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性20岁

      漆黑的夜晚,白雪淹没大地,夜空中飘落一片片雪花。

      大金国首都,自白天发生赵王府小王爷被人袭击后,城内士兵加强了三倍的巡逻,城门口只准进不准出,守卫森严。

      “嘶!”

      站在雪地里,黄蓉倒吸了一口冷气,口中轻吐出热气,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群主,太冷了,我们回去吧,吹暖气不好吗,这有什么好玩的。”

      司徒修闻言回头看向黄蓉,穿的跟个北极熊似的,好笑道:“希罗娜世界的衣服不保暖吗,你这样子像个大肉球。”

      “穿得再多,在外面吹冷风也暖不起来,群主。”

      黄蓉翻了个白眼,然后无语道:“我又不像你,神肯定是不怕冷的。”

      “.......”

      司徒修嘴角抽了一下,再次声明道:“我真不是神,我是人。”

      “你说我信不信?”黄蓉嫣然一笑。

      司徒修抬头望天,以45度角微昂,丢出精灵球,“出来吧,沙奈朵。”

      “纱奈!”沙奈朵优雅的姿势出现。

      “好漂亮,这是沙奈朵啊。”黄蓉目光火热。

      “进城!”

      咻!

      两人一精灵消失在雪地中。

      ........

      赵王府。

      参仙老怪梁子翁的住处,房内有一道童正在处理药物,突然背后颈部被人打了一下,晕乎乎倒向地面。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到处都是药材味,好难闻。”

      黄蓉捂着鼻子,打量四周,便见桌上、榻上、地下,到处放满了诸般药材,以及大大小小的瓶儿、罐儿、缸儿、钵儿,显然这是研究药的地方。

      “找一条蛇,记住那条蛇全身红色。”

      司徒修收回手,环视周遭,经过打听这里是梁子翁的住处,他知道梁子翁爱弄丹药,饲养了一条增加内力的大蛇。

      “红蛇?难道是药蛇?”

      黄蓉一下子猜出来,想来黄药师对药理深有研究,她从小又习读各类经书,自是深知一二。

      “恩,那条蛇可不普通,吃的都是丹砂、参茸等各类珍贵药材,喂养了大概二十多年。”

      原著中这条蛇被郭靖吸收,增加了不少内力,并百毒不侵。

      司徒修目光一扫房内,注意到桌子上一个大竹篓,走过去揭开盖子。

      咻!

      窜出一条殷红如血的大蛇,猛向他脸上扑来。

      早有防备之心,司徒修身子向旁边倾斜,抬手一掌打在蛇头上。

      啪!

      蛇头受到重击,晕乎乎的缩了回去。

      司徒修立刻盖上盖子,这大蛇一点都不老实,被梁子翁养了十多年,肯定受过不少教育,打几下必然会回到篓子里。

      “那就是大蛇,看起来好好吃。”黄蓉美眸一闪,快步走过去。

      司徒修打趣道:“咦,你不怕蛇吗,哎呀,我是柔弱女子。”

      “.........”黄蓉小嘴微扁,当即气得跺了跺脚。

      尔后司徒修让沙奈朵将大篓子带回山上那座房子里。

      ......

      赵王府的后院。

      漆黑的夜幕下,四处都是漆黑一片,显得阴森寂静。

      “群主,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黄蓉感觉自己脑子有点跟不上司徒修的思维,平常都能猜出人家下一步的打算,可到了司徒修这里,完全是懵逼的跟在人家尾后走。

      不过她也知道,人家是神,神通广大,无所不知。

      “找你师姐,要九阴真经。”司徒修说出了目的。

      “梅若华?”

      黄蓉愣了一下,睁大眼睛,惊讶道:“她在这里,这怎么可能,这可是赵王府,难道...她当了金人的走狗。”

      梅若华即梅超风,黄药师的徒弟,江湖人称黑风双煞中的其中一人,另一人乃是陈玄风,亦是黄药师的徒弟,但已经被郭靖杀死。

      “等下你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司徒修笑着道。

      黄蓉翻了个白眼,心里道:“群主,你这样会没朋友的,很讨人厌。”

      王府后院,乱石嶙峋,假山很多,两人找了一会,发现一个洞口,随即拿出手电筒照向下方,看清楚后跳了下去。

      “好多白骨头!”

      黄蓉瞪大眼睛,地下深洞中,一个个死人骷髅头,令人毛骨悚然。

      “九阴神爪,真是瞎练,哪有人用白骨练武功的。”

      司徒修摇摇头,每一个骷髅头上有五爪,从头上插进去,就像是练邪术。

      “谁在这里撒野?”

      阴森森的声音,还是能听辩出来是女子的声音。

      黄蓉扭头看向司徒修,见对方点头,试着问道:“梅若华?”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梅超风心神颤抖道。

      梅若华是她投师之前的名字,已有三十多年没人叫过。

      “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我姓黄。”

      黄蓉神情复杂道。

      “黄..黄..你..你是...”

      梅超风结结巴巴,心中已有大半猜想,可自己背叛师门,如今哪还敢叫一声师妹。

      “她是黄药师的女儿,小东邪。”司徒修淡淡道。

      黄蓉眼睛一瞪,“群主,我才不是小东邪,一点都不好听。”

      果然是师妹!

      梅超风心里已经相信,因为那两句话是出自桃花岛,旁人是不会知晓这等事。

      “师妹,你来这里做什么,是师父要你来取我性命吗?”

      梅超风心如死灰,想起黄药师生性怪癖,手段之辣,不禁脸色发白,全身籁籁而抖。

      “那倒不是,我要九阴真经,你交出来。”

      黄蓉看向漆黑的洞里,虽然看不见人,但能听到声音传过来的方向。

      梅超风沉默了。

      司徒修好笑道:“梅超风,你最好不要再练九阴真经下半部,没有齐全的九阴真经,只会让你练功走火入魔。”

      “如今你眼睛瞎了,双腿残废,气息薄弱,想来已经糟了罪。”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

      梅超风大惊,这两日却是修炼出了叉子,双腿残了,她也无法离开这里,这人怎么会知道。

      “我还知道是马钰给你道家功法,让你修炼差点走火入魔。”

      司徒修淡淡一笑。

      “你...你....”梅超风大惊失色。

      黄蓉听到梅超风眼瞎腿废,轻叹一口气,道:“梅师姐,是不是该把九阴真经交出来。”

      “我..可以,但我有个请求,求师妹救我一命,等我大仇得报,定回桃花岛向师父请罪。”梅超风沉吟道。

      “这是九花玉露丸,可医治内伤,但是对重伤无效。”

      黄蓉沉思了一下,拿出一瓶药丢向黑暗中。

      “够了,够了,谢师妹。”

      梅超风神色大喜,九花玉露丸乃是黄药师珍贵之物,疗伤神药。

      继而丢出一块人皮,落在地上。

      黄蓉戴上手套收好。

      “梅超风,我劝你以后别练九阴真经,你以人骨练的方法大错特错,九阴神爪不是你这样练的。”

      司徒修摇摇头,转身飞出洞中。

      临走前,黄蓉沉声道:“梅师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大金国,希望你不要当走狗,我爹爹生平最恨这种人。”

      别看黄药师生性怪癖,狂傲不羁,但却是最敬重忠臣孝子。

      “师妹放心,我只是暂时养伤练武。”梅超风道。

      ......

      赵王府内。

      一间宴客厅,灯烛辉煌,摆着一桌筵席,席间首位坐着大金国六皇子完颜洪烈,其余人是白驼山少主欧阳克、鬼门龙王沙通天、三头蛟侯通海、参仙老怪梁子翁、千手人屠彭连虎,及灵智上人。

      “各位,我已经加派人手去调查此事,贼人定逃不出大金国,还请各位养好伤救我夫人。”

      完颜洪烈沉声道,儿子受伤,老婆被人劫走,他心中愤怒又无奈,因为敌人是江湖中人。

      “几位,不知那是什么暗器,竟然将你们全部打伤。”

      欧阳克容貌俊美,一袭白衣,打扮似贵公子。

      “不知道,反正很厉害,取出来的是一颗铁制块,也不知是怎么做出来的。”

      彭连虎沉着脸,肩上的伤还很疼,但对于习武之人不算什么,用刀取出来就行了。

      “那个穿白衣服的小白脸,你很想知道吗,我来给你看看。”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众人微微一惊,一双双目光投过去,注视到门口进来的人,有人震怒,有人好奇,有人惊恐....

      “不好意思,我又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