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zhulu最新地址入口

      由于没有报太多期待,木兰出门的时候就一对人字拖,一条大裤衩,和一件宽松的T恤。如果真要挑出特别的,只有那件T恤上印着TRIANGLE五名成员的Q版头像。

      而好巧不巧,斯科特、爱德华、和韦德将木兰带到某个军火商富二代的派对上。四人抵达的时候,派对已经是音乐震天、美女云集。

      扎起马尾辫,手插裤袋,脚踩人字拖,木兰跟在三人身后,神色没有丝毫不适应,还将模样摆成了一个大少爷,前边开路的三人是他的走狗。

      韦德三人都是花丛老手,在别人的派对上,不消片刻就勾搭上了妹子,各自左拥右抱起来。韦德还担心木兰放不开或感觉无聊,挺照顾木兰地为其介绍了个拉丁小辣妹。

      可以说加州真不愧盛产硅胶大波,打眼扫过去尽是波涛汹涌山峦起伏,就连木兰身边这个不足一米六的拉丁裔辣妹,也是E杯起步。拉丁裔美女的特点就是皮肤健康紧致、身材玲珑曼妙、容貌妩媚动人。就好比木兰身边这位,骨架虽小却十分丰硕。

      女孩的容貌压过了木兰的审美底线,木兰没有什么做作扭捏,自然地将这位辣妹搂进怀中,一边和辣妹调笑着,一边感受辣妹的弹性,居然是天然的。可别看木兰和辣妹的互动很亲密,实则木兰的手放在辣妹的腰间就没怎么移动过。

      木兰的撩拨功夫不差,几句话就已经将怀里的辣妹聊地花枝乱颤,那打情骂俏地姿态,几乎只要木兰能找到一个无人房间,就能来一场友谊赛。而某个行走的人形古龙水感觉抓准了时机,突然出现在木兰身边。

      “是不是我的错觉,你这一个礼拜长高了一厘米。可这并没有给你增加男人味,我远远的看着还以为你们是对啦啦。话说,你收了我六千零五十万的悬赏,不是应该将自己关在小房间里,扯掉半边头发帮我写歌吗?OMG,你穿着印着自己头像的T恤,以及人字拖来我的派对?还借机蹭我邀请来的女孩?你合适吗?”

      毒嘴加香水,木兰不用看就知道来人是谁,回击道:“我是不是无意中听到一个秘密,原来某个天才在创作时已经拔光了自己的头发。他现在正顶着可以丢进洗衣机哔一下的假发到处走。原来那句话是有道理的,你秃了,所以你富了。想要我写歌?你开嗓开得怎么样了?要不就趁现在上台试试音?”说着指了指舞台上的一支乐队。

      托尼豪气十足:“那是我花大价钱请来表演的乐队,哪有道理我这个主人去抢人家的表演机会的。倒是你这个不请自来的路人,不如上去唱两嗓子,就当是交付入门费和酒水费。”

      木兰:“说真的,我已经很低调了,我若是上台,会把你的派对抢走的。”

      托尼:“大话谁都会说,你若是能做到你说的,我就不计较你坑我钱的事。”

      木兰:“我什么时候坑过你的钱?”

      托尼:“我调查过,一张专辑词、曲、加制作人的分红不会超过百分之十五。”

      木兰:“一把左轮的利润比,与一枚小男孩的利润比,谁高?”

      托尼:“你把自己的作用比作大烟花?我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人。”

      木兰:“一张销量过三千万的专辑,里边所有的歌都是我写的,这在整个歌坛史上仅此一例。我不是大烟花?谁是?况且,现在他们表演的这首《IT’S MY LIFE》正好是我写的歌。”

      弗雷迪在完成《ERA OF ULTROCK》后,是打定主意不再当歌手。即不上节目打歌也不开演唱宣传,《ERA OF ULTROCK》之前能卖出五百万就已经是不小的奇迹了。

      可旁观的木兰不满足,他自认为比弗雷迪更明白这张专辑的价值,光一首封神的《BOHEMIAN RHAPSODY》就应该卖五百万张。在尊重弗雷迪个人选择的前提下,木兰给弗雷迪和玉置兄弟出过一招,低价兜售整张专辑的试用权。

      按照木兰“任何人都能低价使用《ERA OF ULTROCK》里的歌曲去盈利”的思路,玉置浩二鼓捣出一套兜售的算法:根据使用者使用歌曲的数量与盈利的比收费,比例是十分之一。最低八十刀一首歌的使用费,低于八十不计费;最多八百刀一首歌,高于八百只收八百。

      比如:一名歌手参加商演,唱了十首歌,使用了一首专辑内的歌曲,拿到五千块的报酬。那每首歌的价值为五百,五百的十分之一是五十,低于八十则不收费。

      又比如:一名歌手参加商演,唱了十首歌,使用的全是专辑里的歌曲,拿到百万的报酬。那每首歌的价值为十万,十万的十分之一是一万,高于八百只收八百,该名歌手只需给弗雷迪缴纳十首歌八千的使用费。

      格莱美用四项大奖向世界证明《ERA OF ULTROCK》价值,而如此之低的歌曲使用费让无数歌手趋之若鹜。那些酒吧歌手,一首歌的收益只要在八百以下,都不用缴纳半分使用费。那些巨星,一首歌的收益只要高于八千,恨不得将整张专辑都唱了。

      等使用的歌手多了,《ERA OF ULTROCK》的知名度自然暴增,暑假期间就突破了两千万的销量。木兰称,这是用母狗去配种换小狗的办法。

      也就有了能在托尼的派对上,听到有人唱《ERA OF ULTROCK》里的歌曲。

      托尼:“三千万销量好了不起?说了那么多,你是不是不会唱歌?”

      木兰:“你请来的乐队水平怎么样,别我想唱的歌他们不会演奏,到时候还得放录音伴奏。”

      托尼:“我请来的人是世界一流的,不像是你那支只会唱漫画童谣的乐队。”

      木兰:“好的漫画能流传百年。难道你就不想未来十年后出生的孩子,看着以你为主角的漫画长大?”

      托尼刚想对此发起嘲讽,可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米国五十年来,所有人都看他漫画长大的人。便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我这么天才,为什么就不能成为一个流传百年经久不衰的漫画人物呢?

      看到托尼不说话,木兰笑了。斗嘴谁先停下谁输。所以木兰VS托尼,第二回合,依旧是木兰胜。也不给托尼打复活赛的机会,木兰就已经往台上跑了。

      台下认识木兰的人不多,台上的乐队却都清楚木兰是谁。被木兰抢去话筒的歌手,和被木兰抢去乐器的吉他手,毫无反抗,给了团员一个你们加油的眼神后,笑呵呵地退到一旁加入围观,。

      木兰压低话筒架,对现场观众道:“派对的主人花费六千万让我上台演唱一首,摁,谁能和小钱钱过不去呢?所以在接下来的四分钟里,你们将见证我如何分分钟赚一千万的高光时刻。”台下无论认识或不认识木兰的人,都被这句开场白吸引了目光。

      木兰回头看向键盘、鼓手、与吉他手,提示道:“《COUNTING STARS》。”也无需太多酝酿对着话筒:“LATELY I’V’VE BEEN LOSIN’S ABOUT THE THINGS THAT WE COULD BE···”同时配合无间地弹奏其手中的吉他。

      所有乐器同时奏响:“I SEE THI A SWINGIN MY HEART ACROSS THE LINE···”

      “OLD, BUT I’M NOT THA, BUT I’M NOT THAT BOLD···”

      “啊~啊啊啊啊,I, FEEL SOMETHING S DOING THE WRONG THING.”

      “啊~啊啊啊啊,I, FEEL SOMETHING S DOING THE RINGT THING.”

      全真音的飙高音,中气十足又清澈嘹亮,浑然天成地压住每一个音节。虽然没有那种凄惨诡异的美感,但冲击力之强是无疑的,现场都被木兰调动了起来。尤其是那三个懂得鬼哭狼嚎的家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