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羡顶开软肉

      “你好,我叫王重阳,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叫张拓海,也很高兴认识你”

      自我介绍完后,王重阳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了张拓海。

      “谢谢。”张拓海接过巧克力,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嘿!你还敢在赵老师的课堂上吃东西呀!你真牛逼。”王重阳竖起大拇指道。

      期间不停的堤防着讲台上的赵老师。

      听到王重阳这么说,想必是有吃过这方面的亏吧!于是张拓海愣愣的问道:“有和不妥吗?”。

      “你怕是不了解赵老师的脾气吧!”

      张拓海看得出来,王重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但很快便稍纵即逝。

      从王重阳的语气和表情变化来看,他是真忌讳在赵老师的课堂上吃东西。

      面对王重阳的问题,张拓海只能是摇摇头。

      王重阳接着道:“你是新来的,不了解也很正常,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对于这个问题,张拓海的好奇心可等不了以后,他现在就想知道。于是向王重阳问道:“有这么恐怖吗?我看赵老师的面相挺和蔼可亲的啊!”。

      “那你是被她的外表给骗了。”王重阳哀叹一声道:“我刚来时,跟你一样,啥也不知道,有一天就撞枪口上了....”。

      果然如张拓海猜想的那样,王重阳是吃过这方面的亏。

      对于王重阳能告诉自己这么多,张拓海表示很感谢,决定请王重阳吃辣条。

      “那撞在枪口上能怎么着?顶多批评几句,难道要枪毙不成?”张拓海不经的问道。

      “啧啧...”王重阳顿了顿道:“比枪毙恐怖多了。”。

      “啥?上课吃个东西,后果居然会比枪毙还要恐怖,这个世界怎么了?”。

      “习惯就好。”

      刚开始,张拓海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再次问了一遍王重阳,结果是,自己没有听错。

      这让张拓海感到很蛋疼,赶紧把嘴里的巧克力给吐了出来。

      由于吐的急,张拓海直接给呛到了。不停的咳蔌起来。

      安静的教室,就这么的被张拓海的咳蔌声给打破,一时间,众位同学都把目光投向了张拓海。

      站在三尺讲台上的赵老师,也转个身来,看着张拓海,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同桌王重阳倒是笑的贼欢畅。

      对此,张拓海好像有明白什么了,这小子是故意给我巧克力,让我出糗的吧!

      内心深处,张拓海把王重阳骂了遍。

      当张拓海把注意力放到课本上时,他发现,自己好多都不会,特别是这些数学公式,张拓海看着都脑壳疼。

      不过让张拓海不敢相信的是,同桌王重阳的数学倒是挺牛逼的,赵老师提出的问题,这小子几乎都能答出来,一脸的轻松。

      原来自己的同桌是学霸啊!

      在云里雾里中,总算是下课了。

      针对刚才的问题,张拓海忍不住再次向王重阳问道:“比枪毙要恐惧的事是什么啊!”。

      王重阳先是一愣,然后回过神来,看着张拓海道:“是写不完的数学作业。”。

      张拓海:“???”。

      说完,王重阳便起身上厕所去了。

      第一天报道的张拓海,还是挺乖巧的,硬是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全程都埋头翻看着新课本。

      没过一会儿,上完厕所的王重阳回来了。

      回到座位上的王重阳,屁股都还没坐热,便听到有人直呼他的大名,叫他过去。

      整个语气并不太友好,更像是在招呼小弟。

      可王重阳依然是乐呵呵的跑了过去。

      很显然,王重阳很怕对方。

      张拓海对此很纳闷,于是顺着叫喊声,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满头蓝色头发,目光如炬,清瘦结实的男孩,这时正好与张拓海双目相对,对视数秒,对方摆出一副皮笑肉不笑表情,紧盯着张拓海。

      不知道为什么,当张拓海看到这个男孩时,他很不舒服,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具体的,张拓海又说不清楚。

      正在对视时,围拢在蓝色头发身旁的,一个高大壮实的家伙开口道:“看什么看,新来的。”。

      听到这个声音,原来刚才叫喊王重阳的就是这家伙。

      也是,一般主人不叫,养的狗喜欢乱叫,好像从古至今都是这样,对此,张拓海表示理解。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张拓海立马转移了视线,接着埋头翻看着新课本。

      不用说,张拓海就能猜到,那个蓝色头发的男孩,应该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不然的话,凭什么刚才那个高大壮实的家伙会听他的?

      只是张拓海搞不懂的是,蓝色头发的男孩,整个人看上去,除了眼神犀利点,头发显露点,好像其他的也都没什么特别的。

      为了搞清楚这些疑问,张拓海打算等王重阳,再回到座位时问他。

      叮叮......

      上课的铃声响起,王重阳带着一叠作业回来。

      看到这里,张拓海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收作业本去了?”。

      “收个屁的作业本啊!”王重阳看着眼前的一叠作业,满脸欲哭无泪道:“又叫老子帮他们写作业。”。

      “你干嘛不拒绝啊!”张拓海疑问道。

      “能拒绝就好了。”王重阳显得很无奈道。

      听到王重阳这么说,张拓海就更好奇了,心想,连拒绝都不能,看来对方很牛逼格拉斯啊!

      惹不起,这是张拓海得出的结论,不过张拓海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张拓海之所以想了解对方,不是因为别的,毕竟他也是这个班上的一员,了解一下其他重点同学,想必也不是什么坏事。

      于是低头,看着王重阳小声问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啊!很牛逼吗?”。

      “何止是牛逼啊!简直是牛逼plus”王重阳回过头,看着张拓海道:“看到那个蓝色头发的没?”。

      “嗯!”张拓海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也奇了怪,上课吃个东西,赵老师都要管,这家伙染成蓝色头发就不管吗?”。

      王重阳噗嗤笑道:“哈哈!谁跟你说,马福的头发是染的啊!”。

      “难道不是吗?”

      “还真的就不是”王重阳讲到这里,咽了咽口水道:“这个蓝色头发是马氏家族特有的标志,据说已经上千年了”。

      “马氏家族?”

      正当张拓海发出疑问时,站在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睥睨的看着底下的张拓海和王重阳道:“你俩要是再讲话,就给我出去。”。

      一时间,大家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张拓海他俩身上。

      有看戏的、有鄙视的、有嘲笑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