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百度云分享

      翌日,王沐与雷云在客栈待着实在有些无聊,便借口要去街上为小蚺买些新鲜能兽出了客栈。

      “终于出来了,石头叔叔生怕咱们在外面惹麻烦,不让咱们上街看看,可憋死我了。”雷云伸了伸懒腰说道。

      “你可别抱怨了,石头叔叔也是怕咱们在外惹了不必要的麻烦罢了,这里不比连绝城,终归还是要小心点的。”王沐劝道。

      “知道知道,你怎么也跟石头叔叔一个样,咱们好好逛个街能有什么麻烦。走吧,咱们逛逛去。”雷云催促。

      两人沿街边走边看,街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兴是因为两宗弟子选拔,今日街上的人比昨日还多了几分。

      “走过路过瞧一瞧勒,上好的宝剑,锋利无比勒。”

      “来来来,看一看,刚刚猎杀的鬼级兽核,只需要二十个金命币。”

      “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这套铠甲,乃是出自大师之手,抵挡妖级能兽最强一击绰绰有余,看一看,只需要六十金命币。”

      “卖兽肉勒,卖兽肉,刚从山里运回来的兽肉,炒着吃,蒸着吃,煎着吃,煮着吃,怎么样都好吃,走一走瞧一瞧勒。”

      街上的叫卖声不断,属实热闹。两人来到一个卖兽肉的摊位上准备给小蚺买些食物。

      摊位上摆放着几只人级、鬼级能兽,兽核都被取走,剩下的肉自然被当做肉类贩卖,因为肉类中含有滋养命力的能量,所以广大命师通常都是吃含有命力的食物。像这些小贩要么就是一些实力不强的命师,通过贩卖这些兽肉变现些命币,要么就是通过购买命师猎杀的能兽二次贩卖。

      “老板,你这就这么点??还有没有其他的?我们要得多。”王沐上前询问道。

      “这位小公子,我这储物戒指中尚还有许多,公子需要多少都有。”商贩客气地答道。

      “我们需要五百斤兽肉,怎么卖的?”王沐接着问道。

      “十个银命币一斤怎么样??”商贩笑着答道。

      “老板,你看,你这的能兽大都是人级的,猎杀难度小,而且我看你这的都是昨日猎杀的,新鲜度下降了。这样吧,十个银命币你给我两斤如何,你这有多少我都包了。”王沐一边和商贩讨价还价,一边指着兽肉说道。

      “公子看来是行家,行,公子爽快,我也爽快,就按公子说的,十个银命币两斤,我这储物戒指里还有两百多斤兽肉,就按两百斤算如何?”商贩爽快地拍拍胸脯说道。

      “成交!”

      王沐递给商贩十个金命币,雷云则将兽肉都装入小蚺待的储物戒指中,隐约中仿佛听到小蚺的一声低鸣。

      “咦,老板,你身后的那两条鱼是不是‘七彩青鱼’?”王沐正要走,突然看到商贩后面有个水盆装着的鱼正在游动。

      “公子好眼光啊,这条‘七彩青鱼’乃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的。都说这‘七彩青鱼’口感滑嫩,味甘甜,入口即化,全鱼只有背部一条鱼骨,乃是真正的美味佳肴。更重要的是,这‘七彩青鱼’有很小一部分几率能够在体内涵养出一枚七彩珠,乃是极美之物,深受贵族公子小姐喜爱。”商贩侃侃而谈。

      “你这两条‘七彩青鱼’卖吗?”王沐问道。

      “卖呀,当然卖,只是,这价格....”说道价格商贩看了看王沐。

      “你把这鱼说得这么好,怎么还舍得卖?”雷云不解地问。

      “公子有所不知,这‘七彩青鱼’虽然是好物,但也只有蕴含七彩珠才是好物,再这取珠之前,看不到里面是否有珠,有珠的概率又极小,千分之一都不到,一旦体内无珠,这鱼的价值便和普通的鱼没有区别,卖不上好价钱。因此,作为商贩少有自己取珠的,而是直接售卖。”商贩解释道。

      “二十个金命币一条,如何?”王沐直接开价。

      “这个.....”商家犹豫。

      “五十金命币两条!!”王沐直接加价。

      “成交!”商贩利落地答应。

      就这样王沐以五十金命币的价格买下了这两条‘七彩青鱼’。王沐之所以买下这两条‘七彩青鱼’,主要是因为看过雷云从叶茵沁那拿过来的《命食制作原材料入门大全》中看到过关于‘七彩青鱼’的记载。‘七彩青鱼’只是一阶食材,但多吃能够蕴养本命之树。自从接触命师之后,王沐便越发觉得自己当初摔伤,体内本命之树不知为何受到了损伤,那棵奇怪的树苗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吞噬着体内的本命之力。

      因此,王沐才花大价钱买下这两天鱼,想要吃了蕴养下体内的本命之树,至于七彩珠,那就全看自己运气如何吧。

      两人逛着,也买了些适合自己的物品。因为王沐向来节俭,穿的还是前几年的衣服,走在外面,总是被人误以为是雷云的下人,可在雷云心中,王沐和兄弟并无区别,在雷云的强拉之下便在铺子里买了一身还算合身的衣物,虽也朴素,但却不像以前那般寒酸。

      在上林城繁华地段,有一‘聚宝楼’,乃是售卖一些高等物品之物,王沐和雷云来到聚宝楼之中,其中大多都是售卖给命师的物品,价格也十分昂贵。

      一进入到店中,便有一人前来招呼,询问两人需要购买什么,王沐和雷云并未有购买之物,便借口随便逛逛,那人也不生气,只是静静跟在后方三步之外静候。

      ‘聚宝楼’一楼人不少,有十数人在店内挑选商品。两人走在柜台,看着各种武器,丹药,书籍,琳琅满目。

      在一个柜台之内,有一枚精致如绿水晶般透明,大小仅有指甲盖大小,散发微微绿色光影之物,两人望去,见之颇为神奇。

      “两位公子好眼光,这枚命纹乃是‘命纹协会’的一名二星铸纹师昨日才铸成的一枚一星命子纹。公子请看,这命纹通体纯净,无一丝杂质,说明铸纹师在铸纹过程中已经将兽魄中的各种杂质剔除,只留下了最为精纯的兽魄之力。再将兽魄与该兽的命核融合,制作而成的这枚一星命子纹实属上品啊!最重要的,这乃是一枚木属性命子纹,只要将这枚命纹融入到命子之中,就能提升命子中命力的百分之五。两位公子想想,百分之五呀,同对手中势均力敌这可是致胜关键。怎么样,只售价一千两百个金命币。”身后伙计见两人对柜重之物颇为好奇,便立即上前说道。

      “命纹?”王沐和雷云一脸疑问。

      伙计有些错愕,敢情自己刚刚一通推销,这两位压根不知道命纹是什么。但‘聚宝楼’服务人员的素养还是有的,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悦和轻视。

      “两位公子我看年纪不大,应该是来参与此次两宗弟子选拔的吧?”伙计问道。

      “是的,我们就是来参加弟子选拔的。”雷云简单回答道。

      “那就难怪,两位还未进行本命之树的觉醒测试,自然是用不到这命纹了。只有觉醒本命之树,凝结命核命子,这命纹方能发挥作用。如果两位还不了解的话,两位可以前往‘铸纹师协会’进行了解。”伙计耐心地介绍。

      谢过伙计,两人便来到位于上林城东边一座颇为庄重辉煌的大楼,整个大楼共九层,呈梯形装,由下而上依次变窄,前方为一个较大的广场,显得颇为空旷。

      铸纹师协会门前人来人往,绝大部分都是命师,有几名身着灰色长袍,胸间佩戴着一枚印有‘纹’字,下方有一颗星星样的徽章。而这名徽章之人身边跟着几人,对他毕恭毕敬,地位斐然。

      两人走进‘铸纹师协会’,一楼乃是交易场地,有许多售卖柜台,柜台之中均是兽核,兽魄等一些铸纹之物,也有一些书籍售卖,就比如王沐看到的一本《铸纹师养成入门指导》,就是一本指导铸纹师入门的一本书,王沐颇为感兴趣,便花费一个金命币买了下来。

      整个一楼大多都是售卖一星命核纹和一星命子纹,少有二星,但是单单一星命子纹就需要一千金命币岂不,更别说一星命核纹价格达到了三万金命币,两星命核纹更是要七八万金命币之多,一度让两人咋舌。

      至于二楼,则是‘铸纹师协会’用于颁布任务之地。毕竟铸纹需要用到兽魄和兽核,光靠铸纹师自己去猎杀能兽往往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对外发布任务收集材料乃是大部分铸纹师的首选。毕竟,很大部分铸纹师鲜有战斗力强大的,因为铸纹师往往依靠的是灵魂力量的强大,灵魂越强,控魄,融魄,融核也就更准确,命纹的品质也就越强。

      三楼两人自然没有资格上去,因为三楼开始就是只有铸纹师才能上去,是铸纹之地。

      离开‘铸纹师协会’,两人对铸纹师有了大致了解。

      铸纹师,是能够铸造命纹的一种命师,因其精神力较强,所以能够掌控兽魄,剔除兽魄中的杂质,融魄,再融合到命核当中,融合成功之物被称为--命纹。命纹分为命核纹和命子纹。乃是融入到命核和命子当中的,根据命纹的属性,从而增加命核和命子相应属性,或命力总量,或攻击强度,或削减命力消耗等等。

      命纹又分一至九星命纹,星数越多,命纹属性作用越大。根据能够铸造命纹产生的星数,铸纹师分为一星命纹师到九星命纹师,加入命纹师协会的,会颁发命纹徽章,享受‘命纹师协会’的庇护,且能够低价从命纹师协会发布各种任务,得到想要的资源,因此,绝大部分铸纹师都会选择加入‘命纹师协会’。当然也有少部分铸纹师被各大势力吸纳,专为各大势力铸纹。

      两人如今本命之树尚还未觉醒,命纹自然是用不上,更何况每一枚命纹价格均不菲,也都不是两人现在能够承担得起的。

      见天色已经不早,生怕晚回去会被石景江唠叨,两人也不再闲逛而是直接回了客栈,等待着明日弟子选拔的到来。

      ‘醉仙居’前锦绣湖中心的大船上灯火通明,歌舞升平,七八名身着纱衣的女子身姿袅娜,在音色的伴奏下翩翩起舞。

      大船中,一桌桌珍馐美酒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子之上。桌子旁坐着的都是上林城的权贵之人,先前王沐等人在‘醉仙居’所遇的左家与殷家公子皆在其内。

      上林城城主上林宏便居于主位之上,两旁则是来自夏青宗与归元门负责此次弟子选拔的选拔使。

      “两位选拔使一路劳顿,欢迎两位选拔使光临我上林城,两位的到来真是使得我上林城蓬荜生辉啊。来!来!来!两位选拔使,尝一尝我们上林城的美酒。”上林宏面带微笑举起酒杯对着两位选拔使说道。

      “上林城主客气,我等到来皆是为宗门选拔弟子而来,也是为我夏国培养优秀子弟,何来劳顿一说,乃是我等荣幸之至。”其中一位面色消瘦留着一撮八字胡的归元门此次派到上林城的选拔使苟金志说道。

      “苟师兄说得是,为夏国选拔优秀子弟乃是我等使命,明日我等定不负宗门所托,选拔优秀子弟。各位也都知道,夏商两国交战多年,无论是归元门,还是我夏青宗,都损失惨重,特别是年轻弟子死伤更是惨重,如今甚至有些青黄不接,我等此次承担的任务,关系着宗门复兴,夏国富强。”苟金志旁边坐着的夏青宗选拔使,一位身材挺拔强壮的国字脸男子说道。

      “詹选拔使所言极是,弟子选拔关乎国家富强,我上林城也是责无旁贷。”

      “两位请容我介绍,这几位都是我上林城各位家主,左家与殷家,两家中皆有不少子弟要参与此次宗门选拔,大多子弟都是天骄之辈,都是未来夏国栋梁,还望两位在明日选拔上照拂一二。”上林宏端着酒杯离开坐席走到舞台,向两名选拔使介绍上林城中两大权势。

      “这....”

      “上林城主,这恐怕?”苟金志露出为难表情。

      “苟选拔使不必忧扰,来人啊!”上林宏拍手吩咐手下道。

      很快,两名女仆便分别端着一个箱子上到两位选拔使前停下,等待着上林宏一一打开。

      “两位光临我上林城,我上林城怎么能够不尽地主之谊呢?两位使者请看。”上林宏指着一排盒子说道。

      “这储物戒指之中,装有二十万金命币和十万能石,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就当是送给两位选拔使的茶水费。”上林宏打开第一个箱子,里面装了两个储物戒指。

      “两位请看,这乃是两枚二星命纹,乃是拖上林城‘铸纹师协会’会长首席弟子铸造,品质极好,一旦与命核融合,便能够增幅该命核上命术攻击力的百分之二十,乃是命纹中不可多求的增加攻击属性的攻击型命纹。”上林宏指着盒子中散发出光芒的两枚命纹说道。

      两枚命纹一出,船上之人的目光便被吸引,实在是两枚命纹颇为珍贵。要不是为了让选拔使在选拔中照顾自家子弟,让尽可能多的子弟通过选拔,否则众多势力也不会话如此价钱特意向‘铸纹师协会’购买这两枚命纹。毕竟命纹向来都是有价无市,一旦‘铸纹师协会’有新的命纹产出,便会被抢购一空。低星命纹尚如此,高星更甚。

      两名选拔使看着上林宏竟然如此阔绰,这二星命纹,竟然还是命核纹,放在宗门之内都是稀罕物,何况是在上林城,可见上林城各大势力的诚意。

      “上林城主可真是太客气了,我等本就是奉宗门之命前来选拔弟子,上林城各位家主中的年轻子弟都是经过家族的培养,各个都是天骄,选拔上那是自然,啊,那是自然。”苟金志眉开眼笑,心里乐开了花,原本以为到这上林城来能够捞到些好处,但却没想到能够获得一枚二星命核纹,原本自身命核中融合的只是一枚一星命核纹,属性也只是普通的增加命力,这下能够替换一枚攻击型二星命纹,实在是收获巨大。因此,在他心中,这次就算是受些责骂,也要给与上林城各个势力一些合格名额。

      “上林城主,您客气了。所谓无功不受禄,此等礼物太过珍贵,詹某此次受宗门信任,负责上林城弟子选拔,自当竭尽全力,便不可谋私,还望上林城主见谅。更何况,通过詹某方才观察,各家族年轻子弟皆是不凡,特别是上林少城主和少城主夫人,资质更是非凡,年纪方才二十出头便是两核命师,通过宗门选拔自然是轻而易举。”夏青宗选拔使詹允清虽对二星命纹有兴趣,但本就不喜攀附权贵的他便婉言拒绝。

      听到詹允清如此说道,众人皆是一楞,完全没想到这位选拔使如此刚正,油盐不进,碍于其身份便也不敢出言反驳。

      “詹兄误会,这些礼物只是我等的一番心意,弟子选拔当然要公平公正,是不是?苟兄?来来来,喝酒,喝酒!”上林宏连忙圆场道。

      酒过三巡,詹允清便借口不胜酒力,次日要进行弟子选拔先行回房休息去了。

      “苟兄,你看??先前我所说之事??”上林宏见苟金志已醉六七分便出口说道。

      “上林城主放心,我苟金志不同那夏青宗的詹允清那般迂腐不堪,您方才所言,我定当竭力照拂,我归元门此次在上林城一共有三十个名额,给你们十个又何妨???”苟金志一手搂着美女一边端着酒杯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爽快,爽快,苟兄不愧是参加过夏商大战之人,有气魄,有风度,来,我再敬苟兄您一杯。”上林宏大喜道。

      已是过了半夜,大船上火红色灯笼中的烛火一摇一摆地燃着,锦绣湖水微波粼粼,灯笼、红带摇摆,倒映在湖水中。

      上林城的喧嚣渐渐远去,船上各家势力大都告退。苟金志最终在两位美女的搀扶下进入到了大船的房间之中歇息,一切也都归于平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