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马电影超级第九电影

      阿婆神情呆滞,梁溪问了半天能得到的消息除了“公交车”这三个字就别无其他。

      眼看着时间从十一点五十九分跳转到凌晨十二点,梁溪的耐心也渐渐没了。

      “我们送她回去吧。”时间太晚了,继续留在这里遇到危险的可能性不大,但阿婆年迈,总不能让她一直坐在这地方。

      杨霁野同意,“怎么送?”

      硐室小巷不大,但也不小。

      阿婆在这巷头突然出现,也没办法知道她住在哪儿。

      这确实是个问题。

      梁溪垂着头若有所思。

      “要不我们挨家挨户敲门问?”

      不行,这不是白天,现在敲门无疑是扰民。

      梁溪刚说完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要不送去赵姐家?”

      硐室小巷是赵静雅住的地方,简介上写赵静雅住在硐室小巷巷尾C2-201号房,阿婆没有去处,暂时安顿在赵静雅家未尝不可。

      梁溪意外的看了眼杨霁野,还挺聪明,能想到她不能想到的。

      “带路?”

      说话间梁溪扶起了阿婆,扬着下巴示意杨霁野引路。

      杨霁野明白她的意思,但这地方太黑,他有点怂。

      绕过梁溪,他站在阿婆另外一边帮忙扶着:“我帮你,我们一起走。”

      梁溪睫毛微颤:“哦。”

      害怕了呀。

      远离昏黄的路灯,黑暗中少女慢慢勾起了唇角,视线也放在了地上的影子。

      他长的很高大,容貌也很英俊,可惜,她并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否则一定会对他感兴趣。

      走了约估十分钟,抵达赵静雅家的时候屋里开着白炽灯,一老爷爷坐在屋子里头愁眉苦脸,兴许是开着门的缘故,还没靠近便听到一声叹息。

      “阿……阿雅……阿雅……”

      还没到门口,老婆婆突然有了动作,她迅速跑到赵静雅屋里,没有丝毫停顿,连拐杖都不顾往里冲。

      里面坐着的老爷爷听见熟悉的声音,立即站起,凳子划拉地板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鸡皮疙瘩都要立起来了。

      “雪芝你回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

      “雪芝你终于回来了——”

      ……

      杨霁野愣愣的看着在赵静雅门前紧紧相拥的两人,“我怎么不知道她还有家人。”

      “她只是你的经纪人,不知道很正常。”梁溪环视一圈,这里就只有赵静雅家里的灯是亮的,其余的都暗了下来。

      并且……

      她走近处角落,伸出手指在墙壁上划了一下,很多灰尘。

      这里很久没忍住了……

      屋檐挂满了蜘蛛网,墙壁满是灰尘。

      为什么巷尾住户这么多,唯独只有赵静雅这一户亮着灯,其余都是黑着?

      杨霁野也发现了这里只住着赵静雅一户人,“梁溪你发现了没,这里太安静了。”

      就算夜深入梦,总归是会有生活的气息。

      然而,这里太安静了。

      梁溪不言,转身走到老爷爷和老婆婆面前:“请问一下,这里是赵静雅家吗?”

      大东和林州也不知着了什么魔,都转身拿着安全帽戴在脑袋上要开车离开,却双双躲了起来。

      此时的他们一个躲在垃圾桶后,另外一个蹲在摩托车后面,两人靠的近,但也有一、两米的距离。

      “哔——”

      雾散,公交车猛地出现,停在了海东方车站。

      林州和大东对视一眼,尔后掏出手机打算把这副场景录下。

      车停后就没了动静,车上的人不下来,司机也没开车,反倒是一直按着喇叭。

      “哔——”

      忽地一声喇叭刺穿响空,安静的夜似是随着狂躁的风变得骚乱起来。

      雾气渐浓,以公交车为中心向四处蔓延。林州和大东不敢有动作,倒是公交车上跳下一只黑猫。

      因公交车门正对公交站,那黑猫一跳下来林州立马就发现了,还没等他仔细看,眼瞳恰恰对上黑猫眼睛。

      那黑猫眼睛深幽,碧绿色的眼睛似是漩涡,只一眼便被吸引过去。

      林州站了起来,双目呆滞。

      大东躲在摩托车后不敢出声。林州是被蛊惑了吧?是吧?

      从黑猫出现到林州突然站起,其中不过一分钟。

      黑猫没看到大东,或许看到没在意。

      林州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他能清晰的感知外界,然他像是失重一样,每走一步每重一分。

      四肢无力却能走上公交车。

      “请投币。”司机坐在驾驶位,离投币箱很近,听到人类的脚步声,立即回头微笑。

      那司机身体不动,头却扭到了后面。

      鬼!

      司机是鬼!!!

      林州吓坏了,可身体现在也不是他能控制,听司机说投币,当下从裤兜拿出一枚硬币。

      黑猫尾随林州跳上公交,趁此机会,大东踮起脚尖,透过透明的钢化玻璃,他看到神情呆滞,冲裤兜掏出硬币的林州。

      不行,林州是梁溪的人!

      大东答应过梁溪会保护林州,他不能违背自己的诺言。

      “去!”

      黄纸符倏然掐在指尖,用力一丢,纸符立即飞到林州后背紧紧贴住。

      “走!”好歹他也是一位道士,虽本事不大,但撑一会儿也是没问题的。

      符纸一贴到林州后背他就恢复了行动。

      匆忙之间下车,扭头却看到大东给他看过照片的赵静雅。

      脚一顿,转身拉着赵静雅才继续跑下车。

      林州愚钝,学的东西不多,符纸也没有,一切都是倚仗大东。

      赵静雅认识大东,杨霁野的朋友。

      “你们快点跑!!!”她挣脱林州抓住的胳膊。

      她跑不掉的,大东出现说明阿野知道她在哪,这就够了。

      “只有梁溪能救我,找梁溪!”赵静雅又跑回了公交车,为防止黑猫跑下去追他们,立即去争抢司机的方向盘。

      司机不是人,也不是鬼,但赵静雅抢方向盘的时候他都没什么大的反应,于是她成功驱使公交车离开了海东方站。

      “什么鬼?”

      “她怎么不跟我们走?”

      “梁溪才能救她?”

      公交车跑的还挺快。

      连续吐槽了三句,大东才注意到身旁林州的异样,“你怎么了?”

      上了趟公交车,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林州也不知道怎么自己了,听大东诧异的声音才跑到公交站后的摩托车的镜子打量自己。

      小小镜子里有个容颜苍老的男人,头发花白,眼皮拉耸,法令纹在鼻子周边一条接着一条。额头皱纹明显,特别是他的神态,与一老头无异。

      他,变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