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海你不懂爱下载

      方远早就盯上了林天的那本书了,之前他只来得及匆匆翻了一遍,这次可算是能好好翻阅了!

      “是七姑爷啊,进来吧!”

      给方远开门的居然是金兰,方远感觉自己岳父大人是不是院子里就金兰一个仆人了,每次方远过来都是金兰开的门!

      “兰姨!”

      方远轻轻地点了点头!

      “岳父大人在吧?”

      方远就是来找林天的,要不然他可不会自己跑这里来!

      “在的,夫人也在!”

      金兰倒是没有因为苗翠妃的缘故敌视方远!

      “咳!那我去问候一下两位老人家!”

      方远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今兰也不多说什么,就在前面带路!

      方远看到林天和苗翠妃的时候,两人正坐在一起喝茶,苗翠妃似乎还在埋怨林天什么,看到方远来了,立刻又板起脸来!

      “岳父大人晚好!岳母大人晚好!”

      方远恭恭敬敬地对着两人行礼,林天倒是应了一声,至于苗翠妃,完全就当方远不存在!

      “岳父大人...”

      方远欲言又止!

      “知道了,你自己去吧!东西我放书房那里了!”

      林天知道方远的来意,要不然哪能看到方远过来问候,那不是自找不自在嘛!

      书房那边林天也早就安排好了,书就在他书桌上!

      “谢谢岳父大人!小婿告退!”

      方远麻利地溜溜球了!

      很快,方远就到了林天的书房,伸手轻轻一推,书房的门就开了,门没上锁!

      进了书房,方远反手就把房门关好,虽然说不会有不长眼的来打扰他,但是他心里有安全感啊!

      方远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林天的书桌前,这里的装饰几十年如一日,跟十几年前他在里面玩耍的时候一毛一样,书本也还是在老位置!

      月下随记!

      一本朴素的手札放在书桌上,名字也跟书的外观很配,很随意的书名!

      书上也没落款,也不知道是谁写的手札,乍一看就是普普通通一本书!

      但是方远知道,这玩意大概率是林天他老子,也就是林峰传给他的,至于是不是林峰写的,方远就不得而知了!

      外表并不重要,内涵才是重点,这本书方远翻过,里面都是些艰难晦涩到爆炸的术式,要么就是某些非常独特的术式,而且书中还夹着一页似石非石似金又非金的书页!

      书页方远看过一眼,正面是一段吐纳心法,背面是一片空白,方远当时只匆匆看了一眼就被林天收回去了!

      尽管如此,方远也认得那个吐纳心法就是林天教他的心吐纳心法,叫什么林家吐纳法!

      然而方远看到石页上明明叫天地妙法!

      后来据林珑所说,空白那面其实才是正面,方远想再问,林珑却不肯说了,说什么她爹林天让他看的时候他自然能看到!

      林珑肯定是看过石页的,也不知道这些人在卖弄什么玄虚!

      方远拿起手札,第一件事就是翻开手札把石页拿了出来,先是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确实与自己修炼的吐纳心法一模一样!

      翻转石页,方远把注意力集中到空白页上,据说这才是正面,无字天书?

      方远试探性地把念力灌进石页里,没想到还真有反应,石页源源不断地吸纳方远的念力,而且吸力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细嚼慢咽到狼吞虎咽,最后变成了鲸吞海吸!

      方远三两下就缴械投降了,因为他被吸干了!

      方远腿都软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石页却是再度沉寂下去没有了反应!

      这个情况,貌似是没吃饱?

      方远差点要开口骂娘!

      方远觉得自己的念力已经足够雄厚了,而且还很精纯,没想到就翻起了一点浪花就没了!

      不信喂不饱你!方远跟石页杠上了,直接运转吐纳心法,开始恢复念力,准备再战三个回合!

      然后,就没然后了!

      心法才刚运转,石页就传来一阵吸力,强行改变了方远的吐纳循环,石页强行成为了循环中的一部分!

      石页再次发出光晕,吸力剧增,方远倒下!

      这是什么鬼地方?方远眼前一黑一亮,就发现自己到了一个神秘空间,空间没有任何光源,却很明亮,而且看不到边际!

      就在方远还在疑惑的时候,他面前开始浮现出一些文字!

      天地妙法!

      方远的眼前直接出现了一篇天地妙法,或者说是两篇!

      一篇是循天道,一篇是扬地法!

      方远自信地阅读了一番,发现这确实是一篇吐纳心法,包括天与地两部分!

      其实也可以说是三篇吐纳心法,因为天与地分开来也是完整的吐纳心法,足够他修行一生!

      但是问题来了,按照方远阅读时接收到了信息,这个吐纳心法先修天道或是地法都没问题(前提是能看得到天道篇!)!

      能直接修炼天道说明是天纵之资,并且受到天道气运钟爱!

      一种是直接修炼天道!

      另一种是先修炼的地法,也可以在一定的契机下进而转修天道,只不过起点就已经慢了一步,而且也不纯粹,比不上一上来就修炼天道的!

      而还有一种,那就是天道地法一起修炼,这才是正宗的修炼方法,毕竟人家本来就叫天地妙法,只练一样或者一样一样练简直就是憨憨!

      可惜,这上面没有任何提醒,要怎么两者同时修炼!

      不过那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方远已经修炼了其中一篇,无论他修炼的是哪一篇,这正宗的修炼方法他是没戏了!

      没戏就没戏,方远本来就是个废物,他根本就无法结印,学什么不是学,反正都是白学!

      要不是方远对于这个吐纳心法挺感兴趣,方远此刻都不会开始按照涌入脑海的信息开始转修天道!

      然而,下一刻方远就觉得脑袋快要炸开,眼前一黑,方远再次失去意识!

      一刻钟之后,方远悠悠醒来,不过此刻他仍是头痛欲裂,并且全身上下都在渗血,皮肤也都寸寸裂开,得益于他强大的肉体,才没有大出血!

      幸好方远身体足够强劲,但凡他不是怕死全部点了肉,说不定此时他已经炸了!

      掏出一瓶药剂,方远仰头喝了下去,不过貌似效果不是很大,皮肤依然裂开着!

      方远也不意外,虽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是按理说这种程度的外伤,他应该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既然一瓶不成,那就再来一瓶,世界上没有一瓶回血药水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瓶!

      一连喝了几十瓶药水,败光了方远不少存货,方远的生命值终于开始自己慢慢恢复了,而且恢复速度还在慢慢提升,相信再过一会就会回到正常水平!

      而且方远发现,自己的头疼也缓解了不少!

      恢复得差不多了,方远也不敢再去碰那坑爹的石页了,直接把东西夹回了手札里!

      正当方远想要控制念力把身上的血迹处理一下时,方远忽然发现,他好像死机了!

      其实也不是死机,只是太卡了而已!

      要是说方远以前的念力不受控制像是网络在一百至一千延迟之间忽高忽低,现在就是在断线和重连之间苦苦挣扎!

      这一次受伤似乎是让方远从一个成长期废物成了完全体废物!

      方远干脆放弃了,趴在桌子上就睡了起来!

      半夜,林天忽然出现在书房,刚进书房林天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然后林天就发现方远身上有一层薄薄的血痂,似乎曾经全身都在渗血!

      要不是方远呼吸很平稳,林天都以为方远出什么大事了!

      林天忽然有些后悔答应方远的要求,差点就把方远给害了!

      林天想着要不要收回石叶的时候,方远忽然动了动,他睡醒了!

      “啊嗷!”

      方远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看见林天站在书桌前,手里拿着那一页石页!

      “岳父大人?”

      “嗯!你看到正面的内容了吧!”

      林天语气凝重地开口了,方远知道他说的是石页,轻轻点了点头!

      “不过那玩意似乎不适合我,练不成不说,差点痛死我了!”

      方远咧嘴笑了笑,要不是身上还有血痕在,那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别练这个了!”

      林天把石页又夹了回去没有收走,他倒不认为方远是骗他,想要继续偷偷的修炼,毕竟方远不是那样的性格!

      “呵呵,鬼才练那破玩意!岳父大人还有事吗?没事我就继续看书了!”

      “你看吧,别看太晚!我也该回去睡了!”

      林天轻轻地回了一句,后面还暗自补了一句,再晚些你岳母又有不高兴了!

      这次方远开始认认真真地研究起手扎里的术式来了!

      方远还从怀里掏出一本空白的书,他要开始记笔记了,这样以后他就有两本笔记了,离狡兔三窟还差一点!

      天亮的时候,方远面前的桌子上多了一大堆废纸,上面全是各种草稿,而他带来的那本书,则是已经有几页记满了各种结构式和说明!

      “哎呀,这么快就天亮了,正好回去睡个觉!”

      方远伸了伸懒腰,收好了自己的小本本,然后处理了一下那一大堆的草稿,随便留了章字条给林天!

      字条上面写着:书房里的纸张也太少了,还望岳父大人多备些!

      方远关上门,抱着一堆废纸走了,他先去的厨房,处理完这些废纸才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这个时候方远是很羡慕那些个术式的,走到哪都自带步步高喷火机,哪里不会点哪里!

      那才是超能力!

      方远走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遇到了从里面出来的桃儿,看样子似乎是来找他,发现他人不在又出来了!

      “姑爷!您去哪了?小姐让我来喊你!”

      桃儿看到方远从外面回来,感到非常疑惑,该不会是一夜未归?而且方远身上似乎脏兮兮的!

      “哈?你跟小七说我下午再去了,反正上午也没我啥事!我先回去睡觉了!嗷呜!”

      方远困了!

      “姑爷!您这是一夜未归?您跑哪去了?小姐知道了肯定又要生气了!这..这是血迹吗?”

      桃儿终于知道方远身上那一层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了,那是干透了的血迹!

      “应该是吧!我没事,就是有点困,你记得别跟小七说这个,我先去睡觉了!”

      方远不想过多解释,说着就逃回了院子里面掩上门,也来不及清洗身体,钻进地铺里就睡了起来!

      然而今天林珑并不在,林珑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跟苏婉儿睡在一起的!他已经忘记自己还有床这回事了!

      林珑知道方远一整夜都在外面不知道干嘛去了,自然相当生气,不过她打算到了下午再跟方远算账!

      于是乎,方远刚出现在修炼场,就被林珑拉着上去揍了一顿!

      “我就是去看书了!真的!你爹可以作证!啊!”

      经管方远再三解释,尽管林珑也信了,但是这并不能让方远的惨叫声小上多少!

      “需要我帮你吗?”

      苏婉儿今天换了一身方便活动的衣裤,看起来多了几分矫健,看到方远挨完揍,马上跑过来蹲在方远面前笑眯眯地看着方远!

      “......”

      方远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苏婉儿俏丽的容颜,有气无力地走到修炼场边上,马上又躺在地上装死,一句话都懒得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防火防盗防闺蜜,没想到防闺蜜的竟是他自己!

      苏婉儿又撩拨了几下方远,但是方远丝毫不为所动,就跟真的死了一样!

      苏婉儿被林珑拉走了,两人又开始了火拼!

      等到林珑再次修炼完毕,要找方远双修的时候,方远又美美地睡了一觉!

      “你干嘛呢,赶紧动一动!我让你动没让你这么使劲啊,这我哪里吃得消?”

      糟糕的台词从林珑嘴里冒出来,这不是刚开始,方远已经被训了好一会了!

      林珑也不知道方远今天是不是耍什么脾气了,先是早上没来,现在又完全不配合,让他控制念力卷起草杆,他不是好一会没动静,就是忽然用力过猛把草杆捏碎了!

      捣鼓了半天,别说成功完成七窍板了,草杆都没拿起来过,地上全是碎草屑!

      “要不然先换个人?我可能还没睡醒吧!”

      “你就是故意捣乱!没睡醒也不至于这样,干嘛?挨揍了心里不舒服?不服气来打我?我不用术式!念力也控制在比你低的程度,来不?”

      林珑给足机会方远了,想要打老婆机会就在今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