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香蕉欧美专区精品在线视频

      一阵晕眩,师画感到浑身疼痛,他缓缓的睁开眼睛仔细的打量周围,这是一个极其黑暗与封闭的空间,师画双眼瞳孔收缩,变化为黄金瞳孔,火眼金睛释放,两束金光射出,但是这也仅仅只能让师画看到方圆五米的地方;

      这里四周一片黑漆漆的,让人分不清方向,找不到其他一点有用可以指路的线索;

      安静,除了师画自己发出动作衣服互相摩擦的声音,听不到其他外部的一点声响;

      “咚咚~咚咚~”这是师画自己的心跳声,在这里,连心跳声都仿佛被放大了一般;师画动了,他选择了一个方向往前走去,在这四周黑漆漆的地方,不可视物,既然他的父皇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地方来进行对他第一步的试炼,自然不可能只是就停留在原地就可通过的;

      “踏~踏~踏”

      师画走了不知道多远,一路上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就连一丝的风响、水滴之声都没有,“这肯定是一处封闭到风雨不闻的密室空间”师画暗想;

      “喂~有没有人啦!我来进行试炼了,要不要给小爷一个面子赶快出来呀”师画故意放声大喊,想试试自己出声能不能触发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

      果然,一瞬间,师画的火眼金睛黄金瞳孔紧缩,身体不觉一紧,急忙一个翻身往前翻滚而去,直到离开原地十米开外确认身后没有其他之后才敢停下来转身回望;

      “轰隆隆~”一声巨响,就在刚才师画站立喊叫的地方裂开了一道十几米宽的大坑出来,“幸好刚才身体发出机警,自己闪避得快,不然掉下去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师画感叹,他的父皇给他安排的试炼想必也是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刚进入这里不久,环境都还没有熟悉,不慎掉下去恐怕也难平安无事,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的火眼金睛似乎还有预警的妙用,刚获得这一门秘技,具体有什么功效,还得待他去实验开发;

      就在师画出神期间,前方的巨坑发生变动,轰隆隆的声响不断,就是师画立身的这片空间都开始了颤动,师画好不容易才站立住身体,前方的裂缝巨坑中有东西缓缓的向上升了起来,半刻过后,裂缝中的东西终于全部升了起来,这是一座登天石梯,石梯的第一阶与师画站立的空间持平;

      还没有等师画仔细打量这一架石梯的时候,石梯的最高处发出一团亮光照耀而下,紧接着这团亮光就幻化出来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模样,长发垂肩,脸上细白如婴,就像一位谪仙人一般;师画火眼金睛射出两道光芒直向那位老人,径直就击穿了那位老人的身体,果然如师画所想,这尊人影只是一个虚影,只是有人特意留下的一道执念;

      “这可能就是我古华皇朝的那位通天始祖吗?”师画看着老人的身影自语;

      “又一位想要登天而上的少年么?上来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意志”石梯最高处的老人开口了;

      “您是我们的那位通天始祖吗?”师画向上询问,试图与这尊身影对话,可是上方却久久没有传来回应,“果然只是执念,好,那我就上去,看看这石梯有何不凡的地方”;

      师画走到石梯的第一阶前,他数了数,这石梯一共不过五十阶,高也不足二米,细看除了石梯上久未有人踏足生出了一些苔藓外,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师画缓步的向上走着,在这个过程中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似乎像是受到了影响一样,前面的十阶,他感觉到很快乐、很高兴,有一种新生的快感;接着第二个十阶,他又感觉到了身体好像变得很虚弱了一般,口中竟然不自觉的开始了咳嗽,师画自己的身体他自然清楚,踏上修行路后魂灵内视,有什么伤患都无处遁形,就在他踏上第三个十阶的时候,师画感觉到了自己好像在变得衰老一般,他的脚步慢了下来,每迈出一步都感觉很费力,双腿变得很沉重也变得很迟钝,变老自然不可能,师画如今也才不过八岁有余,踏上修行路后只要修行不缀,寿元更是生生不息,他可以长保青春;

      接着再踏上第四个十阶的时候又发生了变化,刚才的老迈之感全部消失,师画健步如飞,轻快的踏着石梯,在这第四个十阶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死亡的痛苦,师画明悟,原来这开始的四十节阶梯就是要我在一日之内尝尽“生、老、病死”这四种情绪;

      一连就向上踏了四十一步,在这个过程中石梯没有什么变化,师画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但是他的本能驱使他在这里停了下来;

      “大道遁一,踏足此阶方才拥具修行之姿”石梯最高处的身影又传出这样一句话;

      师画听闻回头看向后方的四十步石阶,“这就是凡人与可修行之人的界限吗?”师画自语“踏足这里才有资质能够踏上修行路,达不到这里,纵然你是巨妖之子,天主之儿,也不过只是百年红尘中一颗稍微耀眼一点的尘埃”;

      生、老、病、死四字便可概括凡人的一生;

      师画继续开始向着最后的九阶石梯迈进,果然最后的这九阶不一样,每一阶迈出师画都感觉到有一层莫名的压力附身,师画扛着不断叠加的压力向上走了六阶的,这六阶师画感受到了这是针对身体上的压力,一口气走上六阶,累积在师画身上的压力就像是有千斤小山压在了他的身上,压得师画都只能匍匐着,双脚费力的支撑着身体,不至于让他跪倒在石梯上;几颗汗珠从师画的额头上流了下来;师画身体能够承受的压力也快到极限了,但是师画还在咬紧牙关坚持着,他还要踏足最后的三阶;

      师画伸出右脚迈向最后的第七阶石梯,就在他的右脚接触到第七阶石梯的一瞬,师画感觉到了身上的压力似乎少了一半,这难道最后的三阶不是针对身体上的?师画疑问,紧接着他轻松的抬上了左脚,他的左脚踏上最后第七阶的一瞬,他感觉到了身体发生的变化,现在师画明白了最后三阶针对个人的是什么了,师画灵识进行内视,他看到了他小腹中的那一具今天才刚凝聚成型的身子被一团灰雾包裹着,在进行侵蚀,要把他的那具身子吞噬完;

      这最后的三阶石梯的试炼,是针对个人的魂灵的;

      师画自然不能看着他的身子就这样被不断侵蚀而坐以待毙,他开始调动身体一百零八道穴位的精血去小腹磨灭那团灰雾,同时去滋补被侵蚀了部分的身子;

      在这个过程中,师画已经踏在了最后的第二阶的台阶了,小腹里面的那团灰雾更庞大了,快要占满了师画的整个小腹,但是师画不惧,他继续在调动着各穴位的精血,这个过程很吃力,魂灵给他的压力要比刚才身体的压力还要困难十倍不止,师画的整个肩背已经被汗水全部浸湿了,师画双手撑在自己的大腿上,身体佝偻着出喘着粗气,口角都溢出了一丝鲜血;但是师画还不打算停下,他要踏上这最后一阶;那尊老人就立身漂浮在他的眼前,辉光闪闪,双目无神的看向他;

      最后这一阶,师画弯腰蓄力,突然,他奋力一跃,跳了上去,就在他双脚快触地的瞬间,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不论是身体上还是魂灵上的压力全部都消失了;

      师画在最后一阶站稳后,双手撑着腰大口踹息了一会儿,抬头看向就在他面前的这尊老人“我上来了,但是你看到我的意志了么?”师画走完这五十阶,虽然过程他也感觉比较曲折,但是却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艰难,他感觉试炼还未结束;

      “大道无情,十死无生,有何原因,敢逆上天?”果然,还有最后的一道试炼,这是一道关于道仰的问题,这一个问题不论是谁,因为它是每一个立志要踏上修行路人的终极一问,所有的修行者都是在走逆天之路,在与天争,这才是石梯对试炼者意志的考验,这一个问题的答案,关乎着你能有多大的意志在这一条路上走多远;

      师画沉默的看着这一尊老人,“是啊,我是因为什么原因要进行修行呢?若是为了护佑国土,让我古华皇朝长存,屹立于五域之上?可是我父皇身为当今的古华皇主,功参造化,举世茫茫也在前列,他早已做到!若为我古华皇朝得延万载岁月,有后继之士,可我又有长兄立志于前,长兄古师恩当今年轻一代的翘楚,未来自然可以做到所发大志”;

      “我又能做什么呢?”师画真正的陷入了沉思,如今他也不过八岁,还没有见过五域的山河壮丽,也没有探过生死禁区的恐怖疑迷,更没有体会过爱情、友情的热烈,亲情的羁绊,父兄的生老病死这些都还离他很遥远;

      “我修行仅仅是因为所有人都在修行我才修行的吗?可是这样的道仰又能支撑我到多远呢?”师画抱着头蹲在了石梯最高处的平台上不断的质问自己;

      “修行一道,所要遇到的危险不可预知,随时都有殒命之险,同伴相争,异族相杀;我生在帝皇之家,衣食无忧,若是安于现状,终生沉迷于尘世繁华,做一个快乐的公子哥又何乐不为呢?”

      挣扎、失望、对未来的无知,所有的情绪全部都涌了上来,涌上师画的心头,师画感觉此刻头疼欲裂,快要炸了;

      我所求的到底是什么?

      突然,师画倏的一下站了起来,像一柄利剑插在石梯上一样,笔直、坚挺;他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我所求之道就是世人所求之道,古今万千生灵都敢于逆大流而上,于红尘中争渡,或为自身长立于诸世绝巅,或为一族生存奋勇而上;可众灵所求总有终点,我要求的道,当是去探寻那终点中的万一,修行之道的极尽,我要行走与诸世,去探寻众灵各自所追求的大道,我要让万灵所求都有应,奋勇而上之人追求都为真,我要走到修行的尽头再创极尽”师画一字一顿说了出来!

      华城天顶,忽然之间黑云汇聚,一时间电闪雷鸣,五域顶尖的大教圣地的宗门禁地盘坐的太上高手都生出了感应,西方弥天世界最辉煌盛大的大弥寺中,千禅佛主倏然睁开双眼喃喃自语“似有天人大誓......”

      封闭的空间中,师画双眼精光大盛,此刻他的精气神都攀升道了极点“我为我志,敢逆上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