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上下拱试看120秒视频

      顾知揉着眼睛从后期组的剪辑室走出来,他已经很熬了三天,不是他多拼命,是因为台里忽然调整了播出计划,周五晚上10点的那档《真假大来宾》提前一周被下档,李主任说如果他们非要这个时间段就必须在今天,也就是周三前把全部节目剪出来。

      综艺节目很多是季播,一般都是全部拍完剪完才会播出,还有周播的王牌综艺,这种节目一般会提前备出一个月的量,因为主持人和嘉宾的工作档期常常会安排的很满,有时候可能几个月都不会有时间录制。这也就是为什么备出4到5期节目有时候依然需要用未播花絮来凑一两期的原因。

      顾知还不知道这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搞的小动作,他现在的级别和格局还接触不到这些,他原来还单纯的以为是因为原来那档节目收视下滑让台里无法忍受。直到严磊私下跟他说是因为其他节目组对他们独占了后期组大半资源,所以台里为了平衡想为难他们,把档期换给别的节目组平衡一下其他节目组的情绪。知道了背后这些计较的顾知也没什么办法,一个人在没有什么资本的时候是没办法跟别人谈条件的。

      严磊看着眼泛血丝的顾知走进来,不由说道:“你又是何必呢,换个档期就换个档期,周日晚间档也不错啊。”

      “没事,回去睡一觉就好了。”顾知不以为意的说:“周日档虽然不错,既然有更好的当然要争取。”

      前世吃过苦头的顾知当然明白熬夜的危害,所以刚满24岁的他平时已经开始注重养生了。前世的工作常常需要熬夜赶稿或者熬夜蹲点,自暴自弃的顾知对饮食更是放开了来,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朋友劝他的话都被他一句话怼了回去:“这不能吃那不能喝,我赚这些钱干嘛?我宁愿随心所欲的吃喝活到60岁,也不想什么都不能吃的活到80岁。”这不过就是他安慰自己骗自己的说法而已,谁不想健康的生活,可是健康生活第一要有钱,第二要有时间啊。

      这一世的工作目前虽然仍然要熬夜,电视台本来就是这样的工作强度,可是他只要能爬到一定的位置,时间和金钱就都有了,熬夜算什么?就像现在的台里领导一样,他们需要熬夜吗?这些都只是阵痛!

      听了顾知的话严磊也不再多说,问道:“这是都剪完了?”

      “剪完了,吴斌说以后让我不要再去后期组了,他今天就在门口贴上“顾知与猫不得入内”。”顾知想起后期组的组长吴斌,当时做完所有的剪辑之后他靠在椅子上安详的闭上眼睛,手颤颤巍巍的指着门口说了一个“滚”字的样子就不由的笑了起来。

      “你也把他逼得太狠了。”严磊看到顾知的笑容摇了摇头也跟着笑了,台里现在都说后期组的人很佩服顾知,他的很多点子都让后期组受益匪浅,特别是组长吴斌,要求后期的所有工作人员把他们节目第一二期的终剪资源当作学习资料。但是两人见面却相互嫌弃到不行,顾知吐槽吴斌的技术只会P图,吴斌说顾知除了创意啥都不懂。

      “不逼不行啊!不过没事,反正他那头发也不差熬这几天了。改天我请他去剃个光头,我早跟他说了,他头上那几根毛还不如直接剃了精神。”顾知想起自己说带吴斌去剃光头的时候,对方被怼得想反击又无法回嘴的样子又笑了起来。

      “人家吴斌还没女朋友吧?你别把人带沟里。”

      “您自己说,按职务来说,他30……几来着?反正三十出头能做到后期组负责人算事业有成吧?他一个月工资,不低吧?听说已经供了一套房,为什么没女朋友,还不就是形象问题。我建议他剃光头形象就精神了,他不听啊。”顾知掰着手指头跟严磊分析着。

      “这你可跟我说不着,你自己找他慢慢聊吧,行了,既然事情都忙完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严磊开始赶人。

      “今天还真不能回去,我还有个事情跟您说说。”顾知一改之前放松的样子,直起身认真的跟严磊说:“严导,咱们节目虽然剪出来了,但是制作费也都没剩多少了,后期的宣发肯定是没钱了。”

      “李主任说了,今天如果片子能剪好交上去,台里会安排今天开始,给我们节目做三天的广告。”

      “这样啊,那还行,不过三天时间能收到的效果很难说,毕竟咱们台的整体收视……”顾知到没有不知好歹的说不需要,江南卫视再怎么样也是上星的,面向的受众那是好几千万的。还有不知道多少转台的时候看到的,这又是不小的数目。“不过我觉得还是得想点别的办法,咱们节目的定位毕竟是年轻向,这年头看电视的年轻人真的不多。”

      顾知不会自大的觉得自己穿越了,拍个前世大火的综艺在这个世界就肯定也会火,现在不是那种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了,而且自己也没那个时间,台里已经定下了四期收视率的指标,自己等着口碑慢慢爆发跟慢性死亡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宣传费用能占到一部影视剧这么高的占比,就是因为没有宣传,再好的影视剧都不可能大爆。

      前世很多人说《疯狂的石头》是小成本电影的成功,其实他背后的宣发公司有中影的背景,加上营销方案,请自媒体做所谓的影评人来在网络上宣传。相同的还有《失恋三十三天》,都是靠着网络上带起的话题。

      “可是台里能给到的就是这样了,不可能再给我们增加宣传费用了。”严磊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台里有的是人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那就咱们自己宣传!”顾知看着严磊认真的说。

      “咱们自己宣传?你想怎么宣传?就算请人写通稿,发视频也都是要花钱的。”严磊想了想现在一些网络宣传手段,就算这样也很难办。“那些大V和大的视频UP主收费虽然不贵,但是如果只是买一两个效果不会好的。”

      “那就咱们自己做UP主!”

      “什么?!”严磊这次是真的没明白顾知的意思。

      “咱们节目组的编导这几天已经没什么事情了吧?这些见习编导和实习编导放着也是放着,不如让他们每人在各大视频网站和短视频平台上注册一个账号,把咱们剪好的宣传视频发一发。”顾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真的可以吗?”严磊很怀疑。“新注册的账号没有粉丝,谁看啊?”

      “咱们申请一个《明侦》官方账号,然后跟网站买个推荐位。在这个视频里我们把其他的视频链接都放进去,等于我们花一个账号的钱给所有账号买了个推荐。”

      “视频需要配乐吧?咱们买不起这么多版权啊!”严磊说了另一个问题。

      这个世界的版权意识可是不是前世,你用了人家的作品就得给钱,不然告的就不是作者,而是网站,别说不是你的问题,你的审核过关就是你的问题。申请发布视频必须有电子版的版权授权。

      “我已经做好了。”这也是顾知最大的底气所在,其实那么多首在各大视频网站泛滥的BGM,他相信肯定会有很大的引流作用。

      “你这做的不是综艺节目,是音乐节目啊。”严磊感慨了一句,至于音乐的效果怎么样他没问,反正免费的宣传再差也比没有好,“那这事你负责吧,节目组的所有人都配合你。”

      就在顾知和严磊讨论着节目宣发的时候,节目里的其他嘉宾主持结束了这个短暂的工作都开始了其他的行程。

      ……

      在湘南星城湘南卫视演播大楼一个演播厅里,湘南卫视的王牌综艺《快乐出发》刚完成录制。韩江面带的微笑的摘下身上的装备,跟几个搭档开着玩笑闲聊。他似乎精力永远那么充沛,对着什么人都面带微笑。

      “韩老师,你之前说的临时加的那个工作就录完了?”庞涛好奇的问。

      “是啊,已经录完了,怎么了?”韩江微笑的回答。

      “这也太快了,前段时间你不还说那节目挺好玩的,我还好奇什么时候我能去当个嘉宾什么的,这怎么就录完了。”庞涛之前听韩江说过那节目的模式,还挺好奇的。

      “你这智商就别去了,我怕你被冤死。”韩江好笑的打量了庞涛一眼,脑海中却想起奸诈的沈邦年和不声不响给人下套的顾知,庞涛去不就跟送一样吗。

      “韩老师,我也挺好奇的,还很少听你夸一个节目好玩呢。”旁边最活泼的薛宁跟韩江搭档多年,一般私下里说起其他节目他都只是说,挺好的。

      “确实是蛮好玩的,不过似乎江南卫视不太看好,所以只录了四期。”韩江也挺遗憾,节目组里几人已经渐渐的有了默契,录制却结束了,现在只能期望节目收视不错,那估计还会继续做下去。

      这时候他想起恐怖童谣第二期录完的时候,几人都说会在微日记上帮忙宣传一下,于是就看着他经纪人问:“上次答应顾知帮他宣传一下,我记得我发过微日记了是吗?”

      “嗯,当天晚上回去的时候你就发了。”经纪人走过来肯定的说。

      “韩老师,我还帮你转发了,这节目要是继续录要记得请我。”另一个女主持巫雪在旁边说了一句,她私下了是他们几人里话最少的。

      “诶?雪雪你这样让我们很被动啊!”另外一位男主持古魏开着玩笑。

      “好了,你就别开他玩笑了,这节目要是还录,我争取把你们都请一遍。”韩江笑着给巫雪解围。

      薛宁听了韩江的话忽然有个想法,“韩老师,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节目,那肯定错不了,你也说江南卫视不重视,你要不跟台里说说,把版权买了?”

      韩江听了薛宁的话愣了一下,他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不过要是真的到是可以操作一下,他很看好《明侦》的创意,终剪的效果却没看过,一档综艺不是以创意就能取得成绩的,他们聚餐的时候顾知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经济人在江南卫视还有点人脉,所以知道节目组确实缺钱,后期什么都是他们自己做的,江南卫视的后期……还是看看播出的效果吧,到时候可以问问顾知的意思。

      ……

      “叶子,明天有一档聊化妆品的综艺要录,还要拍几组宣传照,晚上还要赶飞机去平京,后天要在那边拍个广告。”经纪人拿着一个本本翻开看了看对叶沉音说。

      “怎么全是综艺啊。”叶沉音叹口气。

      “你耐心点吧,你的表演课老师说你还需要学习一段时间,公司这也是在保护你,如果只是为了利益现在就帮你接一堆的戏,好戏烂戏反正公司把钱都赚了。到时候没人敢找你拍戏公司换个人捧就行,你别看现在的流量每天这么多歌曲和新剧的宣传,这都是那些经济公司在套现。”叶沉音的经纪人罗姐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些微胖,苦口婆心的劝着叶沉音。

      “我知道,就是抱怨几句而已。”叶沉音虽然是选秀出身,可从小家里困难,她为了弟弟妹妹,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服务员,工厂女工,公司前台基本都做过。参加选秀只不过是机缘巧合,她自己都没想过自己会出道。她不是那些象牙塔里的女生,她对于现实比谁都明白,如果是一个愿意放弃底线的女生,她一定过得比现在要好得多。

      “前段时间看你录江南卫视的节目不是挺开心的?”

      “你是说《明侦》?那节目确实挺好玩的,就不像上别的节目,需要那么多的伪装。”叶沉音想起录制时候的一些场景,忍不住笑了。

      “叶子,你现在刚上路,可不能想些有的没的。”经纪人罗姐提醒她。

      “什么?”叶沉音愣了一下反应到罗姐的意思,不以为然的说:“你说许文庭啊?他不是我的菜,再说了,我现在就想着赶紧赚钱呢,谈恋爱只会妨碍我赚钱。”

      “你明白就最好了,这个节目真的这么好玩吗?那怎么江南卫视才录了四期。”罗姐顺着叶沉音感兴趣的话往下聊。

      “不知道,不过聚餐的时候韩老师问过顾知,顾知没说什么。最后一期录完,韩老师还主动跟我们说,让我们帮着宣传一下。”

      “那就别想太多了,反正你也发过微日记了。行吧,你早点睡,明天的工作也不轻松。”

      “谢谢罗姐,你回去也早点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