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简历下载

      胡斐身躯一僵,心中霎时转过千百个念头,但看到面前这位号称“大侠”的苗人凤时,忽又豁然开朗,忖道:“大丈夫立身处世,便当如苗大侠般襟怀磊落,又何须遮遮掩掩。”

      一念及此,他坦然道:“不敢欺瞒苗大侠,胡讳一刀公正是先父。”

      说罢,便在胡一刀夫妇灵前叩拜下去。

      听到胡斐之言,虽面对生死大事亦面不改色的苗人凤脸上大变,脚下甚至立足不稳的一个踉跄,而后扑倒胡斐身边,胡一刀夫妇的灵位垂泪大笑道:“苍天有眼,终未使胡大哥绝嗣。此刻苗人凤便立时身死,也足可含笑瞑目了!”

      他先前虽认出胡斐使的是“胡家刀法”,却只怀疑胡斐是胡一刀的后辈族人,毕竟他当年亲眼看到激流边的一滩鲜血和一顶原是带在那孩子头上的小帽,对那孩子的生存早不抱一丝希望。

      胡斐见状,实在不能相信此人当真是害死父母的凶手,当即搀扶他一起起身,并问出萦绕心头多年的疑惑:“苗伯伯既尊先父为兄,是否知晓我父母究竟为何人所害?”

      苗人凤惨然道:“若说胡大哥夫妇之死,则皆是苗人凤之罪!”

      随即便毫不隐瞒地道出当年为报父仇而与胡一刀比武,却又惺惺相惜而化敌为友,岂料有人在两人刀剑之上喂毒,酿成胡一刀中毒身死、胡夫人自刎殉情的惨剧。

      说到最后,他将双手背在身后,面向胡斐道:“贤侄若要报仇,只须落在苗人凤身上便是。当初胡大哥曾说若是死在我剑下,便要我代他抚养孤儿。如今我也有同样要求,请贤侄日后好生照顾小女若兰。你动手罢!”

      胡斐手按刀柄,脸上神色变幻不定。

      苗人凤看他犹豫,怒道:“我深重剧毒,命不久矣。若能死在贤侄手中,正好洗却多年困扰心间的愧疚。此外我平生未收弟子,亦未传授小女半点武功。待我死后,苗家剑法便成绝响,胡、苗两家百年宿怨亦就此而终。杀我,既全私情,且合大义,杀!”

      听得那一个“杀”字,胡斐蓦地拔刀在手,一手握刀柄一手捏刀身,运内劲奋力一拗,一柄钢刀铿然而折。

      他弃刀于地,昂然道:“苗伯伯既明大义,便不该令胡斐在父母灵前做个是非不明的卑鄙小人。小侄折刀为誓,胡、苗两家宿怨,自今日一笔勾销!”

      “贤侄!”

      苗人凤即是感动又是惭愧,想到胡一刀有子如此,又倍觉欣慰。

      便在此刻,门外忽地有人鼓掌笑道:“好一个胡斐,拿得起放得下,正是英雄本色!”

      苗人凤悚然而惊,虽然方才心情激荡不能自已,但给人侵入身外咫尺之地而不觉,也足见来人的实力太过骇人。

      “是胡少舵主!”

      胡斐却立时听出了说话人的身份,大喜之下急忙跑去开门,见门口站着一个笑呵呵的道人,正是说了会随后赶来的胡垆。

      因为在后面追着胡斐赶来不曾停歇,此刻胡垆也是一身的风尘仆仆。

      他向胡斐假意嗔道:“胡兄弟,贫道有句话早就想说,你我虽是初识,却感觉彼此分外地投缘。你口口声声总唤贫道什么‘少舵主’,可是不想交贫道这个朋友吗?”

      胡斐微窘道:“胡斐并非不想高攀,只是一时不敢造次。既然如此,兄长请上,且受小弟一拜!”

      说着已向胡垆抱拳一躬到地。

      胡垆坦然受了他一礼,然后笑道:“好兄弟,这一声‘兄长’却不会让你白叫,待贫道看一看苗大侠的毒伤。”

      胡斐喜出望外,急忙引他入室与苗人凤相见。

      苗人凤素来敬慕反清义士,又亲身感受了胡垆高深莫测的修为,当时很是客气地与胡垆相互见礼。

      胡垆也未料到自己已经揭破了田归农奸谋,苗人凤仍未脱中毒之厄,唯恐事情再发生什么意外之变,当即便请苗人凤挽起左臂衣袖现出毒伤。

      看到此刻苗人凤小臂已彻底肿胀紫黑,而手肘以上虽也浮现一层黑气,颜色却要淡了许多,情况还算在可控范围之内,他这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胡垆探手入怀,取出一个贴身收纳的素色丝囊,打开束紧囊口的丝线,倒出一颗指尖大小、通体晶莹如玉的丹丸托在掌心,向着苗、胡二人笑道:“这是贫道一位好友所赠的‘冰心辟毒丹’,是天下各种毒物克星,当可化解苗大侠所中剧毒。”

      胡斐听说剧毒可解,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也便有了闲心开胡垆玩笑:“兄长那收藏灵丹的丝囊好生别致,你那所谓‘好友’莫不是一位红颜知己罢?”

      胡垆一面将灵丹放在苗人凤上臂处,由上而下慢慢滚动,一面没好气地道:“你如闲得没事,便去厨房寻个碗来!”

      胡斐看他神气,便知自己多半猜的不错,嘿嘿笑了几声,跑去厨房拿了个干净的大碗回来放在桌子上。

      此时随着胡垆用“冰心辟毒丹”在苗人凤手臂上滚动,肉眼可见那手臂上笼罩的黑气向下退却,皮肤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色泽。

      眼看着毒气已经被灵丹迫得退到手腕以下,都聚集到了苗人凤的一只左手上,胡垆用空着的左手拔出头顶发髻上横插的竹簪,刺破了苗人凤左手五指的指尖。

      随着一滴滴黑色毒血从指尖滴落,那只紫黑色的手掌也渐渐恢复正常。

      等到苗人凤整只手掌上不再见一点黑气,胡垆收起按在对方手背上滚动的灵丹,解下腰间的酒葫芦,在桌子上的酒碗中满斟了一碗酒。

      这葫芦中却是他离家之时装的自家酒坊精酿的烈酒,平时只是拿来解馋而舍不得放量痛饮。

      在苗人凤和胡斐不解的目光中,胡垆将那颗“冰心辟毒丹”投入酒碗之内,片刻后用一双筷子夹了出来,擦拭干净后收回那丝囊中重新贴身放好。

      他将酒碗送到苗人凤面前,笑道:“苗大侠虽及时封了穴道,却终究难免被一些毒气侵入体内,饮下这一碗酒后,当可将毒气祛除殆尽!”

      苗人凤毫不怀疑地接过酒碗,向胡垆笑道:“如此苗某便借花献佛,敬少舵主!”

      说罢仰首一饮而尽。

      他只是喝酒,对于胡垆的救命之恩却绝口不提,其中自是“大恩不言谢”之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