上挂着椽子,椽子上钉着木板。不知什么原因,中间的两个大梁已经向一边倾斜了,屋内支着大梁的立柱倾斜得更加厉害,好像随时就要倒塌一样。

      戏台在正对着大门的西侧,有两丈的见方,有半人多高,三面围着二尺多高的通透木栅栏,栅栏上画着蓝白相间的花纹。

      戏台后面有一道门应该直通戏房或是化妆房,门洞上遮着一块拖地的白布,上面画着红脸的关公。

      木屋的南北两面墙都开着巨大的窗户,几乎占满了整个墙壁,窗户台也很低,窗户上糊着亮晶晶的竹篾纸,使得屋内很亮堂。

      在戏台和东面大门之间的空地上,摆放着一排排的座椅,靠近戏台的座椅很低,离戏台越远,座椅越高,靠大门的位置的板凳比人腰还高。

      麻九看到场内几乎坐满了各色的看客,只有南面靠窗户的位置有几张椅子无人就坐,麻九等三人走过去,坐了下去。

      一坐下,麻九才明白,原来是这里太亮,有些看不清戏台,但,场内几乎没有座位了,三人也只能将就了。

      在正对戏台的看场中部,有一个一人多高架空的台子,台子挺大,和戏台大小差不多,两边有梯子能够上下人。

      这可能就是卖票的所说的神楼了。神楼上摆放了两张方桌,方桌上都放着瓜果梨桃。

      左边方桌旁坐着三人,中间一人四十左右岁年纪,刀条脸,面色苍白,眼睛奇大,像牛眼一样,穿着绸缎,带着玉佩,很显然是个有钱的土豪,他正在饮茶。旁边两人穿着黑色对襟短褂,布鞋绑腿,留着短头发,很显然是两个跟班的家丁。

      右边方桌上坐着两名红衣和尚,一人较胖,左侧额角上有一块月牙形的刀疤,眉毛浓密,像坟堆上茂盛的杂草,另一人较瘦,脸上像被抽了条,最显眼的是他只有半拉眉毛,那仅存的眉毛也是稀稀疏疏,像遭了水灾的庄家,东倒西斜的。

      两名和尚的年龄都在四十岁上下,红色僧衣里面似乎织进了什么东西,有些扎眼。

      麻九几人刚入座不久,戏台上想起了一阵花鼓之声。

      咚咚咚···咚咚咚···

      鼓声时大时小,时高时低,时紧时慢,像报幕的演员在清声告知,又像某位戏角在婉转倾述,似风声,似水声,似雷声,似歌,似舞,似乐,似悲,似甘,似苦。

      随着鼓声响起,一位白发童颜的仙翁一手拄着铁梨仙杖,一手托着红木仙盘,走上了戏台。

      有些嘈杂的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都扬起头,朝台上看去。

      就见这位仙翁的胡须像一缕银丝,在胸前飘荡,仙盘里盛着一枚枚的仙果,看起来很像新鲜的荔枝。

      一只欢快的梅花小鹿蹦蹦跳跳地跟在他是身边,只是这只鹿是直立行走,扭扭捏捏的臀部很招人喜爱,小鹿的脸嫩嫩的,像剥了皮的荔枝一样。

      小鹿的梅花斑点也很夸张,鹿角有些小巧。

      仙翁踩着鼓点走到舞台中央,就见他把仙杖朝舞台上轻轻一顿,鼓声便消失了,很快,悠扬婉转的笛声像一阵阵的流水一样洒向了看客,笛声阵阵,似紫气东来,笛声悠悠,似天籁之音。

      喜人的小鹿拿起仙盘中的仙果,抛向戏台下的看客,看客们一阵骚乱,争抢仙果,闹得人声鼎沸,其乐融融。

      胖三在混乱之中,浑水摸鱼还弄到了一枚仙果,很怕麻九、朱碗主两人有啥企图,慌忙剥了皮,一口放到了嘴里,连果核都嚼碎了,一同吞到了肚子里。

      唉!真是物以稀为贵呀!

      神楼上的几个人看到下面争抢仙果的热烈场面,似乎有些羡慕,有些眼馋,还有些无奈和失落。

      仙翁和小鹿分派完仙果就退场了,接着,一阵美妙的琴声传来,飘飘然地走上来七位绝色仙女,她们分别穿着红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仙衣,仙衣上都绣着彩云以及梅花、菊花、玫瑰花、桃花、水仙花、荷花、牡丹花七种争奇斗艳的花朵。

      仙女们一个个面带微笑,每人手里托着一只不大不小的类似绣球的东西,绣球的颜色和每人仙衣的颜色一致。

      七位仙女排成一排在戏台上轻移莲步走了两周,最后,面对看客们站到了戏台的中央。

      现场气氛一下热烈起来,不少男人纷纷站起来,朝自己心仪的仙女频频挥手,有的男人居然送出了飞吻。

      朱碗主和胖三也站了起来,对着仙女们指指点点。

      朱碗主说,那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仙女好看。

      胖三说,那个穿着青色衣服的仙女好看。

      两人还一通争执。

      麻九见的美女不少,虽然多数都是在电影电视里见到的,但,也算是经历沧海了。

      不过,那个紫衣仙女还是叫麻九眼睛一亮。

      雍容典雅,娇美清纯。

      真是出水芙蓉。

      “当啷!”

      一声锣响,走出一位打扮得像天神一样的男士,他长着两只巨大的翅膀,合拢的翅膀几乎覆盖了他的后半身,他的仙衣是白色的,翅膀是金色的。

      他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棍,很像现代的棒球球杆。

      只见天神大步走到了仙女们的前面,站住了。

      他侧身对着仙女们,挥了挥手中的球杆。

      精彩的一幕开始了!

      “当!”

      随着清脆的一声锣响,就见站在左面排头的红衣仙女缓步向前走出,双臂一抬,一招美女扬场,向空中抛出了手中系着彩带的红色绣球。

      绣球像一枚巨大的仙果向空中缓缓飞去,然后又缓缓地落了下来,场下的看客顿时大呼小叫起来。

      “往这儿拍!”

      “往我这人打!她是我的!”

      “天神,往这儿打!有赏!”

      “天神,哥在这儿!快拍!”

      ······

      绣球像染了色的月儿,缓缓下落着,当它落到一人高的时候,天神上前一步,猛的抡起球杆,‘噗’的一声轻响,把绣球打到了台下。

      绣球落地的区域,人群一阵骚乱。

      人们都站了起来,都伸出渴望的双手,抓向下落的绣球。

      在剧烈的拥挤中,一名黑黑的小伙子接住了绣球,把她一下子搂在了怀里,旁边几人见状,都去抢夺,一群人顿时乱作一团,厮打之声不绝于耳。

      “当”!

      又是一声锣响,橙色绣球从戏台上飞了出去,绣球像一团火,直向神楼飞去,台下人们发出了一阵的哀叹之声。

      有人骂起了娘,有人指着台上的天神,咬牙切齿。

      神楼上左边方桌的牛眼土豪和右边方桌的胖和尚见绣球朝神楼飞来了,都以惊人的速度离开了桌子,直奔绣球而去。

      牛眼土豪伸出双手去抓绣球,眼看就要抓到了,不料胖和尚飞起一脚把绣球像踢毽子一样踢了起来,绣球撞到了棚板,又缓缓地落向了神楼,两人为了抓到绣球,在绣球下面急速地过起了招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