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诗织快播

      梁胖子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是和这个有关,还好自己有准备啊。又擦了一把汗:“掌教老爷,您可要相信小人啊,真的是刚听到那些儿歌就来上报了,半点其他心思没有呀。”

      怎么就扯到相信不相信了,詹闶不是特别理解梁再发的话。不过既然他也说到这件事了,那心里也应该有所准备,看看他什么态度吧。

      把手里摩挲着的烟斗放到嘴边抽了一口:“上次你就问过,会不会有什么事。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可能真的会出点事,鲜菜生意也会受一些影响。你如果有什么担心,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这些话梁再发根本没法相信,他就是觉得詹闶在试探他,一咬牙干脆跪在地上:“掌教老爷,您就别考验小人了。您把这么好的买卖交给小人,小人感谢还来不及,哪能有别的心思。小人可以发誓,要是……”

      “停,停,停,别动不动就发誓。”詹闶赶紧拦住梁胖子,他最不信的就是发誓,信任应该来自于分析和观察。如果每个誓言都能生效,这世上的人差不多该死绝了。

      让梁胖子起来坐好了,詹闶自己也喝了两口茶:“梁老板,实话告诉你,这次的事可能会闹得很大,虽然和鲜菜生意没关系,但也许会牵扯波及。你听到的那些都不算什么,本座现在已经是妖魔鬼怪的化身了。你要是担心被牵连,可以在五天之内结束咱们的合作。这不是考验,是真的担心你跟着受害。”

      詹闶的表情和语气都很认真,梁再发觉得自己也许真想多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结束合作自保吗,还是冒点风险坚持下去?

      权衡片刻之后,梁再发就想抽自己嘴巴子,怎么如此胆小怕事呢。坐正了很认真地回答詹闶:“掌教老爷,小人还是愿意继续做。您看得起小人,才给了这个发财的路子,小人不能赚钱的时候就来,有点风吹草动就跑,做人得有良心。”

      梁再发终于做了一次正确的判断,这才是詹闶在考验他。能通过这个考验,詹闶对他的信任也会增加一些,并且进入逐渐不断考验和信任的巡回。只要他能力够,今后有的是大事等他做。

      要做的事太多,手里人又太少,这是詹闶一直都发愁的问题。梁再发上次来报信,詹闶就对他有点心思了,所以才会有这次的考验。否则一个鲜菜生意而已,只要不耽误新作物培育,全丢了都不可惜,而且北平城里又不是只有梁再发一个菜贩子。

      通过了考验,接下来就能聊点正经话题了。詹闶略作沉吟:“鲜菜生意只是小买卖,问题出在往来人员过于复杂,所以才有可能出问题。你既然坚持要做,那这个预防出问题的事,本座就替你解决了。”

      果然是赌对了,道爷还亲自帮着解决问题,梁再发高兴得就要起身道谢,却被詹闶拦住:“你听我说完,过几天先给各个铺子里都安排一个专门负责记账和收钱的,人手我已经安排去找了,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怕你找不到合适的,而且这些人都得经过培训才能正式上工。到时候你只需要让你的人盯紧了,给每个顾客都要开具一种叫收据的凭证,防止有人在菜上面做文章。具体该怎么做,等东西出来就知道了。这些记账的工钱,还有收据的成本,也都从我这份里边出。”

      这番话说出来,更是叫梁胖子有些无地自容。道爷这么照顾我,什么事都帮我想到了,还自己出工钱。我却只知道琢磨道爷怀疑不怀疑这种屁事,真是愧对道爷一片苦心呀。

      愧疚了,就要有所表示,梁胖子也不是小气人,当下就拍着胸脯道:“掌教老爷这是说的什么话,您把事情都做了,小人如何也得做点什么,否则于心不安啊。这笔钱,就从小人的那份里出吧。”

      詹闶笑着摆摆手:“本座这些收据可是会抓贼的,造价相当不菲,几家铺面算下来,一天约莫得要二两银子。真让你出了,怕是背后要骂娘,算在总账里吧。”

      “天爷,会抓贼的凭证!这是仙术呀,二两银子可不贵。”梁再发满脑子都是“会抓贼”这三个字,什么贵不贵的根本不去考虑了。

      同时也有些暗怪自己,以前只想着生意往来,都忽略了道爷是堂堂掌教的身份。能在寒冷的冬天种出大量鲜菜,还能种出好些漂亮的花,这不是神仙手段又是什么。能遇上道爷,还被道爷赏识,这就是福分啊。

      想着想着,终于想起了今天来见詹闶的主要目的,怎么就把正事给忘了呢。不管有事没事,也不管受不受牵连,这门亲必须得攀上。

      在脑子里组织了好几遍语言,梁再发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这可是正经的高攀啊:“掌教老爷,小人今日来还有一事相求,不知您能否应允?”

      梁再发表现不错,如果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詹闶倒愿意帮他一把:“说说看,只要不是为非作歹,本座可以试试看。”

      “其实,呃,小人……”,嘟嘟囔囔地踌躇了片刻,梁再发一咬牙壮着胆子说了出来:“小人家中有一女,今年已经十六,到了该婚嫁的年龄。所以,所以小人就想,如果掌教老爷不嫌弃,能不能给小人机会,攀上您这门亲?”

      “本座与人交往,从不以身份地位为重,你这女儿只要条件合适,结个亲家倒也没什么,只是……”詹闶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说到一半却觉得不对,抬起手来指着自己问道:“你说的结亲,该不会是我吧?”

      梁胖子脸上带着些惭愧,也有几分希翼:“要说和掌教老爷结亲,的确是小人高攀了。可我等商人之家,天生就要弱于别人,小女虽说够不上国色天香,却能算花容月貌,从小也在意品性的教导,小人实在不忍心看着她年纪轻轻就去给垂暮之年的老朽做妾。掌教老爷的好,小人也是有所了解的,到您的家里做妾是小人能想到最好的,还望掌教老爷成全!”

      老子把你当合作伙伴,你却盘算着当老子的丈人。这么个情况下,詹闶就郁闷了。看着眼前的胖脸,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可仔细想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好处的。今后要尝试着重用梁再发,那他交个人质过来,通过联姻的方式保证彼此关系,倒也算合适,用起来也更放心一些。

      想通是想通了,可还得装模作样推辞一番,虽不能像皇帝登基那样三辞三让,却也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就是急色,听到个花容月貌就动心。

      装作很严肃的样子沉吟片刻,詹大掌教来了一番人家根本不在意的表演:“梁老板,说这话不是看不起你家。只是本座家中姬妾众多,你女儿要是进了詹家,可就委屈了呀。”

      什么委屈不委屈,那是现代人的思维。在万恶的封建社会里,一个小商人的女儿能给四品官位,还是一教之掌教做妾,这特么叫风光好不好。

      “不委屈,不委屈!”詹闶的意志“有所松动”,梁胖子当然是趁势追击了,胖手抬起来连连摆动:“掌教老爷是神仙下凡,小女能进您的家门,是祖宗保佑,前世修来的福气。掌教老爷的品性小人看得出来,断不会受了委屈的。”

      行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詹闶又装作沉思片刻,才“勉强”半推半就给出一个说法:“蒙梁老板高看,愿意把爱女下嫁,本座内心感激。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样定下来,我教对婚丧嫁娶没有那么多繁杂的规矩,但是本座要和令嫒见上一面,确定她自己本心也是愿意的才行。”

      不就是见一面吗,这算什么要求,梁再发当下就答应了。至于女儿那里怎么说,就更是简单了,父母之命,还是这么好的条件,不许不答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