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诱惑

      折腾了一夜,杨珂也没脱衣,直接伏在床边上睡着了,床上则躺着连夜背回来的沈慕辰,清晨太阳刚刚升起,杨珂睡眼朦胧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日头早已过了往日晨练的时间,以为沈慕辰还在昏睡着,打了个哈欠刚一回头,发现沈慕辰脸色苍白的瞪着眼睛看着他。

      杨珂被她吓了一跳“你干嘛啊,醒了不出一声,吓我一跳”

      沈慕辰直直的看着他,眼睛红红的,泪水在眼角打着转:“你说我傻不傻,害的我们二百多人丧命,你知道我们把这二百人送进秦国有多不容易,你说.....我.”说着他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杨珂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她哭的梨花带雨,杨珂一阵头大,前世就不会哄女孩子,完全不会说什么好,回身看见龙儿进屋急忙向她求救。

      龙儿一见杨珂的眼色马上明白了:“殿下,今日太后寿宴,您要去拜寿的,该去准备一下了”

      杨珂如蒙大赦,刚走到门口又有点不忍心,回头看了看沈慕辰,她已经不再嚎啕大哭了,只是趴在床上哽咽着,杨珂吩咐龙儿:“沈姑娘以后就住在五芳斋了,她在这的事不许和外人提起,去给她收拾一间侧屋,有什么需求,就伺候着”

      龙儿点头退下,杨珂又跟沈慕辰嘱咐道:“安心在此歇下,我这很安全,就是要委屈你一段时间了,最近不要出去了”说完走出门去,轻轻地把门从外面关好。

      “为天下百姓请命你并没有错,只是走错了路”留下一句话,杨珂便离开了,听见外面没了声音,沈慕辰呆呆的看着门口,她现在不知是难过还是无助,从小爷爷便带着父母离秦,自己被关在这盛京城中,举目无亲,只能与爷爷书信来往,总从知道了爷爷的宏伟计划就迫不及待的等着消息,好不容易与大皇子牵线,一心觉得大皇子是个仁义之人胸怀天下百姓,谁成想事发之时她自己也成了弃子,一时间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今日是太后寿宴,正午银安殿下会设立百官宴,上午时间就是皇子皇孙和百官前往凤栖殿贺礼祝寿,刚走到太后寝宫门口已是热闹非凡了,门口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都是宫外的官员送来的礼品,看着一群一群抬着礼物的小厮,杨珂一拍脑门“坏了,光顾着沈慕辰的事了,没给太后准备寿礼,这也不能空着手去啊。”

      想着他便驻足在门口并未急着进去,这祝寿送礼是最讲究得了,也是一场实力的较量,太后不比其他人,这是吃过见过的,光是贵重恐怕不足以讨喜,可是现在送什么都来不及准备了,他有那么多孙子,少我这么一个估计也发现不了吧?想着他有点打了退堂鼓,想就此悄悄地回去,正当他回身时身后传来了一个讨厌的声音:

      “呦,这不是大诗人么”

      一听声音,杨珂头都懒得回,直接说道:“你这是眼睛不疼了啊”

      接着搭话的是另一个妇人:“托珂儿手下留情,我们家琼儿已经痊愈了”

      杨珂一听声音,马上回头跪下:“杨珂见过皇后娘娘”

      来的正是赫连皇后一众,后面四个公公抬着个檀木的箱子,而三皇子摆着一副欠揍的表情看着杨珂跪在地上,赫连皇后并没有让杨珂马上站起来的意思:“珂儿也是来给老太后祝寿的吧,怎么看你两手空空呢”

      杨珂心里骂骂咧咧,这娘们前几日宴席上有模有样的,今日私下里就给他儿子报仇来了,果然是母子啊,两个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争宠好斗的主,身为一个皇后居然仗势欺负一个没娘的皇子。

      见杨珂不搭话,三皇子上前围着杨珂打量了一圈:“你该不会是什么都没准备吧。”说着上前摸了摸杨珂的身上和袖筒里,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哈哈,母后,这小子果然什么都没拿,今天有戏看了”

      赫连皇后冷哼一声,就等着看杨珂出丑了:“走,带两位殿下进去贺寿,一起去”说完左右公公‘搀扶’着杨珂和三皇子一起进了凤栖殿。

      殿内已是人满为患,上面坐着太后皇上和靖王,左右站列着文武百官和诸位皇子,大皇子和二皇子也在其中,大殿正中央摆满了送来的礼品,像一座金灿灿的小山,黄金的寿桃、黄金的桂树、黄金的佛像菩萨像数不胜数,两步的柜子上摆满了文玩字画珠宝首饰,正当中站着一个胖胖的公公,手中拿着礼单正在唱礼:

      “户部侍郎丁浩全送青松延寿图一副,刑部侍郎郭力世送黄金提篮菩萨像一樽,宰相田峥嵘送夜明镇海珠一个,国丈赫连集送西域玛瑙一百八十颗,兵部侍郎赫连雄送象牙雕一樽”

      说着就排到了三皇子与杨珂,三皇子直接转身示意抬箱子的公公,从箱中取出一尊白玉佛像,众人看的惊奇,这尊佛像通体雪白,实乃上好的白玉,没有一丝杂质,这么大的白玉实属罕见,而且这佛像雕工精湛,确实不可多得的宝物

      “三皇子杨琼送上品白玉佛像一樽”说完这公公就看向了杨珂,等着他把礼物拿出来,杨珂哪有什么礼物啊,若是什么都拿不出就遂了赫连皇后的三皇子的愿这丑就丢大了,回头看着这母子正在不怀好意的笑着,杨珂也未跟唱礼的公公说话,直接朝着太后喊道:“皇孙杨珂,送诗一首,还请取笔墨来”

      他这一嗓子下去,殿上顿时雅雀无声,听过送画的送字的,没见过送诗还得现写的,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都在想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上次作诗有天一堂的皇子们在场,皇上在场,他们知道这小子有点诗才,一听他要写诗,也都来了兴致,想看看他又能写出什么来,太后也是好奇,想一看究竟。

      那唱礼的公公楞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杨珂要干嘛,以为他在说笑,反倒是郭公公机灵的很,从书桌上去了笔墨递到了杨珂面前,饶有深意的说:“殿下,请吧”

      杨珂也豁出去了,这抄一首也是抄,抄两首也是抄,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跌份,想到这直接轻碾笔墨开始落笔。

      洋洋洒洒写毕,郭公公急忙呈与皇上太后,“郭公公,直接念吧”

      “是,陛下

      西望云天挽红袖,重来几个春秋。

      多闻烽火过边洲,可怜惊怕怎受。

      双生雀,难回头,家国不安死不休。

      东风走,东风留,只报烽火不报乡愁。

      虽是十年一回首,堪堪将军已白头。

      今愿鸾凤永寿,羽下双雀永留。”

      一首诗毕,殿上又是一片寂静,再看向老太后,人已满眼泪花,皇帝和靖王一起起身扶着老太后站了起来:“写得好,写得好,这首诗可真是写到我老太婆的心坎里了,十几年了,我年年过寿却年年不得安心,因为我有两个儿啊,这始终是少一个”说着老太后紧紧地抓着靖王的手,“我儿为国戍边十余载,身为太后,我心甚慰,但身为人母,我心有愧啊,谁愿意母子十几年不能相聚呢”

      靖王和皇上此时也是双眼含着泪花,皇上从郭公公手里接过诗词:“珂儿,此诗写的很好,想我杨家为了大秦十余年不得团聚的,如今边疆已得安稳,我母子三人今日终得团圆,朕要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