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看人人学生操

      “面瘫男,面瘫男......朱雀街......嗝!”

      皇宫内,明净打了个饱嗝,不知道在傻笑什么,望着霸刀山庄圣子‘莫柳’碎碎念。

      莫柳依旧穿着黑袍,即便是在聚会喝酒,也背着他那把黑色的刀,用他的话来说便是:身为刀客,就算是死,也要紧紧握住手中的刀!

      明净微微张嘴,略感震惊道:“可你一直都是背着的呀,也没握着。”

      众人:......。

      灵均邀请了一宫两教,三派一坊,四山的圣子圣女们在大夏皇宫花园聚餐。

      人们之间只是缺少交流而已,往往你觉得该死之人在一番交流后,你便会放下心中的成见,为什么要和一个傻子计较这些呢,天骄们暗中得意的想到。

      圣教有圣教的立场,大夏有大夏的规矩,但年轻的天骄们则畅所欲言,

      “殿下,为什么你们大夏的规矩和外界相差如此之大......”清灵泯了口茶,不解的看着灵均。

      这个问题也是外界永远想不通的一个难题,大夏强行拉下修行者的地位,在抬高凡人的地位,甚至一视同仁。

      在场众人将目光移到灵均身上,灵均顿了顿,道:

      “大夏和你们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你们是个体,你们觉得修行者应该高高在上,不染凡尘才好。而大夏,乃家国天下。传承几十万年的大教可以一夜覆之,沦为历史,而只要人族还在一天,大夏便永世不灭!”

      “孤可以负责的告诉你们,五洲皆有夏人,哪怕有一日,夏国不在,但夏人永存,杀不完的,只要还有夏人,大夏便不算灭国。”

      “你们传承的是功法,法宝,而大夏传承的是精神。”

      白逸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对着在场众人道:“殿下说的很对,所以我们和殿下终有一战,高高在上的人不会选择妥协,而拥有尊严的夏人也不会在低下身子。”

      洛衡背着剑,盯住白逸:“我不懂什么高高在上,我生在大夏,我的父母皆是夏人,大夏,很好!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洛衡就用手中的剑,试试高高在上的你们,虽非我愿,决一死战!”

      气氛越来越激烈,灵均无奈的笑了笑道:

      “好了,好了,继续喝酒,至少现在,咱们还是朋友,大家都还年轻,今日有酒足矣,莫要再谈国事。”

      “噗呲,殿下,到时我要揍你屁股!你可别在战场上哭呀!咯咯咯.......”白苓杏眸眯成了弯月,发出银临笑声。

      一想到初次见面,差点被灵均轻薄,她就想抓住灵均揍一顿。

      众人闻之笑出了声。

      “哼,旧闻大夏乃礼仪之邦,莫非殿下瞧不起我们妖族!”

      一声粗大的嗓门袭来,饮酒作乐的众人一顿,顺着声音的看去,袁烈带着妖族众人站在花园门口,青丘狐族和娲蛇一族的圣女害羞的捂住脸。

      龙傲天径直的朝着灵均走了进来,笑嘻嘻的道:“殿下,你是大夏太子殿下,愚兄不才,乃龙族太子,今儿不请自来讨杯酒喝,咱兄俩也好交流交流......”

      这熟悉的步伐,流氓般的口音,让在场仙女们微微皱眉,龙傲天乃出了名的纨绔,名声享誉人、妖两族。

      “哈哈哈,是孤的不是,来人,给妖族俊才斟酒,孤自罚三杯!龙兄,请!”

      “请!”

      ......。

      清晨,

      京城的百姓们刚起床便听到一个晴天霹雳。

      震惊!西洲小孤峰佛子浑身赤裸躺在朱雀街,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震惊!太子殿下扬言要将要将妖族圣女抓起来.....。

      啧。

      百姓们纷纷端着小椅子,坐在朱雀街看着白花花的身体。

      “可恶,夏人不讲武德!”

      明净羞愤的想到,他早已醒来,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大街上。

      “唉,喝酒误事呀!完了完了,本佛子一世英名.....。”

      就在他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一件女式外套飘落在了他的身体,明净微微震惊,脑袋贴着地面悄悄一撇。

      “她是稷下学宫的学子吗。”

      匆匆套起外套,来不及多想,明净迅速飞到空中消失不见,远方的一棵树上,一位黑袍男子翘起了嘴角。

      灵均躲在人群中,就快忍俊不禁时,一道声音传来。

      “夏兄,夏兄,终于找到你呢!”

      灵均一听这细腻的声儿,内心一乐:终于找到你呢!

      “哎哟,这不是胡兄吗,我说今早起床怎么有乌鸦在头上飞......。”

      这不是女扮男装的胡苏是谁。

      “呵呵,我也觉得纳闷,今早一起床,就看见门前猫狗在打架.....。”

      灵均收起了笑脸,好家伙,敢说他是阿猫阿狗,他迎面走向苏怜,一把拉住她的手,使劲揉着。

      苏怜脸色一变,挣开脱来,死死的盯住灵均的双眸道:“夏兄,咱们走走。”

      “呵呵,胡兄,请!”

      可恶,大夏太子不会好男风吧!姑奶奶怎么感觉他在占便宜!

      似乎想到了什么,苏怜再次远离灵均三步,鄙夷的看着灵均。失策了,大夏太子以前好像还真就好男风。

      灵均微微眯眼,虽然不清楚这名女扮男装的胡兄想要跟他怎么玩,但这里可是他的主场,以不变应万变即可,到时候可就别怪他残忍。

      自古英雄惜英雄。

      两位内心都藏着诡计的人相互点头一笑,客套一下,眼神中都透露出了怜悯,惋惜,兴奋的情绪。

      绕着朱雀街逛了半圈的苏怜突然开口:

      “夏兄,要不去我家坐坐......。”

      “不敢辞!”

      孤倒要看看你这小女子要玩什么花样。灵均不动声色,跟在苏怜后边走着。

      姑奶奶看你待会怎么办!

      胡府内。

      灵均仔细的观察进门后的路程,穿过花廊,走进正厅。

      这地形,也不像是有阴谋的样子,不对,胡苏小女子可恶至极,他不能掉以轻心。

      灵均神情自若,抿了口茶看着胡苏。

      啧,还真就是悟道茶,看来这女子家中颇有实力呀。

      “夏兄,可敢一战”

      “来战!”

      棋盘上,两人杀得血流成河,苏怜默默数着时间,突然抿嘴一笑道:“夏兄,我去隔壁东厢拿点东西,夏兄稍等片刻。”

      灵均点了点头,待到苏怜走出正殿,内心警惕:此乃鸿门棋,接下来,便是图穷见匕之时。

      “夏兄,过来帮我抬下东西!”

      果不其然,这是一个圈套!胡苏呀胡苏,区区小女子也,未免太小瞧他了吧。

      “来了!胡兄等我。”

      灵均还真就不信这个邪,在大夏京城,无人可欺他。

      缓缓走到东厢,看见里边的人影,灵均打起一万分精神,推开门

      咔嚓。

      “啊—你,你是谁。”

      一名绝美女子映入灵均眼帘。

      乌黑的长发披在洁白的玉肩,让人欲罢不能的桃眼水汪汪诱惑着他,精致的脸颊略带羞慌,一身淡黄色的薄纱长裙绣着如云霞的樱花,芊芊细腰仿佛一掌就能握下,翘着一双修长的玉腿,精致白嫩的赤足一晃一晃,勾动着他的心神,肤光如雪,女子娇羞的站了起来,双手环胸。

      “你,你快出去!”

      灵均仿佛被勾了魂似的,呆呆的看着眼前女子,悦目是佳人,千秋无绝色。

      比所有绝色都还硕大的玉兔随着女子慌张的动作起起伏伏,女子看着灵均的目光一不小心惊倒在床榻上,娇躯被勾勒成s形,灵均咽了咽口水,视线下移,女子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翘臀。

      苏怜得意的看着灵均,身为天狐一族,得上天厚爱,不仅被视为第一美人,加上天狐一族本身就带魅惑属性,她堂堂大能境,如此身材样貌,还魅惑不了一个小小的观天镜吗,虽然第一次被男人目光轻薄有点吃亏,可感知到冰琴一行人走进门,苏怜恶狠狠地想到:姑奶奶看你待会怎么解释!别着急,咱们慢慢玩!

      “救命呀!有人非礼我!”

      今天,冰琴受邀到好友家做客,本来好姐妹打算去皇宫找她,可她一想到好友的样貌,便言辞义正的拒绝了,要是让他家小夫君看到如此女子,那还得了!

      陆幼雪不相信还有如此绝色女子,宁凝烟宁玥也不信,非要跟过来瞧瞧,看看什么样的女子才让绝色榜上的好妹妹(好姐姐)都自叹不如。

      万万没想到,一进大门,便听见一声呢喃软语,纵然她们皆是女子,也不禁沁入心田。

      “不好!苏妹妹有危险!”

      冰琴反应过来,迅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去,几女紧跟其后。

      “苏妹妹,别怕!我来了!”

      这,好像是冰琴的声音,灵均听到一声大喝,渐渐回过神来,惊讶的看着床榻上的女子!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这女子他也不认识呀,这是要他的命呀!

      “苏妹妹,别慌!”

      声音渐近,在这一秒种内,灵均已经想象到了他宫中无惨系列万种生活,大脑来不及思考,猛地脱下裤子!

      本身就被苏怜魅惑的入迷入神的灵均,此刻已经抬起了头。

      床榻上苏怜望着眼前男子神奇的操作,大脑微微短路......这,这是什么情况。

      “啊—呸!臭流氓,恶心,快滚出去!”

      苏怜红着脸娇呵,无暇的娇躯躲进被子,这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不应该是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吗,为何她刚刚看了少女不宜的一幕,她还是个三百岁的小天狐呀,大夏太子就是个无奈,臭流氓!

      灵均惊吓过度来不及思考,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他,此刻应该臧起来!

      猛地跑向床榻,掀开被子,一双诱人的杏眸惊慌的看着他,他不为所动,扑进被子里,瑟瑟发抖。

      轰!

      房间的门被击碎!冰琴一行人赶到。

      “苏妹妹,我来了!”

      床榻上棉被里,苏怜本身就穿的薄纱,纤细的小蛮腰被一双手死死抱住,引以为傲的身材感受到灵均死死抵住她,两人肌肤零距离接触,天狐一族本就敏感。

      苏怜脸颊染上了红晕,犹如晚霞,彤红的脸蛋被灵均死死的压着,还能看到灵均逼着眼睛惊慌的模样。

      完了完了,这下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苏怜梨花带雨,不敢动弹,一股男子气息围绕着她的鼻尖,敏感的身躯被人紧张的抱着,特别是下面.....。

      “混蛋,呜......你放开我,放开我......。”

      一双桃眼流出了清泉,即便是流泪,也充满了勾引人的魅惑,可灵均死死闭住眼睛,没能看到此番场景。

      “苏妹妹!”

      声音就在耳边,灵均害怕极了,不禁打了个颤。

      “啊......呜......。”

      被子里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五女脚步一止,惊讶的望着凸起被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