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夫网站导航

      梁雪梅惊喜道:“那好啊!我们来德江这么久了,还没好好玩一次呢。”

      可她转念又说道:“咱们出去了,工地咋办?工程还没验收,那些工人正等钱回家呢。”

      左建军笑道:“工程再过两天就验收了,到时甲方就会拨一笔工程款了。黄总那边的工程也到拨款的时候了,工人们等不几天了。我跟老张说好了,请他先照顾一下工地。”

      梁雪梅换好一身衣服后,就跟左军离开了工地,当路过一些商场时,左建军问女朋友喜欢什么款式服装?

      “喜欢有什么用?咱们现在也没钱买。”梁雪梅噘嘴道。

      左建军显得有些过意不去了,带着歉意道:“现在看你还穿着以前的旧衣服,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现在好了,等咱们拿到工钱后,我一定给你买一箱子衣服,现在先让你看看,有一个心理准备。”

      梁雪梅听了这话,心里感觉甜甜的。虽然以前过得很辛苦,但看到男朋友对自己的一片心,她感觉一切都值了。

      很快到了中午,左建军知道工地食堂没什么东西了,就提议在外面吃完饭再回去。

      “可咱们现在哪有多少钱了?还是不要了。”梁雪梅为难道。

      左建军心里感觉挺不是滋味的。显得很坚决道:“不行,我今天必须请你在外面吃。咱们出来逛了半天了,什么东西都没买,难道还不该在外面吃一顿饭吗?而且还要找一家像样的饭店吃!”

      “那好吧,我听你的。”梁雪梅终于同意了。

      左建军想到了女朋友爱吃的菜,于是领着她在街道上转了几家饭店,突然看到一家‘川味苑’的新开张饭店。他一看是经营川菜的饭店,就领着她进屋了——

      他们找好位置后,当左建军翻开菜谱后,突然发现了雪梅爱吃的两道菜‘麻婆豆腐鱼’和‘芝麻羊排’都列在其中。他心里很兴奋,当即点了这两道菜,并又点了其它两道菜。

      当女朋友喜欢的‘麻婆豆腐鱼’和‘芝麻羊排’端上来后,左建军让她先尝尝,试试味道比德江大酒店的水平如何?

      梁雪梅用筷子挨个品尝了一口后,立即满意点点头道:“不错,味道不比德江大酒楼的菜差。”

      左建军欣慰笑道:“那就好,也许咱们不能经常去那里吃,但经常来这里消费是没问题的。以后,我会常带你来吃的。”

      梁雪梅也动情道:“建军,我跟了你,并不是为了吃好的,只要我们都平平安安的,不再为平常的柴米油盐犯愁,就算日子过得平淡一些,也是幸福的。”

      左建军激动点点道:“雪梅,前些日子让你受苦了,都怪我没有底子和根基。如今我的事业终于干出一定名堂了,就不会再让你过苦日子了,咱们很快就会苦尽甘来了。”

      梁雪梅深情凝视着他,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容。

      在以后几天里,固州工程顺利通过了验收。黄有财这时候才露面,他频频跟甲方就工程余款洽谈。

      左建军一直祈盼着工人们的工钱尽快到位,不时敦促黄有财。

      黄有财总是那一句话:“快了,再耐心等几天吧。”

      距离春节越来越近了,那些蹲守工地的工人们渐渐失去了耐心,不仅工钱没着落,而且他们住的板房也马上拆了,临时供电也停止了,甲方要进行‘外线’建设了。

      左建军急了,雪梅更急了。她催男朋友赶紧亲自去‘金利苑’工地找黄有财交涉。

      左建军只好去了,梁雪梅在工地等了他一天,依旧没盼回他。她现在住在非常冰冷的工地板房里,感觉一丝不祥的预感。

      等到了半夜,一阵敲门声把她惊醒了。其实她也根本没睡实,只是在床上打了一个盹。她坐起来问道:“谁?”

      “雪梅,是我!你快开门。”

      梁雪梅一听是男朋友的声音,不禁又惊又喜,连忙披衣下床开门了——

      外面闪进了两个人,一个是左建军,另一个是老张。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工钱落实好了吗?”

      一听女朋友的迫切的询问,左建军就像一只泄气的皮球,瘫坐在了床上。

      “到底出什么事了?”

      梁雪梅一看男朋友这样,立即预感情况不妙,她又把目光对准了老张。

      老张重重叹了一口气道:“小梁,咱们都被老黄给骗了。他已经带着甲方拨给的工程款潜逃了。我和小左追了他一天,也没抓到他的影。”

      梁雪梅一听这话,就如同晴天霹雳一番。

      她愣了半天才又惊讶道:“黄总为啥这样办呀?工程干得好好的,他为啥要携款潜逃呀?”

      老张不禁苦笑了一声:“好个屁呀!老黄是打着‘云鹏’旗号包揽工程。他为了跟别的公司抢生意,就尽量压低工程预算,结果他干一个赔一个,早已经负债累累了。他承包的‘金利苑’工程的甲方就是一个当地有名的无赖,根本就不给老黄钱。咱们工地甲方拨的剩余工程款还不够老黄偿还高利贷利息的呢。现在到年底了,向他要账的人都挤满了那个工地了,可他却躲出去避风头了!”

      梁雪梅完全听呆了,再看看男朋友,希望他能否认老张说得并不属实。可是,他此时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言不发。

      “那我们该怎么办呀?外面那些工人们知道这情况,还不把咱们生吃了呀!”

      老张看到梁雪梅已经花容失色了,便劝道:“我知道你俩都是好人,可惜没有跟对人。既然老黄都跑了,你俩也赶紧出去躲躲吧。”

      “可我们要躲了,谁向工人们交代呀?”

      “唉,都什么时候了,还能再考虑他们吗?小左是这个工地的负责人,上次开会向他们打了保票。他现在会成众矢之的。趁现在就赶紧走,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拿我没办法,因为我也是受害者。”

      听了老张的劝告,梁雪梅又看看男朋友。

      左建军这时缓过神来了,腾地站了起来,语气坚决道:“我哪也不去,明天必须给那些工人们一个交待!”

      老张一听这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赶紧劝阻道:“小左,你可千万别犯浑。那些农民工如果拿不到工钱,会把你生剥了的。你还是出去躲躲吧。”

      左建军心里悔恨交加,但他能做缩头乌龟吗?

      不,尤其在女朋友面前,他就算栽了这个跟头,也得扛着!他觉得自己跟工地这些农民工很熟悉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会理解自己也受到老板欺骗了。他甚至想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梁雪梅这时也没了主意,感觉男朋友这时躲避起来了,会很不妥,不管怎么样,要敢于面对这一切。

      由于她没有劝阻男朋友躲避,左建军才更有理由去面对明天的一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