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日

      接下来,五人就惨了。而唐舞麟作为班中最皮糙肉厚的存在,又是男性,他成为了舞长空的教学案例。舞长空不断通过实战,来向其他学员们讲述实战中的技巧和注意事项。唐舞麟则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击倒在地。一次次的承受着教鞭的攻击。

      零班成立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院,唐舞麟五人自然也就成了名人。但他们都被要求不能将零班教学方式外传,所以,在经过几天的好奇之后,学院重新归于平静。

      舞长空只是他们的教学老师之一,还有更多的指导开始出现了。

      和普通班级更多的理论教学不同,零班更倾向于实战教学。正像郁朕院长所说的那样,学院给予了零班最大的支持,无论是教学方式还是高营养的食物,老师的配备,硬件设施的配备,全都是最优的。

      一天下课后,唐舞麟并没有直接返回自己的宿舍,反而是找上了正打算回法师塔的耐萨里奥。

      耐萨里奥疑惑道:“舞麟,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犹豫了一下后,唐舞麟重重的点点头道:“嗯!有。哥你能帮我打造一把兵器吗?”

      “打造兵器?”耐萨里奥想过很多唐舞麟来找自己的理由,却没有想到过唐舞麟来找自己是为了请自己帮他打造一把兵器,这又是什么情况?

      “对,我想请老哥你帮我打造一把单手剑,魔法装备的那种。”

      说完这话,唐舞麟眨大了自己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双手拉住耐萨里奥的衣袖用一种很娘的声音说道:“求求你了,老哥。”

      在思考过以往和耐萨里奥之间的战斗过程后,唐舞麟非常清楚以自己当前的状态,短时间内想要再提升战斗力的话除了锻炼战斗技巧就只剩下在武器上取得突破了。

      所以唐舞麟很自然的就冒出了想要打造出一把魔法武器的想法,以自己的锻造师等级应该是可以完成的。然后,唐舞麟望着金属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要怎么把法术附加到兵器上去,锻造师协会好像根本就没有这种技术吧!

      在想明白这一点后,唐舞麟果断放弃了这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并将希望的目光转向了自己那位无所不能的老哥身上,要知道这位才是玩法术的行家啊。

      “老哥!”唐舞麟的声音越来越女性化,整个人也顺着耐萨里奥的手臂骑到了耐萨里奥的身上,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耐萨里奥可以感受到唐舞麟呼吸的气息吹在自己的脸上,吹得痒痒的。

      如果此时有外人看到这一幕耽美的场景,那么男上加男这顶帽子两人算是这辈子都丢不掉了。

      “我答应,但你丫赶紧给我下来,你个大老爷们这样做不觉得恶心吗?”

      “不觉得啊!”嘴上这般说着,唐舞麟还是老老实实从耐萨里奥身上溜了下来。

      撒娇卖萌这种事有个度就行了,要是太过头让老哥讨厌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反正老哥人就在这里,也不可能跑掉,自己的攻略计划完全可以慢慢来,不用太过于着急这一时。

      “站好。”让唐舞麟站得离自己近一些,耐萨里奥双手高举发动了高等传送术,地上两人所站的位置闪过一抹耀眼的蓝色光芒将两人笼罩在其中。

      唐舞麟感觉自己就像被扔进一个滚桶洗衣机里搅了好几十圈一样,被甩了个头晕眼花,整个人的大脑被搅成了一团浆糊。

      等到的达耐萨里奥位于法师塔顶层的锻造室时,唐舞麟立刻不顾形象的趴在地上干呕了起来,看得耐萨里奥都觉得可怜。

      “第一次用传送法术的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多用几次后你就会适应了,我以前就是这么过来的。”转身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空杯子,耐萨里奥取出一管药剂倒入其中,随后将杯子递给了趴在地上的唐舞麟。

      耐萨里奥道:“喝了吧,这东西对于解除你现在的状态还是很好用的。”

      抬手接过耐萨里奥手中的杯子,唐舞麟一口将其喝干。

      “怎么样?好一点了吗?”

      对于这药剂对唐舞麟到底能起多大作用耐萨里奥其实是不敢保证的,毕竟艾泽拉斯的人类和斗罗大陆的人类在根本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物种。

      一个是由机械造物中了血肉诅咒后变成的人,另一个虽说耐萨里奥至今也还没研究出来,但耐萨里奥敢保证这里绝对没有中过血肉诅咒。

      同一种药剂对于两种不同的人类来说可能有两种不同的效果,在艾泽拉斯能起到作用的药剂可能到了斗罗大陆就会变成白开水,这是种族问题,不是药剂的问题。

      唐舞麟扶着一张椅子站起来道:“甜甜的,这东西挺好喝,哥你还有吗?”

      “没了,你在想屁吃。”听到唐舞麟这句话,耐萨里奥就知道唐舞麟是没问题了,要真要有问题唐舞麟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

      耐萨里奥走近冰墙旁边将手放在冰墙上摸索着,唐舞麟见状好奇的凑过去问道:“哥,你这是在干嘛呢?”

      耐萨里奥没理唐舞麟,继续专心在冰墙上寻找着某些东西。唐舞麟见耐萨里奥没理他,也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呆在一旁看着。

      终于在摸到一块稍微凸起的冰块时,耐萨里奥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冰块用力的按了下去。

      随着冰块被按下,唐舞麟只觉得自己脚下似乎发生了一阵轻微的震动,随后室内两侧的冰墙向后移动了一些距离,两排摆满了各种金属的架子从地下升起代替了两侧冰墙先前的位置。

      “哇!”

      “把嘴合上别哇了,没见识。”

      听到这句话唐舞麟总算从眼前琳琅满目的金属中回过神来。不过内心之中依旧十分激动。

      这些东西都是老哥的,而老哥又是我的,所以这些东西也是我的,一个古怪的念头,但也是唐舞麟兴奋的原因。

      耐萨里奥从架子旁拿起一份表格走到唐舞麟身边,指了指那些金属道:“你可以去选你打造单手剑所需要的材料了,你是第一次,所以这次你可以在我这里免一次单。”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发早了!靠!

      最近写斗罗同人文的为毛十个有九个都是系统文?是系统文人气高吗?

      还都是龙傲天后宫文。动不动就是同时把比比东、古月娜、胡列娜、朱竹清、宁荣荣什么的,也不知道肾还好吗。

      在这里发个关于后宫文的恶搞段子。

      “武魂殿教皇比比东突然怀孕,震惊世人!

      众长老连质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比比东苦思良久后答道:那一夜的人太多了,我忘记是谁的了。”

      感觉有点儿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