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聊下载2017

      “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和太子妃随着陛下去了御书房,没有多待,便离开了皇宫。”杨公公跪在皇后面前禀报。

      他受命盯紧他们的行踪,踏出宫门之后,他便立刻前来汇报。

      皇后心中默念:“御书房。”

      为何每一年的今日,皇上都要带他们两个去一趟御书房,十三年来风雨无阻。

      十三年前,皇上带了唐凝和萧策回来之后,御书房便成了禁地。

      御书房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继续盯着。”皇后嘱咐道:“寻到合适时机,务必除掉唐凝。”

      这些孩子中皇上最在乎的便是唐凝。只要除掉唐凝,皇儿和太子便势均力敌。

      可笑至极!

      只因为一个预言,他便将来历不明的唐凝安排了一个相府嫡女的身份,待她如亲生。自己的亲生儿子萧鸣却弃之如敝履!

      …………

      “太子殿下,柳如烟身负重伤在暗堂请罪。”萧策和唐凝刚下马车,侍卫长风月便上前禀告。

      唐凝脚步一顿,这么快就回来了?

      萧策察觉到唐凝反应,以为他是在担忧柳如烟。

      毕竟柳如烟是唐凝的贴身暗卫。

      “凝儿不用担心,你先回房休息本王去去便回。”萧策安抚着唐凝的情绪。

      随后才转身对着风月命令道:“从现在开始,你负责太子妃的安全。”

      风月是他身边的四大侍卫,也是唯一的女侍卫长,武功高强,心思敏锐,他早就想要有此意,只是被凝儿拒绝罢了。

      唐凝是觉得风月一个侍卫长给自己当随身侍卫有些大材小用,所以才拒绝。

      今日唐凝还是摇头表示拒绝。

      柳如烟最好留在她的身边,否则她该如何利用柳如烟去算计萧鸣。又该如何算计柳如烟呢!

      她早就听闻,四大侍卫长之首的风雷倾慕柳如烟多时。

      这次她失踪,风雷作为侍卫长之首难逃玩忽职守之罪。

      柳如烟能够迷惑萧鸣,还能迷惑不了一个本来就对她心心念念的风雷吗!

      若是风雷也生了异心,那她就一并除掉。

      以免他日成为策哥哥的阻碍。

      “我意已决。”萧策第一次拒绝了唐凝的要求。

      他按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解释道:“你的安全最重要,知道吗?”

      她只得点头,不再拒绝萧策的安排。

      决定将计划稍作调整。

      她眼神担忧的指了指前方示意萧策,她很担心柳如烟想要去看看。

      萧策本想让她回去休息。毕竟奔波了天,她只休息了一个时辰,可又深知她若心有不安,也不能安心休息。

      见到萧策点头,唐凝开心握着萧策的手。

      唐凝向来含蓄温柔,如今主动握着他的手,他心中微动红了耳廓。

      …………

      柳如烟捂着自己的伤口跪在萧策和唐凝的面前,主动请罪:“殿下,属下保护不周,罪该万死!”

      萧策冷声说道:“本王只想知道事情的经过。”

      柳如烟内心十分委屈。她受了伤,可是太子却毫不在意。

      他在意的唯有唐凝一人。

      她低着头眼神眼中闪烁着泪花:“回禀殿下,昨天夜里,也不知怎的,属下与太子妃一同昏迷,直至今日午时方才苏醒。属下便立刻回来禀报。”

      萧策勃然大怒:“不知道怎么昏迷的?”

      “你身为暗卫,守护不利,保护不周,还敢推卸责任。”他眸底划过一丝杀意:“拖下去,鞭刑一百。”

      “殿下开恩,柳如烟已身受重伤,经不起这一百鞭刑。”雷动跪下求情。

      唐凝没有想到开口求情的会是四大暗卫中的小军师雷动。

      她悄无声息的撇了一眼雷动身后的风雷。

      果不其然,雷动是为了风雷而开口为柳如烟求情。

      四大护卫同气连枝,这风雷一时半会怕是动不得!

      她抬起头看着萧策,但见他眼底杀意更甚:“谁敢求情,一律受罚。”

      风雷等人吓得默不作声。

      唐凝握着他的手,出言阻止:“策哥哥,算了吧!她已经受了伤也算是受过惩罚了。”

      若是除掉柳如烟,萧鸣必定会安排其他人潜伏在她身边,那才叫防不胜防。

      留下柳如烟,便如同安了一颗棋子放在萧鸣身边。

      “凝儿,你能说话了,快张嘴,我瞧瞧伤口恢复的怎么了?”萧策听见唐凝开口,欣喜过甚,急切的想要知道唐凝伤势如何。

      唐凝摇头颤声说道:“没好,说话都疼。”

      她自己不知道多后悔自己下嘴那么狠,吃饭疼、说话也疼。

      这一说话疼的更厉害了。

      萧策看见唐凝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知道她疼的厉害,顾不得其它,立刻将她拦腰抱起。“宣府医去凝脂苑。”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萧策便将自己居所赐名凝脂苑。

      柳如烟泪语簌簌的看着萧策的背影,双手紧握成拳,锋利指甲掐进肉里她都未察觉。

      凭什么唐凝可以得到殿下如此垂爱?

      萧策拂袖而去,柳如烟的惩罚便无疾而终。

      风雷心疼的将柳如烟扶了起来。

      身后的风月眼眸微沉,悄无声息的移开了自己视线。

      刚回到凝脂苑,唐凝便寻了一个借口让萧策离开。

      萧策刚离开,唐凝便取出了藏在自己香囊里药方。

      她将药方递给府医,吩咐道:“第一张药方是柳如烟今天吃的药。第二张药方你磨成粉末佐以安神香,让她随身佩戴。”

      府医仔细的看了一眼药方,脱口而出:“这是避子汤,不能治伤啊!”而第二张药,他居然看不懂!

      府医刚开口,唐凝便抬眸看着府医,眼眸阴沉幽暗,深不见底。吓的府医立刻闭嘴。

      太子妃向来温婉娴静,突然露出这样眼神,府医自然害怕。

      唐凝敛了敛眼眸中的寒气,柔声嘱咐道:“齐大夫无需多言,按本宫的吩咐去做便可。切记这件事情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哪怕太子也不例外。”

      柳如烟回来了,她怎能不送上一份大礼呢!

      既然柳如烟那么想要攀附二皇子,那她怎能不助柳如烟一臂之力。

      唐凝勾唇浅笑,眼眸阴沉如水。

      府医不敢抬头,乖乖的将药方折好,藏在自己衣袖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