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资源bibizy

      “淦!你们两个小鬼怎么在这里!”

      席戈这一回头,见后面人还挺多。

      除了贝鲁梅尔母女三人,还有不知道被谁打得皮青脸肿,身上一片烧焦的老鼠中校和克罗欧比。

      再有就是席戈熟悉至极的身影了。

      路飞和艾斯两个小家伙,还有站在他们身后,一脸羞红之色的卡利·达旦。

      “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席戈先生了,席戈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英俊帅气呢。”达旦害羞地看着向着自己走来的席戈,心脏‘砰砰砰’狂跳:“席戈先生是要拥抱我吗,怎么办怎么办,我要不要假装拒绝?”

      “不好了,万一席戈先生信以为真怎么办?”

      “糟了,我今天早上好像没有洗澡,席戈先生会不会嫌弃我?”

      “哎呀呀,好害羞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席戈先生拥抱……”

      ‘砰!砰!砰!’

      席戈连续打出三拳,附着着武装色霸气的拳头,即便是路飞也疼得哇哇乱叫。

      贝鲁梅尔满脸惊讶:“席戈先生,你认识他们吗?”

      “哼!”席戈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看着路飞三人:“何止是认识啊,三个欠揍的家伙!”

      路飞捂着脑袋:“师父你的拳头好像比以前更疼了。”

      艾斯眼中含着泪水:“是啊是啊,师父你的拳头也太疼了!”

      “原来他们是席戈先生的弟子啊,怪不得这么强!”贝鲁梅尔看着被席戈一个人打到的鱼人们赞叹道:“才十多岁的年纪,就算他们两个吃了恶魔果实也不应该这么强才对。不过既然是席戈先生的弟子,那就难怪了。”

      贝鲁梅尔的话倒是让席戈心中得意非常。

      当然强了,路飞和艾斯的天赋摆在那里呢。

      一个是哥尔·D·罗杰的遗腹子,一个是卡普的孙子,革命家龙的儿子。

      这份天赋,当然了得。

      更何况,他们两个可是被席戈亲自训练了整整两年。

      奶瓶果实的威力在两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没有奶瓶果实潜移默化提升身体强度的能力,两人现在的实力恐怕要大打折扣了。

      “哈哈哈,劣徒当不得如此称赞……欸?你刚才说什么?”席戈忽然反应过来:“他们两个吃了恶魔果实?两个?”

      艾斯得意地看着席戈,缓缓伸出手来攥成拳头。

      下一瞬间,他的右臂变成了腾腾的火焰。

      席戈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他现在整个人都已经彻底懵了。

      要命了,一切都乱了。

      艾斯得到烧烧果实的时间应该是在他十八岁左右,而现在,他才只有十三岁啊!

      “你从哪里弄的烧烧果实!”席戈一把抓住艾斯的肩膀。

      艾斯被席戈现在的样子吓到了,他从没有见过席戈这个样子。

      在他心中,席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即便是袭击天龙人这种几乎可以算是捅破天的事情,他也丝毫不当一回事,怎么自己吃了烧烧果实就让师父这么激动。

      而且……师父是怎么知道我吃下的是烧烧果实的?

      “我……是路飞揍近海之王得到的……”

      轰隆!

      席戈感觉自己脑海中有一道惊雷炸响。

      “我想安静一会儿。”席戈留下一句话,缓缓离去了。

      满场寂静,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席戈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起来。

      “阿龙大人,咱们快跑吧!”一名刚刚苏醒过来的鱼人小声对阿龙说道。

      他已经彻底被席戈吓破胆了,那股恐怖的压迫感,让他兴不起丝毫反抗的想法。

      阿龙直勾勾看着路飞和艾斯,目中满是凶狠之色:“不行!想要建立属于鱼人的帝国,今天决不能逃!先去把其他族人叫醒,等一下听我命令抓住那两个小家伙!”

      他能看出来,那两个小家伙对席戈来说绝对是极其重要的人。

      只要抓住他们两个,他就有筹码和席戈谈判了。

      席戈现在心乱如麻,独自一个人向着可可亚西村南边的海边走去。

      那里停靠着他的海贼船:福利号。

      ‘吱——’

      关押着十几个鱼人的船舱被席戈打开。

      “滚!”

      他放走所有鱼人,独自一个人站在甲板之上。

      近海之王!

      本来在这里见到路飞他们已经很让席戈意外了,可是更加没想到的是,艾斯竟然这么早就得到了烧烧果实。

      而真正让席戈心中大乱的是,烧烧果实竟然是从近海之王那里获得的!

      不用他们说,席戈也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

      多半是路飞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搞出来的事情。

      因为席戈的训练,导致他进境飞快。

      感觉自己实力足够,所以去为香克斯报当年的断臂之仇。

      “近海之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席戈每次想到近海之王的时候,总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陷阱在等着自己,挖下这个陷阱的就是宿命,陷阱内的机关就是近海之王!

      “你还是没有放弃让我葬身近海之王腹中吗?”席戈眉头紧锁,看着波涛起伏的海水。

      自从在漩涡海流之中聆听到那道神秘的声音之后,席戈心中便生出一种感觉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感觉不但没有丝毫的衰减,反而愈发的强烈了。

      “我的敌人是宿命!”

      这个看不到摸不着的敌人实在是太恐怖了,即便是拥有系统,席戈心中也感觉一阵无力感萦绕心头。

      宿命到底是什么?

      规则?天道?还是一个和普通生灵迥然不同的生灵?

      席戈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以他现在的理解,如果将这个世界当做一个游戏的话,那宿命或许就是游戏的服务器,或者干脆就是创造出这个游戏的游戏工程师。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席戈就相当于这个游戏的BUG。一个在一定程度上先知先觉,知道所有未来即将发生事情,并且有能力对这些事情进行破坏和改变的超级BUG。

      也正是因为如此,宿命一定千方百计想要修补这个BUG。

      至于宿命会选择以何种方式修补,席戈就不得而知了。

      “八年!”席戈脸上的迷茫之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坚毅之色:“我等你八年的时间,这是我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八年后,我要你的答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