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导游

      第六十六章还回去

      “女子练习武术,是不能同男子相比的。

      男子无论从力量、耐力、果敢判断力、身体素质哪个方面讲,都比女子强的。所以女子在格斗中应尽量避免力量对抗。

      依据自身敏捷身轻的优势选择性修习武术才是女子和天生力薄的人习武之道。”泉信师太见王王王一脸错愕,就耐心的讲到。

      潜意识中我感觉泉信师太说的很有道理!我又想起地球影视作品中,一些女子细胳膊细腿的能够一脚把满身肌肉的壮汉踢翻的剧情,只感叹武导为了迎合观众舍弃的太多。

      “再说飘雪剑法,用的是长穗剑。

      你将面巾遮挡在眼前,视线朦胧中是看不进长剑穗和剑的亦真亦假的魅惑舞动的,也就是说你看似降低自己可视的能力,做了礼让,实则是用偏方破解了如雪剑的混乱干扰。

      你将面纱还给婉儿,我来和你对打几个回合。”泉信师太说道。

      “这面纱还有还回去的说法?”王王王更是错愕了,难不成自己打败阿萨厅的人,这婚事就不成了!

      “呵呵,你多心了,婉儿已经是你的妻子了,我只是说你让婉儿保管面纱。”泉信师太笑道。

      “哦哦,那就好!”王王王慌忙的解下面巾,又慌忙的给婉儿送了过去。王王王余光中看到婉儿迷人的脸上略带埋怨的之色,心中直觉得婉儿还真好惹。

      泉信师太抽出婉儿的长穗剑,随后一个跳跃就飞到了小院的那头。

      王王王依然是领剑向前冲去。泉信师太也像之前女子那样举剑对冲。

      王王王使出突平一剑,撩剑刺向泉信师太拿剑的右手弯。

      泉信师太也是同样的向外一摊,但不同的是王王王清楚的看到那条黄色剑穗,正随着泉信师太的一摊,迅速的荡起像是要缠住王王王的剑。

      潜意识中,我随着王王王的顾虑了解到长穗剑的剑穗材质特殊,一般的兵刃是割不断的。

      所以王王王有些担心剑穗会缠在剑上,格挡剑刃锋利。所以就挂剑向下,想把剑穗打开,再去扑泉信师太的右手腕。

      也就在王王王挂剑向下时,泉信师太迅速回剑削向王王王的手肘,王王王只得放弃再击,将剑一挂到底。

      王王王动作迅速,但手肘上隆起的衣服折子,还是被泉信师太划出小口。

      紧接着泉信师太几个三百六十度度旋转,她手中的长穗剑和剑穗就像是一片旋转的雪花,时而侧旋,时而平旋。

      王王王慌忙后侧躲避,只待王王王躲过白光剑刃之后,想要上前反击的时候,一团黄色物体袭到眼前,王王王欲进攻的身子是做不到迅速后撤的。

      所以王王王立即回剑格挡在眼前,只是剑穗打剑上并不会像剑刃那样冲击之势尽数被格挡。

      只见剑穗的尾端在王王王的木剑上一打折,就噼里啪啦的打在了王王王的眼上。

      王王王一阵吃疼,就只能强行收回攻势,全力后退。

      嚓!哗!两声衣服被划开的响声之后,泉信师太已经在王王王模糊的视力中退后了五六步之远。

      王王王见泉信师太已经不再进攻,他索性将木剑一扔,揉起了眼睛。

      “婉儿,你带他去滴水边清洗一下眼睛。”泉信师太绕过王王王走了过去,像是没计划看看王王王的伤势。

      “是,师傅。”婉儿答应道。

      紧接着,王王王感触到婉儿温热细嫩的手用力拉开了王王王揉眼睛的双手。

      “剑穗里都藏有花粉的,遇到打击就会被激发出来。你不能这样揉的,我带你去洗洗”婉儿话语间没有了刚才埋怨,对王王王有了些关切。

      “哦,我没事!哎呀,师太的武术造诣真的让晚辈佩服!”

      王王王并没有反抗婉儿拉开自己的手,只是感觉眼睛越发睁不开了,所以就努力的挤着,嘴上也没忘记对泉信师太武术造诣一阵奉承。

      清洗之后,王王王感觉眼睛舒服多了,但仍不能睁不开眼。

      “其实你也太鲁莽了,你就装作败在我的两位师姐的剑下,也不至于受这苦的。”婉儿温柔的说道。

      要说刚才婉儿语气有些关切,现在王王王倒是听出了婉儿有些心疼自己了。

      “我没事的。”王王王并不担心自己的眼睛,因为从泉信师太的语气中他听的出自己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婉儿,你怎么走了?”

      王王王知道自己在地板上坐着,两只眼睛应该是红肿的,但有婉儿陪着,他不觉得自己很落魄。

      可他刚说自己没事,婉儿就放开了他的手,而且王王王耳朵里听到了婉儿走开的脚步声,所以就急忙的问道。

      “我去拿热毛巾给你敷上消肿。”婉儿语气有些无语。

      “哦哦,我等你。”王王王一种你不能离开我的语气。

      婉儿温柔的将冒着热气的毛巾敷在王王王眼上。

      “你在这待一会,眼睛不疼了就没事了。我去换装。一会我们就可以下山了。”婉儿的语气有了些伤感。

      “好!”

      王王王在梁国这段日子里也了解了一些梁国的习俗,知道梁国女子出嫁前大多穿白衣系白面巾,出嫁的当天是要穿红衣系红面巾。婚后大都会穿黑衣系黑面巾,也偶尔有女子婚后穿彩色的衣服,只是颜色必定都是深重不艳丽的。

      王王王又想起了沙漠中水潭边的那个女子,可他也想不出她的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眼睛渐渐的没有了痛觉,王王王将毛巾取了下来,环视了一下四周,视力已经恢复正常。

      不过王王王看到自己胸前的衣服时就郁闷起来,这泉信师太是跟自己的衣服有仇吧!明明自己都已经败了,为何还要划烂自己的衣服呢!

      王王王把裂开的衣服对了对缝,心想着能找些针线缝起来最好。

      “送圣女出嫁!”泉信师太高声说道。

      只见阿萨厅的七八个女子又再次出来了,只是此时她们都戴上了白色头巾。她们整齐的站成了两行。

      “婉儿,出来吧。去你郎君那!”泉信师太淡淡说道,却也并没有回头。

      “嗯!”婉儿在大堂内轻声嗯了一声后,就穿着一身红衣带着红色的面巾从大堂里走了出来。

      王王王看了一眼红装的婉儿,他只觉婉儿太美了,却又担心自己再流鼻血。就迅速游走了目光。

      “一拜谢师恩!”

      婉儿走到王王王身边后,泉信师太高声喊道。

      婉儿先跪了下来!王王王也赶紧跪下,与婉儿一起向泉信师太叩了头。

      “二拜天地神灵!”泉信师太喊完就侧身到了一边。

      王王王就与婉儿一同朝大堂叩了头。

      “夫妻新人对拜!”王王王和婉儿调整了方向,相对叩了头。

      “王云宝,今天你将娶我阿萨厅圣女婉儿为妻,日后你要好好对她,倘若你冷落她,你衣服上的剑痕,必会深入你的骨血!”泉信师太严厉的说道。

      “王云宝记得了!我今后一心只为婉儿快乐,一生只为婉儿幸福!”王王王依然只敢用余光看着婉儿。

      “好个‘一心一生’!礼成!你们可以走了!”泉信师太说完就转身进了大堂。其他人也都回去自己的厢房了。她们并不打算纠缠着送别。

      王王王心情很是愉快,他准备拉着婉儿一起站起来,但却被婉儿又拉着跪了下来。

      婉儿调整了跪拜方向,又朝大堂叩了三个头。王王王也只得调整跪拜方向,朝大堂也叩了三个头。

      “背我下山吧!”婉儿语气伤感道。

      “好!”

      王王王也不再嬉皮笑脸,他转过身去只待婉儿爬上了他的背,他才重新露出得意的笑容。

      昆山的风依然很急,王王王衣服的破口处已经钻进不少雪粒。但王王王丝毫没觉得冷,他一路背着自己的新娘,哼着图国的民间小调就下了昆山!

      “宣盛王王云宝,觐见!”阴腔怪调却与繁雕怒彩、金碧辉煌、气势恢宏、九开十八扇的金銮殿毫无违和感。

      咦!怎么突然就转了梦境?我不是还要洞房的吗?再不济也要让我看看梁国的冰雪节啊!

      我在王王王的潜意识中一阵疑问!只觉得这梦境太不够意思了!竟没有一点违规的东西出现!

      王王王强有力的迈着官步,风一般吹到九五之尊丈外止。

      “臣,盛王王云宝叩见圣上!”

      “爱卿平身!”

      “谢圣上!”

      “王弟,你曾祖父协助始祖皇帝打下江山,可谓是功不可没,而始祖皇帝知道银两和官职已不足以赏赐,所以就赐“王”姓给你家族。

      你也知道“王”字由虎额纹而得型,有霸主的释意,而现在‘王’也是作为一方首领的称呼,其只听命于皇帝,其他再无所惧。

      始祖皇帝将“王”姓赐给你家族,是强调你家族为图国建立做出的贡献!也是希望你家族的人能世代享受王爵的俸禄,世代都可为图国强盛之路做出不可或缺的贡献。

      现如今你王云宝不辱始祖皇帝的期待,立下一战平息尔曼特人叛乱的旷世大功,又让梁国称臣于我们大图。

      此等大功,寡人感觉已经不能赏赐金银俗物了,经过寡人苦思冥想决定赐名‘王’给你,‘王王’多好多霸气的名字,日后你也可享受众王之首的俸禄。

      再说你大儿子王栋我看上了,预备将四公主嫁给他,所以我们不久就是一家人了。

      王弟你对封赏就不要再有异议了。”袁景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内容,想来这些内容也是他准备了多日了。

      “臣谢圣上赏赐!祝吾皇万岁,万万岁!”

      潜意识中,王王王是知道图国现在国库并不宽裕,而袁景顶是把他应得的赏赐分在每个月的俸禄上了,所以他也没打算计较。

      “祝吾皇万岁,万万岁!”群臣也都条件反射般的跪拜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