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ipili噼哩噼哩最新版黄的破解版

      当天晚上,知青大院再次上演了不醉不归的戏码,不过这一次被灌醉的是张俊。

      张俊的第一封录取通知书似乎点燃了大家的热情,也让乡亲们有了更多的期待,可是不知为什么,好似哑火的二踢脚,响了一声,就没了下文。

      期间,失落的齐大勇还特地跑过来跟姜斌叨唠,“估摸着这次是没希望了,明年还想坚持再考一次”,姜斌也是举双手赞成的。

      过了几天,村里再没有多一封录取通知书,不少乡人念叨着,“姜斌,这个秀才可惜了,那么好的成绩都考不上”。

      更有好事者,聊天的时候,神秘的传着谣言,“姜家祖坟上,荒凉的很,根本没有长那根蒿子秆。”

      还有,姜斌填志愿时填了三所名牌学校的消息也被扒了出来,身边关心的人听了都直摇头,“可惜了,孩子有些好高骛远啊。”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姜斌心里也泛起了嘀咕,“不会真失手了吧?”填志愿的时候,姜斌也是深思熟虑的,虽然都填了名校,但也填了服从分配这样的选项,可不会都失手了吧。

      心里有了担心,姜斌也变得有些不自信了。不过,他的心态倒是挺好,如果考不上,这辈子换一条路走走也未尝不可,凭着领先几十年的信息,直接下海打拼也是不错的选择。

      没过几天,齐大勇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他被苏省师院录取了,还是较强的数学专业,每届毕业生都有不少到省里工作的。姜斌是真心的为这位老熟人开心,他终于不用在这渡口度过一生了。

      又过了两天,知青点的另一个知青赵东辉得了徐州师范的通知书,又一次给安静的乡村炸起了涟漪。

      可姜斌这边依然没有消息,估摸着今年真的可能失手,王芳和姜广明也是有些担心儿子,在家的时候也是尽量小心,平时温馨和睦的家庭,有些不正常的小心。

      今年有了虾皮的副业,本来是存了点钱的,王芳还想趁着过年,改善一下生活,可这种景况,也只能稍稍熄灭心中的想法。

      眼瞅着就要过年了,队长刘永好意外的转到姜斌家门口,隔着篱笆喊道,“姜斌,支书让我带个口信,让你找他,有话跟你说。”

      “好嘞,”姜斌漫不经心的应道,大过年的能有啥事儿。

      离着支书家的周家湾,大概有一公里的路程,姜斌和刘永好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就溜达到了。

      一进支風雨文学里坐着一堆人,支书,村里的干部、还有玩伴福根都在,特别是看到公社的邮递员也在正堂坐着,姜斌心里一阵砰砰的跳动。最近,公社邮递员在村里出现的几次可都是送通知书,难道……?

      虽然两世为人,但到了这一刻的时候,还是难以克制的激动。

      进了屋,姜斌一一的跟大家打着招呼,尤其是站在一旁的福根,喜滋滋的朝着姜斌挤眉弄眼,让姜斌进一步笃定,应该是好事。

      “大斌,这是邮局的孙干部,不辞辛苦,给你把通知书送来了,”满脸喜意的支书周玉堂,首先发了言,孙干部一直是乡里人对于邮递员的称呼,这也是姜斌最近留意到的。

      “孙干部,您好!大冬天的还让您跑一趟,真是太辛苦了,太谢谢您了”姜斌学着大家的样子,情真意切的感激道。

      “姜同学恭喜你了,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见着姜斌进来,孙干部仔细拿出一个大信封,“是京城清大”,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都有些稍稍不同,似乎念出这个校名都需要带着一些敬重。

      “小伙子,祝贺你。你可是俺们县理科的状元,这不仅是你的光荣,也是咱们公社的光荣啊。”

      “状元,”大家一楞,虽然提前一步知道姜斌考上了大学,但“状元”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可不得了,一时引得大家议论纷纷,仿佛这个“状元”比大学更有魅力。

      虽然有了很多次心中的预演,但当这一刻突然来临的时候,姜斌还是有说不出的激动。县状元,这可比前一世考的好多了,也不知在全省能排个第几,胡思乱想间,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递来的通知书、贺信和入学须知。

      看着密封的牛皮纸信封,姜斌转过身望了望支书的媳妇李桂花,“婶子,能劳烦你拿个剪刀不?”

      “老婆子,赶快去拿个剪刀。”姜斌话音刚落,支书就开始催促起了媳妇。

      当着大家的面,姜斌打开了通知书,一张薄薄的信纸与张俊的大同小异。四周的人群虽然已经见过张俊、齐大勇几人的开通知书场面,可是再次看姜斌的依然新奇不已。

      “念念吧,大斌,”这全国最好的大学倒底有啥不同,福根还是很好奇的,也很眼馋。

      在大家的一致要求下,姜斌细细的读了出来,内容倒也简单,他被录取为清大计算机工程专业学生。

      “计算‘鸡’是个啥?”“鸡还会算术?”大家是不明白的,“计算‘鸡’跟村里的老母鸡有什么不同?能不能下蛋?”大家也是不管的,总之有了这张纸,姜斌以后就是国家干部,吃上了铁杆庄稼,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了。

      念完通知书,一通的热闹,一圈人都想知道当“状元”是啥感受。幸亏支书出来解围,让他回家报喜,孙干部由他来招呼。

      出了支书的院子,姜斌是跑着回家的,一公里的路程,他绝对是破了自己纪录的。两世为人的成熟心态,这一刻似乎也变成了真正的十八岁。

      “娘,娘,我考上大学了,我考上大学了……”隔着篱笆,姜斌老远就抑制不住喜悦,喊出了声。

      王芳挑着门帘出来,生怕自己听的不真切,“啥?说啥?”

      “娘,我考上大学了,”姜斌高兴的重复道,急急的进了院子,把通知书拿给王芳看。

      捏着通知书,王芳自是很高兴,笑着笑着,激动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刚刚出来的姜广明看着媳妇的反应,上前轻轻的安慰着,不时用手拍王芳的肩头,他是理解媳妇的心情的,盼星盼月亮,家里终于出了个大学生。

      “这可是我生的儿子,”王芳对着老公一阵的炫耀,姜广明嘿嘿的笑着,不论老婆说啥都是对的,不仅对,而且得附和,这是他的人生哲学。

      “哥哥,考上大学喽……”听着大人的对话,弟弟妹妹们也是一阵的开心,拍着小手不停的跳着。

      一家人算是高兴坏了,薄薄的一张通知书,不管看懂看不懂,每人都拿在手里瞅瞅,好似是多了不得的宝贝。

      这年头,大学的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别说清大,哪怕是个普通大学都能轰动十里八乡。可以想象,姜斌在正中公社这一块儿,肯定是要出大名的。

      “今天把家里的肉都给炖了,”王芳大手一挥,像是做了个很大的决定。

      “不过啦?”姜广明一阵无奈。

      ………………

      听到今晚吃肉,姜静姜凡两眼似乎冒着光,跳的更欢实了。

      姜斌也是如释重负,十八岁的状元郎,想想还有些得意,不经意间的就哼了出来: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