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最大尺度在哪

      齐香身体一晃,差点儿被秦若水这句话给雷倒了:“大姐,你怎么跟老四一样喜欢这种调调了?话虽如此,可小时候你早就对小弟的小弟弟不陌生了。我记得有一次冬天晚上,你懒得给小弟起床尿尿,又怕小弟尿床,找了个绳子把小弟的小弟弟给绑住了,那次可差点儿没把小弟的小弟弟给憋炸了呢。”

      “老二,那还不是你的主意。”秦若水羞得满脸通红:“现在说验身的事,你提那事干嘛?”

      俩人就这么对视着。

      半响,齐香又出了个主意:“大姐,要不这样,咱们一人扒一半,成吧?”

      “好,我同意!”秦若水点头,跟齐香一起,先将夏天翻身,让其趴在床上,然后俩人抓住夏天的裤腰,数了一二三之后,同时往下一扯。

      “砰!”

      伴随着裤子被扯下的声音,房门却突兀地被人从外面撞开。

      紧接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急声叫道:“香姐,不,不好了,外面有人……”

      壮汉话刚说到一半,却见秦若水跟齐香的手正拉住了夏天的裤子。

      而随着壮汉闯进来,秦若水跟齐香也下意识望向门口。

      六目相对,气氛仿佛一瞬间尴尬到了极点。

      壮汉一双眼睛瞪得巨大,宛如见鬼了一样。

      靠!

      不是吧?

      自己的香姐可是大姐大,跟她的大姐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想要男人怕只是一个眼神都会轻易招来。

      现在,竟然对着同一个男人下手!

      而且,还不择手段将其灌醉了?

      妈呀,我的眼瞎了。

      片刻的心绪翻滚之后,壮汉赶紧低下头,佯装什么都没看见。

      秦若水跟齐香也没想到会被撞了个正着。

      这怎么解释?

      “喵……呜!”一只白色的小猫叫着,窜到了齐香的怀里。

      齐香为了缓解尴尬,不动声色抱住小白猫撸了两把,然后径直来到了壮汉面前:“刘大彪,你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有话直说!”

      被叫做刘大彪的壮汉赶紧解释道:“大,大姐,是这样的,外面有一群人来非要找一个叫赵日天的,他们说有人看着那个赵日天跟着您一起上了楼,说您如果不交出来,他们就砸了酒吧!”

      “狗胆包天!别说我不知道什么赵日天了,就算是知道,敢来我齐香眼皮子底下撒野,他怕是活腻歪了!”齐香扭头看了秦若水一眼:“大姐,你先等着,我出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秦若水哪里敢跟夏天独处?

      刚才已经被人误会了,再把自己留在这里,传出去那还不丢死个人?

      匆忙朝着夏天的屁股处看了一眼。

      本来以为能够直接验明正身了,可谁成想夏天迷迷糊糊竟然翻了个身,还拉了一张毯子把该盖的地方都盖起来了。

      得,白折腾了。

      齐香跟秦若水脸上都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可这种神态落在了刘大彪的眼中,却完全是另一个意思了。

      不是吧?

      难道大姐跟大姐的大姐因为被打扰了兴致,生气了?

      那个小子究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竟然能够得俩大美女如此青睐。

      刘大彪酸溜溜地望了夏天一眼,赶紧引着齐香跟秦若水出了酒吧。

      酒吧门口,此时已聚集了十几个人。

      为首的是个大光头,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

      在刀疤脸的身边一个手上绑着绷带的绿毛青年。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开着面包车拦下夏天跟周子秋,结果被打趴下的那个绿毛。

      “哟,齐香,想要见你还真不容易啊!”刀疤脸狞笑一声,望向齐香,然后一把将绿毛拉了过来:“我兄弟被人打了,而有人看到行凶的人就在你酒吧里,赶紧交出来,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齐香看着刀疤脸,冷笑道:“我说刀疤,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这条街上竟然敢在我面前撒野,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齐香撸着猫,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别说是人在我的酒吧里了,只要在这条街上,就是我的客人。我不点头,谁也不能动。刀疤,如果你们不想爬着离开这条街,赶紧滚!”

      “喵呜!”齐香怀里的白猫冲着刀疤脸叫了一声,仿佛宣誓自己的主权。

      刀疤脸自然知道齐香在这条街上的威名。

      酒吧女王那可不是白叫的。

      刀疤脸甚至还听说过,曾经有人带着十几个人来找齐香的麻烦,竟然被齐香一人全给干翻了。

      从那以后,酒吧女王的名头便被叫出来了。

      但这一次,刀疤脸也是没办法。

      他拿了周子豪的钱,自然就得替周子豪办事。

      事情一天不解决,自己这钱就是烫手的山芋。

      所以,在得知绿毛被夏天打了之后,刀疤脸就四处派人寻找凶手,结果有人在酒吧里看到了夏天。

      刀疤脸虽然不愿意跟齐香为敌,可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在他看来,齐香不可能为了一个乡巴佬大打出手。

      “我好不容易睡个觉,你们咋咋呼呼干啥啊?”

      就在刀疤脸为难之时,一道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

      接着,夏天晃晃悠悠从酒吧里走了出来。

      “是他,是他,刀哥,是他,就是他!”一看到夏天,绿毛吓得顿时叫了起来,可因为想起当时夏天的手段,不自觉结巴了起来:“他,他就是赵日天,当时就是他打了我们兄弟,咱们还有好几个兄弟现在在医院里躺着呢。”

      “你怎么醒了?”看到夏天出来,齐香却是大吃一惊。

      那蒙汗药的剂量就算是头牛,也得睡到第二天一大早才能起来。

      可这才多长时间?

      这个家伙不但爬起来了,还仿佛根本没有被迷晕一样。

      这是啥情况!

      “二姐,喝着喝着你们咋扒我裤子啊。”夏天没有理会刀疤脸那些人,古怪地望着齐香。

      齐香的脸一红,“你胡说八道什么。”

      “哼,还不承认?”夏天拿出手机,打开了视频:“你瞧瞧,我都录下来了。”

      “啥?”齐香一看那个手机,竟然是自己的手机。

      赶紧一摸口袋,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拿的?

      而且,从视频中来看,似乎从一开始喝酒就录了。

      “你,你想干什么?”齐香努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惊骇,但声音却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