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良缘

      兴化街,户部侍郎的府邸。

      此时已是戌时,永安城外城无宵禁,但内城有,所以这会属于内城的兴化街一片安宁,不时有护城甲士来回巡逻。

      待得这一轮宵禁护卫走了后,两个人影从王允赞府邸屋脊处冒了出来。

      “世子殿下,这户部侍郎毕竟是在捞油水的实权衙门做事,他府邸里面花钱雇佣的高手肯定不少,您有什么办法吗?”

      翟永光虽然修为不高,但凭他的听力也能感觉到府邸里面有几道呼吸很是绵长,想来也是修为不俗的高手,于是他小声询问道。

      “只能将他们引出来了……这样吧,翟百户你制造骚乱,将他们给引出来,然后我趁机潜进去,查看里面的虚实,你看如何?”

      世子殿下本以为翟永光应该不会推脱,所以他正想长掠而去,却被对方给按了下来。

      “世子殿下您先别着急……”翟永光摆了摆手,皮笑肉不笑地道:“世子殿下,我武功高还是您武功高?”

      “我……你不会想让我做这苦力事?”陈岱林面色不悦。

      “我也不想这样啊。”翟永光愁眉苦脸的,他满面愁容道:“要是我像世子殿下您这般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高超修为,肯定义不容辞,毕竟能者多劳嘛……”

      “行行行……我去我去,你自己好自为之,切记要给我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陈岱林实在受不了这老小子的虚情假意,戴好面巾就下去了。

      他算是看出来,对方虽然名义上是他的护卫和查案参与人,但不会真正为他多么卖力,只是起到协助的作用而已。

      至于给钱贿赂他?对方应该吃这一套,但陈岱林一想起那天翟永光嬉皮笑脸地说自己的收入还比他多时,他心中就一阵腻歪。

      “世子殿下您放心,卑职定然不负所望。”

      翟永光笑着抱拳,接着就往另一边长掠,等待陈岱林将里面的人引出来,他再偷偷潜进去。

      片刻后,一道粗糙的声音响起,在内功扩散下,犹如惊雷,

      “王允赞你个狗娘养的!竟然敢勾搭俺弟媳妇!要不是今日俺在城外撞见她,都不知道你们的龌龊事!

      给老子出来,今天我要血洗你们所有人,给俺那被带绿帽子的弟弟报仇雪恨!”

      接着只听嘭的一声,府邸内院一颗槐树应声而倒,看样子是被那人一掌拍成了两半。

      “谁?!”

      “好胆!竟然闯到门口来了!”

      “敢欺我府里无人!大家伙上!杀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

      府里确实藏着几个高手,他们被惊动后立即赶过来了,在听得那家伙的言语后他们神色有些古怪,但毕竟是王侍郎请来的高手,发生这种事总不能袖手旁观,肯定要第一时间上前解决那家伙的。

      一时间府里所有下人纷纷惊醒,个个都闻声赶到院落中央集中,要去看看来的是哪个胆大包天的高手。

      在听到闯入的人那番言语后,下人们都觉得有些惊疑不定,自家老爷平时都被夫人看管地死死的,他哪里来的本事去外面金屋藏娇?

      看来老爷还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能瞒得过夫人来这么一手。

      当他们心里这么想时,却是骤然听到老爷房间传来一声尖锐的吼叫,声音中夹带的愤怒比闯入来的男子还更甚。

      “好你个王允赞!居然在外面金屋藏娇!亏得我往日这么信赖你!你肯定还背着我偷私房钱!”

      “没有啊夫人!你要相信我!莫被外面那个混账给混淆视听了!”

      “我不听!这天地下就没有空穴来风的事,要不是你玩了人家的弟媳妇,他会闯上门找你这个大臣的麻烦?!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尖锐的声音吼完后,下人们顿时听到老爷房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看情况是夫人抄起板凳动手了。

      “啊!夫人你听我解释啊!……啊!”

      正想与那闯入者交手的几个王府护卫目光呆滞,他们这边还没打起来呢,老爷那里就后院失火了,这都哪跟哪啊……

      陈岱林也是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他没想到这番话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还惹来了一场好戏看。

      片刻后,一个跌跌撞撞,脚步呛啷的中年男人赶到内院,见到几人竟是呆呆地都望着他,不由面色一红,同时他羞愤恼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快把这贼子给我擒拿了。”

      他好不容易才将夫人安顿好,这会自然迫不及待要众人先把这贼子给捉拿了,不然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是!”

      几个高手连忙上前抓住那个闯入者。

      陈岱林甫一交手便能确定他们几个都是中三品的高手,还算马马虎虎,他能勉强应付得过来。

      他施展追影步,左闪右躲,避开了一次次攻击,但他愣是不出手,毕竟跟他们交手只是为了耗时间,让翟永光能悄然潜进去,他只需要做放风筝的工作就行了。

      几个高手被陈岱林只躲不攻的动作渐渐搞得心烦意乱,他奶奶的大半夜不睡觉你跑府里来搞事情,这也就罢了。

      但你丫的一来语气就那么嚣张,结果你就这么几下躲避的功夫而已,是来耍我们的吧!

      几个高手误以为陈岱林就是来消遣他们的,于是出手更狠了,一点保留都没有。

      一个虎扑拳,一个狼牙爪,一个游蛇摆尾,一个仙人掌……招式倒是天花乱坠,但落在世子殿下身上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渐渐的,陈岱林也觉得打到这个份上应该也差不多了,于是他收工一样喊道:

      “王狗,俺与你定然势不两立!今日你人多势众俺斗不过你!且放你一马,但你要是敢把主意打到我另一个弟媳妇上,我拼了命也要杀你!”

      说完陈岱林再不做停留,趁着几人招式用老,真气回复的同时,潇洒地转身跑了,整个府邸只有他的声响还在回荡……

      几个高手面色铁青的看着对方拍拍屁股就跑了,他们的攻击被此人这么容易躲开,扪心自问,应该是追不上他了,所以也只能这样干看着。

      已经潜入府邸的翟永光听到世子殿下的提醒,不慌不忙,他准备先偷一样东西,然后再次引起混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