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浮魅影

      李际遇的事情,打乱了高欢搬出土堡的计划。

      这时,他已经回到房间,坐在炕上与李武商量,组建护庄队的问题。

      “少爷!”屋外传来李平远的声音。

      高欢闻声道:“进来吧!”

      李平远推门进来,将房门关好,转身便汇报道:“那黑虎离开庄子,在村西头与李际遇会面,然后往李庄去了。”

      高欢沉声道:“李际遇也来了?”

      “俺听见黑虎喊大当家了。”李平远道。

      李武接过话头,“他们都走没?”

      “留了三个土贼,在庄子外监视俺们!”李平远道。

      高欢摸着他并没有胡须的下颚,“同俺预想的一样,李际遇想把周围的大户都敲诈一遍。这样也好,有利于俺们团结登封的大户,等他来拿粮食的时候,便可召集人手,灭了这厮。”

      李武道:“少爷,那李际遇能够攻下唐庄和李庄,实力肯定不弱。县里的枪手队,还有各家大户,毕竟不是俺们自己人,万一他们来的不及时,那可怎么办?”

      高欢道:“所以才要训练护庄队!”

      两年前李际遇不过一佃户,落草时间不算长,高欢估计能打的不多,其属下大多也都是没活路的佃户和流民。

      高老庄的村民,稍微训练一下,未必比李际遇的人差多少。

      李平远道:“庄子外李际遇留下的眼线了?”

      既然要组织护庄队,就需要训练,可是庄子外有人监视,若是让他们发现,报告给李际遇,土寇也就知道高老庄不服气了。

      这个高欢早就想好了,“把人叫到土堡内训练!有围墙遮挡,探子看不见,在派人去外面干活,把那几个眼线逼得远一点。”

      李武父子听后,点了点头,觉得可以试一试,只是不知道,几天时间能不能有效果。

      高欢遂即嘱咐道:“李叔,明天你把那几个流民汉子,还有杨树林他们都叫进土堡,再从庄子里挑选一些亲近的汉子,凑足一百人,组成护庄队!”

      李武道:“公子放心,俺等会儿就去敲门,让他们天亮前就进土堡。”

      “李叔想得周到。”高欢称赞一句,便又对李平远道:“李哥,你帮着俺一起训练他们。”

      “少爷信得过俺,俺愿意效劳!”李平远道。

      高欢道:“现在俺手上也没银子,等过了这一关,俺不会亏待叔和大哥!”

      李武一听板起脸,“公子哪里的话,这都是俺们父子该做的。”

      高欢却正色道:“俺知道李叔和大哥对俺好,所以才更不能少了你们的。”

      这话让李武心头暖烘烘的,老头站起身下了炕,“不早了,俺先去通知佃户们,不如都睡着了。”

      李武在庄子里十多年,对庄子里的人清楚的很,由他去通知,高欢都不须要挑选,便可以肯定明早来的都是体格不错,又老实的青壮。

      老头子去为高欢做事,高欢便又对李平原道:“李大哥,还得麻烦你挑两个激灵点的,去山上看看,摸摸九龙寨的情况。”

      李平远沉思道:“村尾的刘启和俺一样喜欢拳脚,又时常打猎,俺去找他说一说。”

      高欢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李大哥了!告诉他,要是能够摸清九龙寨的情况,俺有奖赏!”

      “中!”李平远应了一声,便告辞离去。

      一夜无话,四更天时,天空一片漆黑,高欢便早早起床,来到了土堡大门处。

      因为土寇的关系,庄子里加强了防卫,高欢来时,门后还有两个护院,靠着柱子打盹。

      “把门打开!”高欢走过来沉声道。

      两个护院闻声清醒,看见是高欢,为首一人道:“原来是大少爷!”

      高欢微微颔首,“把门打开,等会儿护庄队要进来!”

      两个护院脸上露出迟疑之色,不过王家屏上半夜离开庄子去了县里,他们便也不敢为难高欢。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一人道:“打开吧!”

      堡门被打开,庄子内的街道,还是一片漆黑,村民都在熟睡。

      不多时,村子各处,传来了开门的嘎吱声,村里的汉子悄悄从屋里出来。

      这些人一路摸黑,来到土堡门口,高欢迎上来,问李武道:“都来了吗?”

      李武道:“平远去领那几个流民,其它人都来了。”

      高欢点了点头,侧身道:“先进来吧!”

      八九十名汉子,便鱼贯而入,聚集在前院里。

      这时天已经麻麻亮,高欢便让他们在院子里站队,李平远刚好领着十个流民赶到,正好一百人。

      高老庄在颍水河西岸,村子成长条形,一条道路,村口牌坊,贯穿打谷场和村子。

      如果李际遇来村子运粮,车辆只能沿着村子的主道,而这便给了高欢伏击的机会。

      高欢的计划十分简单,就是在道路两旁的屋顶埋伏人手,在将道路两侧一堵。

      眼下时间紧急,李际遇的人,随时会来,高欢便只能针对性的训练了。

      这时高欢看了众多青壮一眼,大都穿着破破烂烂,手里拿着从家里带来的木棍,粪叉子,样子有些寒掺。

      就这形象,拉出去,说不定能被官军当做流寇给剿了,与庄子内堡五十个护院相比,这个卖相,着实拿不出手。

      不过卖相好,不一定打仗就厉害,关键还是要看技艺和精气神儿。

      这时高欢沉声道:“昨晚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听说了。土寇李际遇的人,来了庄子,让庄子给他们交粮。这事恁们可能觉得,与恁们关系不大,横竖是俺们家出粮。可是村子里的粮食,就那么多,若是让李际遇拿去,恁们后面去哪里借粮?”

      村民听了高欢的话,议论纷纷,高欢则继续说道:“昨天村子外的流民,恁们也看见了。这几个流民兄弟,就是从刘庄逃出来的。土寇攻下刘庄,杀了刘员外一家,把钱粮劫掠一空,遭殃的不只是刘员外一家,还有刘家庄上千佃户。”

      村民又看向高欢收留的几个流民,内心一下紧张起来,才觉得他们与高家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保护庄子!抵抗土寇!”李平远振臂大喊一声。

      村民们也都表示,愿意保护庄子。

      高欢遂即朗声道:“好,所有参与护庄队的,管两顿饭,杀敌另有奖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