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专车

      这是莘梧第二次来有未街。这里变化不大,一如上次来的时候繁华喧闹。各色食物的香气杂糅在一起,相互交融形成一种相融贯通的气味。这可能就是市井烟火气吧。

      阳昌和汤笙吵吵闹闹的走在前面,阳昌想拉莘梧的手,但是却看到莘梧兴致乏乏的样子,便就沉默的将刚刚伸出的手收回去了。又假装无所谓的和汤笙说说笑笑,看似漫不经心心思却时时刻刻黏在莘梧身上。汤笙亦是时不时的用余光去瞟两眼莘梧,倒像是有几分做贼心虚的感觉。

      莘梧并不在乎眼前两人心思的暗潮涌动,相比其他人的想法举动,她更倾向于专注于自己的世界和想法。这使她免受了很多人情世故上的麻烦和苦楚,但是也让她变得过于自我,不免伤害到身边人。

      此刻莘梧在想着前几天梦境,心中觉得自己和承蒽在这座烟雨朦胧的古城之间一定有某种超越科学可理论解释的前尘渊源,她们的相遇,与其说是命运的安排,倒不如说是两人千百年来坚持和选择的结果。

      想到承蒽,她又有些期许,能在这个她们上次分别的小巷子里能重逢。于是在心中祈求她所知道的无论是存在于国内还是国外的神明,来制造她们的相遇,为她心中的思念买单。

      看到上次和承蒽一起吃面的小摊,摊主还是那个银白发丝面容慈祥的阿婆,她下意识的提议说,“不如我们吃面吧?”

      阳昌本来想好不容易来找莘梧一趟,理应带她去吃一顿好的,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也应该是大鱼大肉之类的伺候着。就算是这种街头小巷的美食,也应该是色香味俱全的特色美味。可是没想到她一开口却是想吃这个寻常家里一开火便就有的素面,他心里有些不爽,带着之前在门口和莘梧之间的那一场对峙,他的心情自是更加糟糕了。

      “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带你吃这东西,这说出去不是笑死人?”阳昌第一次给她甩出这种脸色,这是内心的不悦积压许久的爆发。

      莘梧自是头一回遇到阳昌这种有些尖酸刻薄的嘴脸,她张了张嘴想辩解却不知如何说起,还是哑了言。

      “这里的面很好吃的,也是这街上的一绝。”这个时候还是得靠汤笙,汤笙拉了拉阳昌的衣袖,用眼神劝诫着他不要再给莘梧难堪,“你不要错怪小梧了。”

      阳昌看着汤笙拉着他的衣角的手,算不上白皙细腻,但是透着代表着健康的小麦色,青色的血管埋伏在皮肤下,让人不免遐想到血液在这血管之中奔涌不息的景象。此刻他的心也有一丝荡动,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血液加速带给自己体内血管壁的冲击,这是心脏加速跳动带来的后果。他咽了咽口水,像是把刚才的愤懑咽回了肚子里。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只是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缘故,有了些微红。

      “我错怪你了。”他拉了拉莘梧的手,却不敢看她委屈的眼,转头跟阿婆说,“三碗面条。”

      阿婆看着摊前的这三人,只是望着他们慈祥的笑。转身便就煮面去了。

      三人刚一落座,一个御气十足的女音传来。

      “莘梧?”

      莘梧惊的猛一回头,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脑子里就想起了那张脸。还未见到其人,已经开始欣喜了。

      果然是她,承蒽。

      承蒽今天一反常态的穿了一条裁剪得当的黑色及膝礼服裙,酒红漆皮手包,黑色绸面的高跟鞋。头发束了个高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化了淡妆,却涂了大红的口红,确实是一如既往的简单干练,但是又多了几分矜贵优雅,不似平日那样简单休闲的装束来的平易近人,平生的多了几分距离感。

      莘梧望着眼前这个如同女王一般的承蒽,觉得有些颠覆,但还是发自内心很开心的笑了。

      汤笙好像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承蒽,何况她这副打扮不像是会出现在这嘈杂混乱的市井小巷,应该是在某个觥筹交错的高级酒会上端着高脚杯捧看杯中晶莹剔透却价值不菲的红酒的。汤笙就直白的很多,“承蒽你是隐藏贵妇吗??”

      承蒽只是笑,又看了看一旁神情有些痴迷的莘梧,笑意更浓了。

      “你怎么也来这里吃面了?”汤笙更加不依不饶,有起身向前去辨别眼前人是真是假之意,就差问出来那句你是不是承蒽了。

      承蒽一如上次一般熟练的坐下,正对着莘梧,冲着阿婆喊道,“再加一碗面,同以前一样。”

      阿婆也没有很大惊小怪,笑着又加了份面。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这使汤笙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莘梧倒是不以为然,她倒是很快就接受了承蒽以这副扮相出现在她面前。并不去深究她作为一个小众酒吧的调酒师为何要装扮的如此正式。她们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是这样自然和谐,不过分追究原因,彼此亲近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并且相互之间不逾界。亲疏得当的交往,清水一般的关系。却不知为何深入了彼此的内心,感情相比日日夜夜亲昵于一起的人还要亲密依赖的多。

      一旁的阳昌却是一头雾水,他当然不知道这个突然加入的女子是什么谁。只当是莘梧在这边结交的社会上的好友。一心等着莘梧给他介绍一下。

      莘梧沉浸在再次见到承蒽的欣喜之中,并没有在意一旁阳昌疑惑的神色。汤笙看着眼前的三人,“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承蒽。我们在这边的朋友。”

      承蒽对阳昌笑了笑,眼睛却看着阳昌拉着莘梧的手。莘梧感到承蒽眼神的不对劲,又讪讪的把手收回去。阳昌疑惑的看了一眼莘梧,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苦楚却说不出。

      汤笙看着三人之间眼神小动作的交流,又扯着阳昌说,“这是阳昌,莘梧的——”

      “男朋友。”在汤笙迟疑的瞬间,阳昌很快的接上。又挑衅的看了看承蒽。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眼前的女子给他一种危机感。

      承蒽倒是不动声色,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